鄭成功的父親是誰?他爹為啥叫“尼古拉·一官”?

  鄭成功是中國著名的民族英雄,他一生以復興明朝為己任,成為明朝滅亡后,清軍主要的對手之一,與在西南反清復明的李定國可謂南明的「擎天二柱」,南明隆武皇帝特別欽賜鄭成功姓「朱」,因此,鄭成功又被稱為「國姓爺」,特別是他擊敗了長期霸佔寶島台灣的荷蘭殖民者,使得台灣重歸中國,鄭氏三代經營台灣,對台灣的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台灣也成為了反清復明的最後陣地,直至康熙二十二年收復台灣,對於這位偉大的民族英雄,作為對手的康熙皇帝給予了高度的評價,鄭成功去世時,康熙皇帝親題對聯:「四鎮多二心,兩島屯師,敢向東南爭半壁;諸王無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感興趣的讀者和趣歷史小編一起來看看吧!

  鄭成功的母親是日本人田川氏,而鄭成功的父親則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海上貿易集團首領鄭芝龍,說白了,有點海盜老大的味道。


image.png

  鄭芝龍是福建人,還有兩個弟弟,鄭芝虎和鄭芝豹,他是老大,因此小名「一官」,鄭芝龍生意做得很大,有著巨大的資產,還有龐大的船隊,中國東南沿海一帶的「制海權」完全掌握在他的手裡,地方政府根本對他無可奈何。

  晚明時期,隨著新航線的不斷開闢,葡萄牙、西班牙和荷蘭的勢力逐漸進入了亞洲範圍,同東帝汶、望加錫、印度支那、暹羅等國進行貿易往來,這給予了中國東南沿海進行海外貿易的生意人帶來了商機。

  我們知道,明朝前期是堅決反對私人進行海外貿易的,明太祖朱元璋與洪武四年、洪武十四年、洪武二十三年、洪武二十七年、洪武三十年、洪武三十一年曾多次嚴令「海禁」政策,並將這種鎖國政策作為祖宗法度固定下來,就算是永樂年間的鄭和下西洋,也是在國家行為下進行的,屬於朝貢體系,私人的海外貿易是絕對違法的。

  然而,在嘉靖年間,私人海外貿易愈演愈烈,一些不法商販與日本浪人勾結,便形成了一股軍事力量,這便是「倭寇」,需要說明的是,倭寇的主體及上層是中國人,日本浪人在倭寇中充當了「打手」的作用,比如「王直集團」「李光頭集團」都是當時非常有名的「倭寇」代表,因此,倭寇的形成其實是中國內部的矛盾,是海外貿易的私人商販對「海禁」政策不滿的總爆發。


image.png

  在戚繼光、俞大猷的軍事打擊下,基本穩定了東南的局面,隆慶時期,隆慶皇帝決定放開「海禁」政策,史稱「隆慶開關」,這也為之後十八年的「隆萬大改革」奠定了基礎,隨著「海禁」政策的放開,海外貿易方才逐漸合法化,但依然有所限制。

  於是,許多鉅賈開始了與日本及南洋諸國,甚至是歐洲國家的貿易往來,鄭芝龍就在此時崛起,他奪取了當時著名的海上霸主李旦的勢力后,穿梭在海盜與官軍之間,巧妙地操縱著這些海外貿易,為了便宜行事,他還加入了天主教,並為自己起了一個外國名字,叫做「尼古拉·一官」。

  十七世紀的歐洲各國對於東方充滿了好奇,特別是對於中國以及日本的絲綢、瓷器、茶葉等,都願意出高價購買,當時涉及東方貿易的主要歐洲國家就是西班牙、葡萄牙和號稱「海上馬車夫」的荷蘭(尼德蘭),而這條西方到東方的貿易線路基本上是歐洲(葡萄牙、西班牙、荷蘭)—印度、南洋(馬六甲)—澳門、台灣—中國、日本。

  此時,澳門具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因為澳門是葡萄牙進入東方國家的一個重要的中轉站,在一段時間裡,日本曾經發出禁令,禁止對葡貿易,葡萄牙人無可奈何,只得找到鄭芝龍,希望鄭芝龍能幫助葡萄牙對日貿易,鄭芝龍答應了這筆大買賣,並將葡萄牙的貨物從澳門運送到日本,只收取運費用,利潤依然歸葡萄牙。

  有鑒於此,荷蘭人也找到鄭芝龍與之進行海上貿易合作,荷蘭在十七世紀中葉的對日貿易中,主要是通過中國船隻運送的,而這些中國船隻中,絕大多數是屬於鄭芝龍的,可以看出,他海上的霸主地位已經形成,他也通過海上貿易,獲取了高額的資本利潤,並憑藉民間之力,建立了一支屬於自己的軍事力量。

  隨著歐洲資本主義的興起和政治格局的變化,荷蘭逐漸取代了葡萄牙的海上霸權,並在印度成立了「聯合東印度公司」(非英國成立的東印度公司),荷蘭決定攻取澳門或者澎湖列島,以作為貿易中轉站,結果沒有成功,於是,他們就將眼光投向了台灣。台灣成為了荷蘭對中國和日本進行貿易的主要中轉站,荷蘭為了保證貿易中轉,佔領台灣達四十餘年,直至鄭成功收復台灣,荷蘭人才真正離去。

  鄭芝龍在這場巨大的海上貿易中,扮演著重要角色,他擁有著自己的軍事力量,在明朝海禁與世界海權勃興時代的背景下,以民間之力建立水師,周旋於東洋及西洋勢力之間,是大航海時代東亞海域舉足輕重的人物。

  明朝末年,由於鄭芝龍的勢力過於強大,朝廷只得招安,鄭芝龍官封都督同知,清朝入關后,鄭芝龍降清,對於政治,鄭芝龍其實沒什麼大的興趣,始終想著用政治為自己撈經濟資本,而他的兒子鄭成功則對大明王朝忠貞不二,清朝只得將鄭芝龍軟禁起來,並要挾鄭成功歸降,最終,鄭芝龍被清朝殺死。

  而其子鄭成功依靠鄭芝龍留下的強大的軍事政治資本,堅持與清軍作戰,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並從荷蘭人手中奪取台灣,作為明朝的最後基地,直到康熙二十二年清朝才真正攻取台灣,鑒於鄭成功收復台灣的偉大功績,鄭成功也成為了中國的一代民族英雄。

  因此,必須承認,在十七世紀的東西方海上貿易中,鄭芝龍客觀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由於西方各國在與中國的貿易中始終處於結構性的貿易逆差地位,所以,西歐各國、美洲,包括日本的白銀源源不斷地流入中國,使中國成為了世界上經濟最強大的國家,當然,西方國家在十九世紀,逐漸向中國輸入鴉片,以求在經濟上扭轉貿易逆差,並危害中國人的身體,為在政治上、軍事上打擊中國做準備,最終中西方於十九世紀中葉開戰,中國在鴉片戰爭中失敗,逐漸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