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歲月》袁媛是「茶」了點但蔣南孫難道就對 朱鎖鎖不也拜金

《流金歲月》中有個角色對其的感官還挺複雜的,那便是章安仁的前女友袁媛,作為前女友在得知前男友有女朋友的情況下沒有避嫌這點不太好,但那時候還不至於到「綠茶」,是之後袁媛在王永正面前陰陽怪氣地說「蔣小姐和李先生一起在考慮買我那裡的房子」,這話說得曖昧十足明晃晃地挑撥離間,這裡的袁媛活該被朱鎖鎖的打臉。袁媛這樣做不排除是因為被搶單而遷怒,但後來明知道蔣南孫是王永正的男朋友還故意勾搭那就是真心是很「茶」了。

《流金歲月》袁媛是「茶」了點但蔣南孫難道就對 朱鎖鎖不也拜金

不過袁媛「茶」歸「茶」,可是在賣房子那件事上她一開始找上蔣南孫並不算是羞辱吧。在李先生帶著蔣南孫去看房后,袁媛找到蔣南孫希望她能答應兩件事,一是幫忙說服三位客戶買房子,如果找她買的話傭金分蔣南孫一半,二是不要拆穿她的謊言。袁媛的態度其實也不算羞辱蔣南孫,只是可能聽說了破產的事情,認為蔣南孫很需要錢,才會用利誘,但袁媛這樣做的後果是惹惱了蔣南孫和朱鎖鎖,故意找範金剛幫忙要更大的折扣,給袁媛來個下馬威。

《流金歲月》袁媛是「茶」了點但蔣南孫難道就對 朱鎖鎖不也拜金

很多網友大讚蔣南孫朱鎖鎖幹得漂亮,最後沒有搶袁媛的單子還出了一口氣,可是真的幹得漂亮嗎?袁媛說的那些話也不全是錯的吧。在售樓門口袁媛說蔣南孫看著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其實一直想看她的笑話,而蔣南孫冷艷高貴的表示雞同鴨講,真的雞同鴨講嗎?蔣南孫說著只是希望自己的朋友得到最大優惠,如果沒有遇到袁媛,她會找關係要優惠嗎?想必不會吧,蔣南孫就是想看笑話,而且不就是柿子挑軟的捏,對前公司老闆、上級怎麼不重拳出擊。

《流金歲月》袁媛是「茶」了點但蔣南孫難道就對 朱鎖鎖不也拜金

《流金歲月》袁媛是「茶」了點但蔣南孫難道就對 朱鎖鎖不也拜金

其實從隱秘的來說,就是看不起袁媛,所以當袁媛找上她說要分傭金的時候,感覺被羞辱到,觀眾們可能會覺得是蔣南孫讓袁媛大改變給了她機會,可是袁媛的學費是寫了欠條,然後章安仁還的,一碼歸一碼來說這事辦得不太地道,再者如果換成是朱鎖鎖在賣房,蔣南孫還會要折扣嗎?另外朱鎖鎖不也拜金,誠然朱鎖鎖愛上那個司機是因為司機對她很好,但她自己本人也認證了如果不是以為他是葉謹言的助理而不是個司機,可能連開始的機會也沒有。

《流金歲月》袁媛是「茶」了點但蔣南孫難道就對 朱鎖鎖不也拜金

對謝宏祖也是,在他離家出走後,朱鎖鎖也不掩飾自己的拜金,直言不會感動因為他沒錢了,朱鎖鎖窮過明白沒錢的日子不好過。還有售樓的工作,朱鎖鎖售樓的傭金不也耍過小聰明,在精品房裡和謝宏祖喝酒,違反的公司規定還被葉謹言抓包,拿著酒去找謝宏祖,打動他從而連賣三套房,在酒吧里的一切不也有表演的痕迹,想讓謝宏祖心軟買房,包括因為謝宏祖和葉謹言頂上真的僅僅是因為約定嗎?不止吧,還因為傭金,因為那段時間蔣南孫急需錢。

《流金歲月》袁媛是「茶」了點但蔣南孫難道就對 朱鎖鎖不也拜金

所以論拜金,朱鎖鎖與袁媛並沒有什麼不同,同樣不想再過以前的生活,只是朱鎖鎖情商高一點,拜金得明明白白不討人厭,而袁媛則是手段拙劣,但朱鎖鎖運氣也更好一點,遇到葉謹言、範金剛、楊柯三個貴人(男媽媽),不然以朱鎖鎖乾的事早就被開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