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都2021年了,我還是做不到自在從容地走進奢侈品店鋪。

櫥窗光芒四射,店內矜貴清冷,櫃姐凌厲的眼神「唰」地投射過來。

我立刻意識到自己走進店門就是一個錯誤,趕緊把微微顫抖的手揣進森馬羽絨服,假裝走錯了路,邁出六親不認的步伐往外走。

在奢侈品店鋪里用慌亂掩飾窮酸,儘力維持體面和尊嚴的人實在太多,在知乎還形成了熱搜議題。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 怎麼回事,明明是服務業來著?

你和櫃姐彼此都看不順眼

走進奢侈品店鋪,先要接受櫃姐3D式360°的眼神掃描。通過你身上的優衣庫,腳蹬的斯凱奇,手腕戴的某寶雜牌手錶先定個級: 這個人和我們品牌完全不是一個梯度。

你打個寒噤,更加步步小心,句句留意。但依然免不了遭受簡單對話里的刀光劍影。

「這款有折扣嗎?」「不打折,因為我們要成為經典。」

「手袋3萬2,確定要拿出來看嗎?「看看要錢嗎?」

「請不要用手摸,面料比較脆弱。」「質量這麼差嗎,哦那不買了。」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究竟是櫃姐的兩分薄涼三分譏誚四分漫不經心佔上風,還是你的伶牙俐齒能言善辯更勝一籌,完全是靠你是否能使出200%的氣場和自信。

甚至有人在櫃姐的白眼中「激將法式購物」,轉身就去level更高的競品店鋪怒買,拎著袋子慢悠悠踱回來,在櫃姐的複雜眼神里暗爽。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當喜寶說出自己要十克拉的全美方鑽,櫃哥的態度瞬間變了

有錢任性的人還是少數,大部分人就忍了,畢竟底氣都被餘額限制住了。

然而過於殷勤堪比屈臣氏的店員,也讓人緊張到冒汗。

盯著滿鑽手鐲看了幾眼,櫃哥就準備戴白手套取出來讓我試戴。 只想試一下襯衫,結果櫃姐熱情地拿來半身裙和絲巾幫我搭配,渾身穿戴價值3萬,成為我身價最高的時刻。

於是不敢表露自己任何的喜好,眼神不敢在任何一件商品上停留超過5秒鐘,生怕櫃姐把整個店都賣給我。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啥都沒買,還能受到「沒關係,沒有喜歡的下次再來看看」「進到店裡,您就是我們的客人」「可以試試的,感受一下品牌的設計風格」等令人受寵若驚又如沐春風的對待,簡直比中彩票還難。

有「陪學生族小妹妹多逛逛並不耽誤我這個月拿銷冠」自信的櫃姐實在太少了。 在KPI業績量壓力下,櫃姐會通過外錶快速篩選有購買意向和實力的客人,給予快精準的服務。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下雨天盯緊沒帶傘進店的客人,這說明他是開車來的;背著舊包的女士經濟實力不菲,因為那是十年前LV限量款在歲月里變成的蜜色質感……

據說,開在賭場附近的奢侈品店鋪倒是會對所有穿西裝或汗衫的人一視同仁,保持基礎的禮貌和微笑,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人身上到底有多少錢。

對於要靠業績提成吃飯的櫃姐來說,如果在「隨便看看」的散客身上花了很多時間卻沒有開單,就是一種「投資失敗」。

被櫃姐剜白眼通常超不爽,但很多人潛意識也自覺理虧: 自己隨便逛逛的意圖與櫃姐促成生意的目標壓根不吻合,感覺自己浪費了對方工作時間,也不好意思享受別人的服務。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奢侈品牌的小心機:就是讓你覺得買不起

讓普通人感到局促,可能恰恰是奢侈品牌的小心機。

作為 「一種超出人們生存與發展需要範圍的,具有獨特、稀缺、珍奇等特點的非生活必需品」,奢侈品從定位上就具有差異性。

這不完全是「貴」就可以達到的。

一部蘋果手機的價格通常比大多數基礎款手袋還貴,但大家在蘋果店裡像逛菜市場一樣毫無壓力、其樂融融。 因為從本質講,蘋果手機的定位還是面向大眾的科技消費品。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而服務於高端人群的奢侈品牌,其區分度首先體現在彰顯客人身份、地位的無形價值上。 歷史文化的光環,極高的品牌溢價,把奢侈品推向神壇。

品牌方也要從廣大人群中尋找重點客戶,為他們提供排他性的服務和獨特的體驗。

究竟是什麼讓這家店看起來就很貴

如果你常因奢侈品店鋪的裝修和陳列過於高大上而不敢進門…… 對,人家奢侈品牌的目的就是讓你不敢去。

門面貴氣、色調簡潔、氣質清冷,明明是購物場所,卻要深呼吸才敢進來。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品牌越高檔,陳列展示的衣物或包袋越少。面積100㎡的店鋪,陳列出來的商品或許只有20-30件。

每件商品之間保持一定距離,好像每一件都是不可多得的獨品。 看似浪費空間,實際襯托出「孤品」的高級感。

畢竟消費力越強的客人,越希望自己買到的物品獨一無二。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普通服裝店裡,屋頂是長長的燈管或是射燈,將整個店鋪的商品照得鋥亮閃耀。

而奢侈品的燈光則是氛圍燈帶,光線柔和、莊重、高貴,層次感分明,一下子把進店顧客的眼神拴住,聚焦在燈光中心C位那款最新手袋上。

一些奢侈品牌還有駐店陳列師。櫥窗放什麼,燈光怎麼打,道具怎麼擺,鮮花放在哪兒,室內多少度……事無巨細。

目的就是讓走進來的VIP目標客戶感覺到:尊貴;且讓隨便逛逛的人感覺到:真貴。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奢侈品店鋪的氣場,就是對目標客戶潛移默化的篩選。

背後的心理學原因在於,它給普通人打造出一種陌生感。

在於奢侈品店鋪和看起來很專業的櫃姐,對於普通人來說都是陌生環境。

雖然愛馬仕的導購,點外賣的時候也和你一樣絞盡腦汁地算滿減,但當她在站在店裡的鉑金包旁邊,一般人就失去了進去逛逛的勇氣。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基於本能的自我保護機制,人會通過已有的經驗去觀察陌生環境,並對自己是否與之匹配進行評估。

無論奢侈品的材質、工藝和價格,還是店鋪環境、氛圍和陳列,或是不苟言笑的櫃哥櫃姐,都和自己卑微打工人的身份全部匹配失敗。一根皮帶比自己一個月的工資都高,配自己的優衣庫褲子,也太違和了吧?

此時沉睡在DNA里的自我保護機制強行啟動,用一種緊張不安的感覺促使你儘快遠離陌生的危險環境,把你勸退到安全地帶——比如你能泰然自若走進去的迪卡儂。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當然,也不乏錢包空空還能心態平和的人,大多是陪土豪朋友去逛的。

在陌生的環境里,TA是你唯一「熟悉的環境要素」,如同一顆定心丸,幫助你消解外部環境的陌生感,增強對外部環境的認知程度。

熟識的櫃哥趕來招呼TA,你也有膽接過櫃姐的依雲,即使最後你們啥都不買地走出店鋪,你也不會覺得局促。因為這是你的富豪朋友的主場。

「奢侈品店鋪恐懼症」治癒指南

餘額不足的普通人要想自如進入奢侈品店鋪,還是需要一些奇門遁術。

有人嘗試「降維打擊法」,沒事多去逛逛博物館珍寶館,美術館,當見識過 「某夫人捐贈的十幾克拉大鑽戒,印度王公私藏的紅綠寶石首飾,某皇後生前喜愛的一頂皇冠,傳奇貴婦佩戴過的梨形鑽石耳環」等無價之寶,再去看奢侈品都充滿了世俗煙火氣。

但逛博物館並不會有壓力,沒人會強迫你買這個玉佩或那個瓷盤。但進奢侈品店鋪門之前就知道自己一樣也買不起,掌心立刻開始冒汗。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還有人熟讀馬列,試圖站在人類生產的宏大視角,去消解奢侈品品牌苦心經營的門面心機。

進店后先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貨架上的那些物品。 嗯,奢侈品歸根到底本質上還是一種商品或消費品。就算是3000元的prada別針,本質上依然是一枚別針。

再想象一下,它們並不是舉世無雙的孤品,倉庫里還有大量的同類貨品廉價地堆在一起,跟批發市場區別不大。

只有被拿出來擺在店鋪的聚光燈下,被端著店員給的香檳優雅踱步的客人買下,經過精緻包裝,細緻服務,才有了更多的品牌溢價。

連LVMH集團的老闆阿諾都曾說過: 「奢侈品品牌的樹立要比其他生意困難得多,它需要創造一種根本不存在的消費需求」,正如同這店鋪精巧絕倫的裝飾是一種幻像。

只要忽略依附在奢侈品背後被資本賦予的社會等級屬性,僅僅以物品使用價值角度來看待這些包、鞋、衣服, 無產階級就能驕傲地想:哼,奢侈品只不過是人類物質水平達到一定充足程度后,為消耗財富而創造的虛空商業夢幻。

有底氣逛奢侈品店鋪,好難

說了這麼多,逛店慌張局促還不是因為窮。多掙錢才是真理。

等你年薪百萬的時候,你就會知道——

天天忙到腳不沾地,你根本沒時間去逛什麼奢侈品店。

參考資料:

怎樣才能踏實地走進奢侈品店?.知乎

為什麼普通人逛奢侈品店心理壓力這麼大.知乎

如果你覺得今天的文章還不錯

動動手指給壹讀君點個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