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廣州恆大十年虧損73億說金元對於中國足球到底是蜜糖還是砒霜

1月10日,《足球報》報道,截至去年9月,恆大在足球上的總投入為130億左右,虧損73億。

雖然早就知道廣州恆大虧損,但是看到具體數字還是覺得震撼。

很明顯,廣州恆大從足球投資中獲益良多,可以說,恆大投資足球的10年,是恆大壯大的10年,這虧損的73億對於恆大集團來說,完全可以說是正面的值得。

但是,恆大模式註定難以複製和難以為繼。

這也是陳戌源去金元足球改革的前提。

就在前天,廣州恆大合同到期的自由球員劉殿座和徐新拒絕了球隊總經理鄭智奉上的500萬頂薪合同。

從廣州恆大十年虧損73億說金元對於中國足球到底是蜜糖還是砒霜

金元10年來從來沒有這麼無力過。

其實中超聯賽的金元十年就是過去中國社會經濟的影子。

過去的十年,房地產主導了全國的經濟,看看中超球隊背後或多或少的地產的影子就知道這個行業對於中國經濟的綁架有多麼嚴重。

當馬雲在外灘峰會上狂妄發言說中國金融監管的最大問題是沒有監管時,我們就知道中國各式的寡頭的大限將至。

從廣州恆大十年虧損73億說金元對於中國足球到底是蜜糖還是砒霜

一方面,恆大的收縮在政策面前已經成為必然。

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從上到下的註定的回歸理性使金元寡頭們對經濟的摧枯拉朽徹底成為過去。

中國足球改革從上到下的以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止的展開。

拿到尚方寶劍的陳戌源因此殺伐果斷地開始圍剿金元。

廣州恆大對於中超聯賽的統治註定開始勢微。

不論是蜜糖還是砒霜,中超聯賽徹底與金元的無序告別。

不論是劉殿座徐新的拒絕續約,還是未來更多的自由球員轉換東家,在頂薪限制的情況下,球員流動在制度管束下逐漸破冰。

從廣州恆大十年虧損73億說金元對於中國足球到底是蜜糖還是砒霜

中超改革的初步成果已經顯現。

對於中國足球來說,這是2021年真正的第一口蜜糖,儘管它比過去20年最強的2021年的第一場雪來得更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