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球職業聯賽遭遇「寒冬」后無奈「自救」!

隨著中國足協關於新賽季聯賽投資帽、限薪帽等多條政策的出台,中國足球轉會市場一片蕭條。此外,還有多家足球俱樂部無法按時上交《球員工資獎金確認表》,這也導致中國足協新賽季關於俱樂部的註冊工作無法按部就班進行。

面對如此種種,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真正寒冬」已經到來,這已經是不爭事實。2月22日,國內知名體育專業媒體爆料,中國足協先後出台了兩條「自救」舉措——將俱樂部上交《球員工資獎金確認表》后延至2月28日。同時,也將國內球員的轉會截止日期一併后延到2月28日。

俱樂部註冊日期后延,效果如何依舊不明朗

實際上,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的危機並非從今天開始,早在2019年,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就經歷過了一次「退出狂潮 」。當時,有多家中甲、將近一半的中乙俱樂部無力經營,最終選擇退出。不過,那個時候的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屬於燒錢聯賽,一些中小俱樂部難以為繼可以理解。如今,中國足協各種限薪、限投政令出台,實際上等於在給職業足球俱樂部鬆綁,但依舊有不少俱樂部最終選擇退出,不得不說,這就是一個問題了。數據顯示,2021賽季,不管是中超、中甲還是中乙,俱樂部的平均投入至少要比此前降低一半乃至更多,最低投入甚至只有此前同級別球隊最高投入的5%到10%,比如中乙投入已經下探到了500萬級別,中甲投入已經下探到5000萬級別,中超投入已經下探到2億元級別。在這種情況下,按說投資人的壓力已經得到了大幅度緩解,但投資人的投資意願反而更低。 ?或者可以這麼說:過去兩個賽季中國足球的經濟危機,是在為「泡沫足球」買單,2021賽季的經濟危機,則是多重因素髮酵,其中就有恐慌性心理的因素,當然也包括中性名的因素,連廣告效應都被剝奪的情況下,再在足球上砸錢,無法說服董事會。?

更可怕的是,以往的退出潮,並未波及到中超俱樂部層面,如今,無論是重慶當代還是天津泰達俱樂部,這一次都面臨著「解散」的危險,尤其是老字號的天津泰達俱樂部。目前,關於泰達控股鐵定不再投入的消息漫天飛舞,解散已經是大概率事件。此外,上個賽季的中超聯賽冠軍江蘇蘇寧的情況也不樂觀,投資人要求「保主業、做減法」。中甲的情況也是如此,泰州遠大已兩個半月沒有更新過官方平台,轉讓也沒有取得進展的跡象,解散可能性很大;淄博蹴鞠陷入內鬥一團亂麻,目前也沒有出現好轉的跡象。中乙方面相對平靜,但這種平靜和關注度不高有一定關係,並不能排除有球隊退出的可能性。

按照中國足協的規定,2月28日晚上17時,將是所有俱樂部上交《球員工資獎金確認表》的最後時間節點,也就是說部分俱樂部的生死大限 。按照中國足協的規定,所有未能如期上交《球員工資獎金確認表》的俱樂部,需要2月10日要提交「未簽字情況說明」「詳細解決方案」和「股東承諾擔保」三份文件,在這個基礎上,中超、中甲和中乙職業俱樂部必須在2月28日17時前提交此前未簽字人員的《工資獎金確認表》。中國足協明確表示:「如屆時仍存在未解決的欠薪問題,將不再受理俱樂部2021賽季准入申請。」換句話說,對於很多俱樂部來說,決定生死的時間只剩下最後一周。更需要說明的是,儘管中國足球三級職業聯賽尚未官宣最終開賽時間,但今年各俱樂部不能指望中國足協一而再再而三地開後門了,2021年2月28日17時,就是最後一道門關門的時間,進不去,就只能和中國足球說再見了。

中國足球職業聯賽遭遇「寒冬」后無奈「自救」!

國內球員轉會截止日後延,這也是無奈之舉

與俱樂部註冊截止日後延相輔相成的是,中國足協一併將國內球員轉會截止日期后延至2月28日。客觀說,此次內援轉會窗口延期其實是一次應急舉措,理由很簡單,就是三級聯賽的賽程以及三級聯賽的參賽球隊尚未最終敲定,所以國內球員轉會截止日期,自然也需要隨之後延。

按照慣例,三級聯賽參賽球隊確定后,轉會窗口仍舊會開放一段時間,一般日期是一個月,比如2018賽季,准進球隊公布日期是1月31日,轉會窗口則於2月28日關閉。此外,預備隊聯賽(2021賽季計劃更改為U21聯賽,每場比賽允許三名超齡球員)是否恢復也會影響轉會市場,在2021賽季,足協有意恢復預備隊聯賽,但方式是自願報名,如果參賽球隊不足,則會暫停。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預備隊聯賽不舉行,各隊就會把年輕球員送往低級別聯賽鍛煉,但如果舉行,各隊則會儘可能保留一些年輕球員,這同樣需要轉會窗口延期。所以,此次內援轉會窗口延期是特殊情況下的一種應急舉措。

當然,足協推遲內援轉會窗口關閉時間,是因為足協申報的聯賽賽程方案尚未最終獲批,在這種情況下,俱樂部的陣容調整就面臨各種不確定性。而目前多家國內俱樂部收到投入限制,根本就不可能在轉會市場上有任何大動作,所以,即便是后延轉會截止日期,也不會對國內球員轉會市場蕭條的現狀有任何改變。

來源:中國吉林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