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一武將:熬死了秦始皇、漢高祖,成功當上皇帝,說出來很熟悉

在古代,皇帝忌憚武將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武將掌兵,稍不留神自己就可能被他從皇位上攆下來取而代之,經典案例可參考公元960年的「陳橋兵變」,當時身為後周將領的趙匡胤取皇位簡直跟探囊取物一樣簡單,後周沒了,宋朝接著閃亮登場,因為這檔子事,宋朝形成了重文輕武的傳統——誰想再被人逼著禪位啊。

秦朝一武將:熬死了秦始皇、漢高祖,成功當上皇帝,說出來很熟悉

武將造反容易,但造反成功甚至當上皇帝就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了,2000多年的封建王朝歷史上,除了趙匡胤這名代表,還有一位神奇的武將得到老天爺關照,成功改行當上了皇帝,而他當上皇帝的契機,與著名的千古一帝秦始皇有著莫大關聯。

他就是南越國主,趙佗。如果你看過國產動畫《天行九歌》,一定很熟悉「百越」這個地域稱呼,百越就是趙佗當年發家的基礎,指古代中國南方沿海古越族人聚集的大片地區,包括如今江蘇、上海、浙江、福建、廣東甚至越南北部等地,這片區域從地圖上看活像一根大香蕉。

秦朝一武將:熬死了秦始皇、漢高祖,成功當上皇帝,說出來很熟悉

趙佗在史書上登場時就已經是秦朝武將了,司馬遷寫的《史記·南越列傳》記載:「南越王尉佗者,真定人也,姓趙氏。」按照這段記載,趙佗應該出生於河北,他當上秦朝武將的具體過程我們不太了解,但他真趕上了一個好時代:

公元前240年,也就是趙佗出生那一年,還是秦王的嬴政已經在著手準備吞併六國了,他先毫不留情地料理了鉗制他的呂不韋,再任用尉繚和李斯等人,大舉攻趙,脅迫魏國和韓國獻土,趙佗還是個9歲小娃娃時,嬴政已經意氣風發地成功滅韓國,其餘五國震驚恐慌不已。

嬴政是一個很有擴張野心的皇帝,公元前221年滅六國建立秦朝後,他並沒有就此止刀兵的打算,他在自己的未來計劃書里寫下了北擊匈奴、南征百越兩項,而趙佗,就是他派去攻打百越的將領之一。那時候秦始皇不會想到,他一心長生不老,卻只能活短短49歲;

秦朝一武將:熬死了秦始皇、漢高祖,成功當上皇帝,說出來很熟悉

而被他派去打百越的趙佗,卻神奇地活了百歲,熬死了他,熬死了後來的漢高祖劉邦,在南越當上「皇帝」,這可真叫一個「有意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就像歷史惡意開的玩笑。

當時的百越之地生產方式還是「刀耕火種」,跟中原比顯得非常落後,但那裡山多河多,地理環境複雜,要生存下去就得養成足夠彪悍的習性,所以,即使是同樣以彪悍著稱的鐵血秦軍,在攻打百越之初也吃了不少的虧。公元前219年,秦始皇讓屠睢做主將趙佗做副將率50萬大軍南下,打算一舉將百越納入秦朝版圖。

但出乎秦始皇意料,今兩廣各部的越人拿出了不怕死的戰鬥精神,借當地地形和秦軍打起了持久戰,這一仗打了3年,連秦軍主將屠睢都戰死了,驕傲的秦始皇不肯接受任何情況的失敗,正所謂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公元前214年,他又任命任囂為主將,趙佗繼續做副手,接著南下攻百越。

這次他成功了。嶺南地區被劃入秦朝的疆域,秦始皇喜滋滋地在那裡設置了南海、桂林、象郡3郡,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他很快便在東巡過程中駕崩,繼位的秦二世殘暴無道,中原地區的起義如同烈火一般席捲了秦朝的統治範圍,此時,受命留守嶺南的任囂、趙佗二將早就和秦王朝貌合神離了,他們想的不是帶兵入中原幫秦王朝平定起義,而是占據嶺南立國。

趙佗比任囂幸運,具體表現在任囂短命,而他的身體一向非常健康。秦二世登基次年,任囂病重,他叫來趙佗,在他耳朵邊嘀咕了很長時間,趙佗一邊聽一邊點頭,而後嚴格按照任囂叮囑的,麻利封鎖了中原通往嶺南地區的所有交通要道,對軍士們義正言辭表示:「盜兵且至,急絕道聚兵自守!」

意思是現在中原太亂了,保不齊什麼時候就有軍隊殺過來,我們得先做準備。趙佗找的理由非常正當,但從後續行動來看,這時候他已經有了占據南方稱王的念頭——他把秦朝派來南海郡的官吏殺了個一乾二淨,全部換上自己的心腹,任他北邊是項羽坐大還是劉邦得意,趙佗都巋然不動,一門心思蹲在嶺南搞生產,防備北邊可能來的軍隊。

劉邦稱帝的同一年(公元前206年),趙佗也起兵佔了桂林郡和象郡,在南越人民支持下稱王,他的王都就是如今的廣州了。當時漢朝初定天下,休養生息才是第一要義,如果沒有必要的話,劉邦也不想總打來打去沒個完,他索性派大夫陸賈去了趟南越國,勸趙佗不要有跟漢朝作對的念頭,不如臣服,以漢朝的藩屬國形式存在就行了,這樣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趙佗同意了。從此,南越國和漢朝便開始了短暫的和平來往,之所以說短暫,是因為劉邦駕崩後,掌權的呂后非常看不慣趙佗在南越獨大,一度想派兵收服南越,雙方很快交惡,趙佗宣布脫離漢朝,自立為「南越武帝」,至此完成了從秦朝武將到皇帝的華麗轉身,當然在中原史書上,他始終不被視為皇帝,只是短期南越國主而已。

公元前179年,呂後去世,漢王朝經歷一系列的內鬥後選了劉恆當皇帝,劉恆和他之後的景帝劉啟都是聰明人,他們將治國的重點放在與民休息上,恢復了和趙佗的友好往來,趙佗也非常識相地宣布繼續臣服漢朝,但是在南越境內,他仍然使用「皇帝」名號。

所謂「天無二日國無二主」,趙佗建的南越國歷經90多年,終於還是在漢武帝時期被併入了漢朝版圖,而趙佗本人已經在漢武帝登基第4年便去世,享年103歲,如果承認他的皇帝身份,他就是中國歷史上最長壽的皇帝,沒有之一,連以長壽著稱的清朝乾隆帝也甘拜下風。

趙佗能在南越稱帝,趕上了秦始皇駕崩秦末中原大亂的天時,趕上了百越之地地形複雜易守難攻而且當時經濟開發不完全的地利,更有他自身懂得抓住時機、謀略手段了得、將中原先進生產方式帶來嶺南、改善當地人生活、收穫許多民心的人和,所以說武將要當皇帝並非歷史巧合就能實現,其中所需的要素實在太多了,趙佗生平經歷的一切,可算一個完美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