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文苑 ▏林清玄:昔年櫻花在

文苑

法治文苑 ▏林清玄:昔年櫻花在

昔年櫻花在

文丨林清玄

每年春天,陽明山櫻花盛開的時節,我會幾度上山賞櫻。

每一次,我總會繞到平等里,去看一棵無法正確標示所在的櫻花,那棵櫻花並不是特別美,也不是特別高大,而是我童年時代第一次上陽明山,曾在那棵櫻花樹前拍照。四十年,就這樣流過去了!

當我每一次到那棵櫻花樹前,有一些心情、一些記憶就彷彿還魂似的,魂魄一朵朵地飄到樹上,凝結成鮮艷的紅。

法治文苑 ▏林清玄:昔年櫻花在

是十歲的一個春日,堂哥帶我上陽明山,他說:「假日的大道車多,我們走小路上去!」當時,平等里的道路尚未暢通,我們沿石階步行,穿過相思林與芒草,跨過月桃花與颱風草,  終於看見一株小小的盛開的櫻花。

堂哥說:「這是你看到的第一棵櫻花,拍張照吧!」我站在那櫻花樹邊,表情肅穆地拍了一張照片。那不只是我與櫻花的第一張合照,也是我第一次看見櫻花。

櫻花使我驚艷,它的花色鮮明繁茂,卻有着粗黑蒼勁的樹枝,那花與枝彷彿不是一體,而是許許多多粉紅色的蝴蝶停在枯枝上,等待起風,蝴蝶就會譁然飛起!

對一個鄉下孩子,櫻花不只是花,而是一個春天的感覺,一個美的化身。春天的感覺,使人在霜雪侵凌的日子,保持着希望。美的化身,使人在塵俗淹沒的生活,保有着光芒。

法治文苑 ▏林清玄:昔年櫻花在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棵櫻花樹就從山邊移植到我的心上。堂哥已經逝世多年,照片也不知去處,櫻花還在開着,似乎會永遠開着。

我不知道一棵櫻花樹可以活多久,每一次轉過去看到那櫻花,總使我欣喜不已。昔年的櫻花還在開着,而且愈開愈美,一年比一年繁茂。這棵櫻花對我,有着特別的意義,從那時起,我特別期待春天,而我的心裏總有春天。

從那時起,我與美好的世界相認,希望自己能一直邁向美的人生。

法治文苑 ▏林清玄:昔年櫻花在

當然了,世界不是永遠有春天,也有天寒地凍;人生也不是一向美好,也有陋敗蒙塵。每次上山,山上的櫻花總是呼喚著:「昔年櫻花在,如今更繁華!」那呼喚使我穿過暗巷和幽谷,使我跨過黑暗與冷寂,像是回到十幾歲的無憂歲月,與櫻花相扶合影。

每個人的心裏都需要一個人、一棵樹、一片草原、一間木屋、一個故鄉,也許不必真實存有,卻是一個不變的碑石。在每回想起,每次相遇,有一點光、一點溫暖、一點希望。

我很高興,我的那棵樹是繁美的櫻花!我很高興,昔年的櫻花還在!我每年都去朝拜!

法治文苑 ▏林清玄:昔年櫻花在

【來源:內蒙古掌上12348】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