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耳朵支楞起來大可不必

文|未來商業觀察 張美芽

曾經一度被人嘲笑的「招風耳」,忽然成為了時尚的風向標。

有人在耳後撐一根棉簽,有人在睡覺時特地壓住耳朵,有人花重金去做整形手術,只為擁有一對支楞起來的耳朵。

這不是審美的輪迴,而是一場畸形的狂歡。

01、招風耳的春天來了

最近開始流行讓耳朵支楞起來。

前兩天,我刷抖音的時候,看到一位美妝博主分享了一個變好看的小妙招:用一根棉簽支撐在耳後,再用創口貼固定住棉簽的位置,便可以讓耳朵「支楞」起來。

為啥非要讓耳朵支楞起來呢?

視頻作者說,是因為她從正面看沒有耳朵,也就是人們說的貼面耳。

讓耳朵支楞起來大可不必

她還分享了一組孫儷的對比照,從圖片上看,有耳朵確實比沒有耳朵更好看一些。

這則視頻為我打開了一個新的天地,我驚奇地發現,想讓耳朵支楞起來的人還有很多。

在微博和小紅書上,網友們熱心腸地分享了許多方法。

比如戴顯眼的耳骨夾、誇張的耳環、睡覺時壓着耳朵,或者注射玻尿酸和做手術。

醫美科普文章介紹,貼面耳會顯得顴骨突出,臉從正面看也就更大,而招風耳可以從視覺上減齡,有精靈般的靈動之感。

有人為了獲得一個更挺拔的耳朵,去醫院往耳朵里注射了20支玻尿酸,打完以後變成了招風耳。

醫美行業不這麼叫,太磕磣,人家叫「精靈耳」。

讓耳朵支楞起來大可不必

除了打玻尿酸,還可以通過手術獲得招風耳,原理是改變顱耳角,簡單來說就是從耳後做一個切口,放入材料墊高再縫起來。

在醫學定義上,招風耳是一種先天性畸形,通常是胚胎髮育異常導致的,嚴重時甚至需要手術干預,實在很難把它和美觀聯繫在一起。

而且據多年招風耳網友反饋,冬天風一吹,還非常容易生凍瘡。

十年前,看起來像「小猴子」的招風耳還是大家嘲笑的對象。

如今,農奴翻身把歌唱,成了時尚的風向標。

曾有句俗語,「對面相看不見耳,富貴榮華享一生」,意思就是貼面耳有福氣,一輩子都會很富有。

雖然這話也沒什麼科學道理,但萬一呢?

想不到這屆年輕人為了顯臉小,發財的可能性都不要了。

大人,時代變了。

02、人類初次審視自己的耳朵

看完支楞耳朵的視頻,我特地跑到廁所,對着鏡子觀察自己的耳朵是如何生長的。

然後我遺憾地發現,我的耳朵一直被頭髮蓋住了,因為tony說這樣顯臉小。

我在鏡子前分別嘗試蓋住耳朵、露出耳朵、蓋住一隻耳朵、支楞起耳朵,試圖觀察耳朵對我相貌的影響。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感覺無論怎麼看,都無法影響我的美貌。

為了避免被老闆發現摸魚,我趕快回到了座位上,不過,耳朵在我的心裏的重要性,依然上升了一個檔次。

我開始不由自主地留意身邊人的耳朵有沒有支楞起來,但我發現這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因為我需要從他們的絕對正臉去端詳,而這樣的機會是不多的。

在正常的社交場景中,我一般只能看到別人的側臉、斜側臉和後腦勺。

即使面對面一起吃飯,對方的腦袋也很難靜止下來,輕微的晃動都會影響我觀測的準確性。

也就是說,「絕對正臉」通常只存在於證件照里,只有證件照才會要求我們別戴帽子,露出耳朵。

日常生活中,沒有人會在意你的耳朵究竟是支楞著還是耷拉着,即使在意,也觀察不到。

在這樣的前提下,在耳後貼膠布,甚至挨一刀,只為擁有一對更立挺的耳朵拍正面照,我願稱之為閒得蛋疼。

耳朵,人類腦袋上唯一生長於臉部之外的器官,長期被人類忽略,頂多戴耳釘時捯飭一下。

讓耳朵支楞起來大可不必

因此,當美的定義席捲到耳朵上,連耳朵什麼樣都能影響美貌,說明醫美行業真的很想賺錢。

普通人想好看一點,都不得不陷入內卷。

即使花了血本,進整形醫院做了個全套,走出醫院,營銷號還是會告訴你,你還差個耳朵沒有支楞起來,支楞起來完美了。

等你再咬咬牙支楞起耳朵,沒準在腋毛上編花繩又成了新的主流審美。

03、美的定義與被定義

有人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人家願意讓耳朵支楞著就支楞著,有你什麼事。

但互聯網語境下,任何kol的個人行為,在醫美機構的有意助推下,就有可能被無限放大,形成一場容貌焦慮。

在古代,大眾審美根據君王的喜好而改變,「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

現在,人們的審美標準依然由話語權更高的群體制定。

之前流行直角肩,肩膀與手臂呈90度直角,被稱為身材好,於是,許多人開始觀察自己肩膀的角度,渴望擁有一個直角肩。

實際上直角肩是一種病態,它的全名叫肩胛骨下迴旋綜合徵,肩胛骨不在正確的位置上,因此視覺上才會是直角。

一套完全無意義甚至不正確的審美標準,卻讓人們硬生生從身上找到本不屬於瑕疵的瑕疵。

以前只要看起來舒服便是美,現在的美,則囿於無數個框架里,A4腰,直角肩,蜜桃臀…

之前新氧在電梯裡投洗腦廣告,一群白衣女子boss直聘似地高呼,女人美了才完整,做女人,整好!

整形行業要創收,什麼奇怪的話都能說得出來。

每一個具象的標準,背後都有一套完整的商業體系在支撐,他們製造這些標準讓人追逐,然後從中獲利。

有網友分享,原來覺得自己長得還算好看,直到這些標準火起來之後,再照鏡子覺得全身都是毛病,現在出去玩拍照都開始對鏡頭恐懼。

讓耳朵支楞起來大可不必

一群人制定標準,一群人追逐標準。在這個過程中,美的定義被收窄了。

人們美得千篇一律的同時,也越來越焦慮,也越來越疲憊。

審美標準可以輪迴,可以多元,但任何時候,因為耳朵是否立挺而感到自卑,都是毫無必要的。

要知道,上一個被強制支楞起耳朵的物種是德牧。

因為大眾普遍認為,德牧耳朵立起來會更威猛帥氣。

而人類,作為擁有直立行走能力的高級動物,不應再被某一群體的審美裹挾著前行。

更應該做的,是蔑視它,對抗它。

就像許知遠在吐槽大會上說的,審美的偏狹是一種智力的缺陷。

少點定義與被定義,多點發現美的眼睛,別老想着耳朵的事,多啦A夢沒有耳朵,照樣很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