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義聯盟》到《星球大戰》,談談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

自從好萊塢的影院大面積關閉以來,流媒體平台逐漸佔據了電影界的主流,觀眾們習慣通過網絡電視或者線上頻道觀看影視作品。這種觀看方式的好處就是,影迷們能隨時隨地觀點,開銷也比較小。當然這種新穎的收看方式也引發了一些爭議——粉絲們便於在影片下面直接留言,這本來是好事情,然而有些人在表達個人觀點方面口不擇言,導致有些作品的評論區直接變成了影業與影迷們之間的「戰場」。在投資以及上映流程方面,《正義聯盟》以及《星球大戰》的影迷們對華納與迪士尼不滿意,顯然這是大型營業與觀眾們之間的溝通出現了問題,凱文·費奇也在電影節中談到了這個問題。

從《正義聯盟》到《星球大戰》,談談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

好萊塢影評人Aaron也討論了這個話題——從《正義聯盟》到《星球大戰》,談談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考慮到流媒體還是一個新鮮玩意兒,好萊塢專業人士也需要重新適應新時代。在以往的大熒屏時代,大公司們可以不搭理粉絲們的「閑言碎語」,不過現在他們不能對社交平台上出現的觀點保持沉默,但正如凱文·費奇說的那樣:「如果觀看者們要把他們的看法說出來,我們就要予以重視。」在三月中旬,扎克·施奈德以及他的夫人執導的《正義聯盟》在HBO Max上映,實際上這部系列能上映,「主要功勞」要歸功於DC粉絲。由於四年前喬斯·韋登的作品票房撲街,華納本來不想啟動《正聯》計劃。

從《正義聯盟》到《星球大戰》,談談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

喬斯·韋登還因為雷·費舍爾的事情導致了他的人氣下降,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就是DC超級英雄系列的支持者迫切希望扎導回歸。今年《正義聯盟》能上映,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一群忠實的DC影迷這四年來的努力,他們讓扎克·施奈德完成了他可能已經不願意完成的作品。在這部作品上映后的半個月以來,扎導的影迷們為了人們的心理健康籌集了50萬美元,以紀念這位大導演英年早逝的女兒。到此為止還是比較積極的一面,但有後面發生的事情就不可控制了——有一小部分忠實影迷利用社交平台宣稱華納傳媒的管理層給Justice League系列「穿小鞋」,同時他們的行為也引發了《蝙蝠俠》以及《神奇女俠》等其他系列支持者的不服。

從《正義聯盟》到《星球大戰》,談談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

畢竟大部分DC漫改電影都要在HBO上映,其他作品也需要宣傳的渠道。尤其在扎導妻子說華納傳媒在《正義聯盟》拍攝的時候收縮資金,這就激發了跟多粉絲的憤怒之情。實際上這就是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沒有做好,雖說安·薩爾諾夫成為華納CEO之後,為這個老牌的大公司帶來了嶄新的理念。但是在很多事情的操作方面,華納還是比較古板。薩爾諾夫在接受《綜藝》專訪的時候,批評了粉絲們的行為:「我對那些選擇去DC不利位置的影迷感到失望。」這樣粉絲與大公司之間的關係更加僵化了,這種問題在《星球大戰》上面也體現出來。

從《正義聯盟》到《星球大戰》,談談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

迪士尼頻道主要承包了漫威超級英雄系列,很少承接其他影業的科幻電影。由於此前《星球大戰》的衍生作品《曼達洛人》第二季在迪士尼頻道上熱播,這個「外來戶」幾乎成為了該平台在2020年的主要作品,《X戰警》以及其他漫威系列似乎都被迪士尼怠慢了,影迷們當然感到不高興。筆者(沾沾自喜看電影)認為,在流媒體時代初期,《星球大戰》也因此面臨過一些輿論危機。好在迪士尼在影迷與影業之間的溝通就做得比較好,顯然迪士尼管理層給華納高層做出了榜樣。有些粉絲們的評論打破了製片廠一些墨守成規的東西,迪士尼歡迎這種東西的到來,並且積極尋求新的溝通方式解決問題。

從《正義聯盟》到《星球大戰》,談談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

《星球大戰》遇到的輿論危機,實際上與19年迪士尼以及索尼就《蜘蛛俠》鬧出的版權風波,也有些關係。在過去的幾年裡,索尼也出現了不少變動——女性導演以及管理人員在公司中的比例逐步上升,有些被擱置的系列重新啟動,漫威工作組就是在這幾年發展起來的。MCU工作組可不僅僅是創作漫威系列那麼簡單,他們還要兼顧粉絲與導演組的溝通工作。對於《正義聯盟》來說,《星球大戰》無疑在這方面就是榜樣,盧卡斯菲林被解僱的時候,也讚揚了迪士尼在影業與粉絲之間溝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從《正義聯盟》到《星球大戰》,好萊塢影業與影迷之間的溝通有所進步。

舉報/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