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8歲時她就用演技讓馮小剛讚不絕口。

12年後她的電影上映兩天便收割1.9億票房,如果不是片尾的介紹,如果我們不是很了解這個年輕演員是誰,我們難以從不同的作品中辨認出她。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這個女演員是真的年輕,但成就一點也不低。

她就是張子楓,在最近的電影《我的姐姐》口碑來看,張子楓可謂人生贏家了。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張子楓是一位01年出生的演員,在許多人仍痴迷於「一夜成名」的奇迹時,她已經是百花獎最年輕得主,還是共青團認可的「五四優秀青年」,這些成就的加持讓張子楓並不像一個年輕人,絕大多數的演員終其一生都難以獲得任何一個獎項。

而張子楓究竟如何一步步獲得如今的成就呢?這就要從《我的姐姐》說起。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我的姐姐》是一部現實題材的影片,正如張子楓擅長的那樣,影片聚焦於一個家庭,以一個家庭的變遷反射一種極具共鳴的社會現象。

明媚的陽光透過玻璃灑過來,窗帘后的女孩子迎着心情翩翩起舞,全然忘記父親的要求。

在安然沉浸於自己的心情時,三個人推門而入,女孩旋轉起來的身影映射到六隻眼睛中。

奇怪的是,三個人臉上的神色隱晦不定,唯獨沒有對活潑女孩的喜愛。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三個人的身份各不相同,一個是父親,另一個是母親,還有一個是計劃生育的審核員。

審核員氣憤於這對父母的謊報,而這對父母也為女兒的不聽話而頹唐,這個家庭理論上不可能再擁有一個孩子了。

迎接女兒的是一頓毆打,父親氣憤於女兒的不配合讓所有努力付之流水,自己想要一個兒子的願望就此落空。

而女兒安然覺得十分委屈,憑什麼自己身體健全還要去裝瘸子,用犧牲自己的方式換一個「生兒子」的機會。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多年後這段故事依舊存活在安然腦海中,而她卻不得不面對一個困境:帶弟弟。這是整部影片的劇情主線,也是所有矛盾的起源,更是感動無數觀眾的故事基礎。

在「二胎」政策放開后,父母在安然上大學時如願以償,終於生出來一個兒子。

可就在兒子還在上幼兒園時,這對父母因為車禍喪生,撫養弟弟的重任落到了安然頭上,說是撫養弟弟其實無異於自己養一個兒子。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一個二十齣頭的單身女孩帶弟弟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安然替觀眾嘗試了,這種感覺並不好。張子楓的演技着實優秀,她能夠將安然面對弟弟逐漸轉變的態度演繹出來,也能展現出符合劇本設定的角色形象:一個從小被教會獨立的女孩。嫻熟的演技從張子楓的毛孔里放射出來,讓人難以相信她是01年出生的演員。

安然和男友五年戀愛長跑,因為弟弟的出現無疾而終。

大學五年自力更生的安然,竭力逃避原生家庭卻不得不面對「親情」。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撫養孩子本就不易,尤其是一個還未婚嫁的年輕女子。安然打算考研究生,若是要撫養弟弟自己必然要放棄考研;安然戀愛五年的男友已經見家長,准婆婆若是得知安然還要帶個孩子,多半也會抗拒。

為了讓自己的人生擺脫束縛,讓自己走在規劃好的道路上,安然是不打算要這個弟弟的,畢竟安然對原生家庭的怨憤以及和弟弟的生疏都是擺在檯面上的事實,可親戚的逼迫讓她不得不在找到「下家」之前暫時撫養弟弟。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從某種程度上看,安然的悲劇色彩要歸咎於自己的「獨立」,一個女性的獨立真的有錯嗎?

如果她不和女醫生針鋒相對,興許能換來表面相安無事的和平。如果她願意向富有的婆婆乞求,說不定婆婆可以准許她帶着孩子嫁過去。如果她一開始就願意帶弟弟,或許就能贏得「孝順」的名號……

可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只有結果和後果。

安然作為獨立女性的代表,她的性格不允許自己將希望寄托在虛無縹緲的「如果」上,她能夠依賴的只有腳下清晰的道路,弟弟的出現讓這條道路模糊起來,安然的所有抗拒均是出自對未來的恐慌。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親情終究是親情,始終是「血濃於水」的深情。對象會因為一次分手就此不見,會在乎自己的愛情影響到父母給予的關愛。弟弟卻會雨夜爬着窗戶奶聲奶氣說著「本是同根生,不要太着急」,代價是從棚子摔到地上。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安然在適應了弟弟的存在後,對弟弟的態度逐漸發生轉變。這其實很好解釋,安然的抗拒除了對未來的恐懼外,還有潛意識裡的認知會讓她難以接受。

在潛意識中,安然依舊嚮往家庭,想要給弟弟家的溫暖,這份情感和安然對家庭的抗拒截然相反,或者說潛意識中對家庭的嚮往讓安然用浮於言表的態度表示反抗。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語言和動作可以作假,安然依舊要面對自己真實的內心。

同姑媽的幾次談話讓她刷新對父母的印象,對車禍細節的回顧讓她明白自己在父母心中的地位,弟弟的依賴讓她體會到真正的家庭是什麼樣。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在張子楓的演繹下,我們感受到安然的內心變化。舉個例子,安然原先對家庭的印象停留在父親的毆打中,現在的安然對家庭的印象被弟弟奶聲奶氣的身影填滿,時刻站在她這一側的弟弟讓安然感受到來自家庭的安全感。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我的姐姐》是一部很好的現實題材影片,這樣的現實題材非常考驗演員的功底,哪怕一個眼神的飄忽都會導致人物形象的崩塌,張子楓能夠駕馭安然這一形象,更多在於兩個「擅長」上面。

第一個擅長就是張子楓擅長現實題材影片的表演,或者說是擅長展現人物應有的性格特徵。

《唐人街探案》中張子楓樹立起「惡童」的形象,《唐山大地震》中張子楓讓馮小剛「敢給特寫」,而在《我的姐姐》中,張子楓眼神的變化就能向觀眾交代人物情緒的變遷。

第二個擅長就是張子楓擅長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拿下百花獎后、在《唐人街探案》爆火后,張子楓都有大量的機會吸引流量,可她並沒有這麼做,在同齡女星在用「年輕」作為演技差的遮羞布時,張子楓悍然將這塊遮羞布撕下來,用自己的作品說明成功並不分年齡。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如今的年輕明星都有一種畸形的思想:只要流量足夠,就能成為好演員。

楊超越爆火后參演影視劇慘遭滑鐵盧,The9成團后不溫不火只能在綜藝中當個綜藝咖,都是年輕的女星,怎麼就差距那麼大呢?

我不認為同齡女星中誰能有嫉妒張子楓的資格,她已經超越同齡人太多,只能成為一個被仰望的存在,她的成功可以複製,但絕對不是一群成日想着引流的女星能夠複製的,想要當一個好演員,不妨去看看張子楓是如何演戲的。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我的姐姐》能打動人心,張子楓的表現更讓無數觀眾沉浸於情緒無法自拔,尤其是那些有着姐姐或弟弟的人,張子楓的表演宛若將我們曾經在心裏憤懣過的情緒一吐為快,那些看似不合理的人物設定,恰恰是我們真正走過的心路歷程。

20歲的「惡童」張子楓,撕下多少同齡女星的「遮羞布」?

張子楓如今才20歲,不僅塑造了「地震女孩」、「惡童」、」元氣少女「等形象,同時她能夠輕易從一個個角色中跳出來,迅速融入下一個角色之中,她不是一個天才,她只是用自己的努力證明演戲其實並不難。

那些抱怨着演戲難、轉型難、眼神戲只屬於老戲骨的同齡女星和粉絲們,是不是應該尋找一塊新的遮羞布了?

文 | 楊

文章由FancyMusic原創內容,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

舉報/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