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志異-阿綉篇原文有哪些情節?該如何翻譯呢?

  聊齋志異《阿綉》原文

  海州劉子固[1],十五歲時,至蓋省其舅[2]。見雜貨肆中一女子,姣麗無雙,心愛好之。潛至其肆,託言買扇。女子便呼父。父出,劉意沮,故折閱之而退[3]。遙睹其父他往,又詣之。女將覓父,劉止之曰:「無須,但言其價,我不靳直耳[4]。」女如言,故昂之[5]。劉不忍爭,脫貫竟去[6]。明日復往,又如之。行數武,女追呼曰:「返來!適偽言耳,價奢過當[7]。」因以半價返之。劉益感其誠,蹈隙輒往[8],由是日熟。女問:「郎居何所?」
以實對。轉詰之,自言:「姚氏。」臨行,所市物,女以紙代裹完好,已而,以舌舐黏之。劉懷歸不敢復動,恐亂其舌痕也。積半月,為仆所窺,陰與舅力要之歸。意倦倦不自得[9]。以所市香帕脂粉等類,密置一篋,無人時,輒闔戶自撿一過[10],觸類凝思[11]。

  次年,復至蓋,裝甫解,即趨女所;至則肆宇闔焉,失望而返。猶意偶出未返,早起又詣之,扃如故[12]。問諸鄰,始知姚原廣寧人[13],以貿易無重息,故暫歸去;又不審何時可復來。神志乖喪。居數日,怏怏而歸。母為議婚,屢梗之,母怪且怒。仆私以曩情告母,母益防閑之[14],蓋之途由是絕。劉忽忽遂減眠食[15]。母憂思無計,念不如從其志。於是刻日辦裝,使如蓋,轉寄語舅媒合之。舅即承命詣姚。逾時而返,謂劉曰:「事不諧矣!阿綉已字廣寧人。」劉低頭喪氣,心灰絕望。既歸,捧篋啜泣,而徘徊顧念,冀天下有似之者。

  適媒來,艷稱復州黃氏女[16]。劉恐不確,命駕至復。入西門,見北向一家,兩扉半開,內一女郎,怪似阿綉;再屬目之,且行且盼而入,真是無訛。劉大動,因僦其東鄰居,細詰知為李氏。反覆疑念,天下寧有此酷肖者耶?居數日,莫可夤緣[17],惟日眈眈候其門[18],以冀女或復出。

  一日,日方西,女果出。忽見劉,即返身走,以手指其後;又復掌及額,乃入。劉喜極,但不能解。凝思移時,信步詣舍后,見荒園寥廓[19],西有短垣,略可及肩。豁然頓悟,遂蹲伏露草中。久之,有人自牆上露其首,小語曰:「來乎?」劉諾而起。細視,真阿綉也。因大恫[20],涕墮如綆[21]。女隔堵探身,以巾拭其淚,深慰之。劉曰:「百計不遂,自謂今生已矣,何期復有今夕?顧卿何以至此?」曰:「李氏,妾表叔也。」劉請逾垣。女曰:「君先歸,遣從人他宿,妾當自至。」劉如言,坐伺之。少間,女悄然入,妝飾不甚炫麗,袍袴猶昔。劉挽坐,備道艱苦,因問:「卿已字,何未醮也?」女曰:「言妾受聘者,妄也。家君以道里賒遠[22],不願附公子婚,此或托舅氏詭詞[23],以絕君望耳。」既就枕席,宛轉萬態,款接之歡,不可言喻。四更遽起,過牆而去。劉自是不復措意黃氏矣[24]。旅居忘返,經月不歸。

  一夜,仆起飼馬,見室中燈猶明;窺之,見阿綉,大駭,顧不敢言主人[25]。旦起,訪市肆,始返而詰劉曰:「夜與還往者,何人也?」劉初諱之。仆曰:「此第岑寂,狐鬼之藪,公子宜自愛。彼姚家女郎,何為而至此?」劉始覥然曰:「西鄰是其表叔,有何疑沮?」仆言:「我已訪之審:東鄰止一孤媼,西家一子尚幼,別無密戚。所遇當是鬼魅;不然,焉有數年之衣,尚未易者?且其面色過白,兩頰少瘦,笑處無微渦[26],不如阿綉美。」劉反覆回思,乃大懼曰:「然且奈何?」仆謀伺其來,操兵入共擊之。至暮,女至,謂劉曰:「知君見疑,然妾亦無他,不過了夙分耳。」言未已,仆排闥入[27]。女呵之曰:「可棄兵!速具酒來,當與若主別。」仆便自投[28],若或奪焉。劉益恐,強設酒饌。女談笑如常,舉手向劉曰:「悉君心事,方將圖效綿薄[29],何竟伏戎[30]?妾雖非阿綉,頗自謂不亞,君視之猶昔否耶?」劉毛髮俱豎,噤不語。

  女聽漏三下,把盞一呷,起立曰:「我且去,待花燭后[31],再與新婦較優劣也。」轉身遂杳。劉信狐言,竟如蓋。怨舅之誑己也,不舍其家;寓近姚氏,托媒自通,啖以重賂[32]。姚妻乃言:「小郎為覓婿廣寧[33],若翁以是故去[34],就否未可知。須旋日,方可計校。」劉聞之,彷徨無以自主,惟堅守以伺其歸。逾十餘日,忽聞兵警[35],猶疑訛傳;久之,信益急,乃趣裝行。中途遇亂,主僕相失,為偵者所掠[36]。以劉文弱,疏其防,盜馬亡去。至海州界,見一女子,蓬鬢垢耳,出履蹉跌,不可堪。劉馳過之,女遽呼曰:「馬上人非劉郎乎?」劉停鞭審顧,則阿綉也。心仍訝其為狐,曰:「汝真阿綉耶[37]?」女問:「何為出此言?」劉述所遇。女曰:「妾真阿綉也。父攜妾自廣寧歸,遇兵被俘,授馬屢墮。忽一女子,握腕趣遁[38],荒竄軍中,亦無詰者,女子健步若飛隼,苦不能從,百步而屨屢褪焉。久之,聞號嘶漸遠,乃釋手曰:『別矣!前皆坦途,可緩行,愛汝者將至,宜與同歸。』」劉知其狐,感之。因述其留蓋之故。女言其叔為擇婿於方氏,未委禽而亂適作。劉始知舅言非妄。攜女馬上,疊騎歸。入門則老母無恙,大喜。系馬而入,具道所以。母亦喜,為女盥濯,妝竟,容光煥發。母撫掌曰:「無怪痴兒魂夢不置也!」遂設裀褥,使從己宿。又遣人赴蓋,寓書於姚[39]。不數日,姚夫婦俱至,卜吉成禮乃去[40]。

  劉出藏篋,封識儼然[41]。有粉一函,啟之,化為赤土。異之。女掩口曰:「數年之盜,今始發覺矣。爾日見郎任妾包裹,更不及審真偽,故以此相戲耳。」方嬉笑間,一人搴簾入曰:「快意如此,當謝蹇修否[42]?」劉視之,又一阿綉也。急呼母。母及家人悉集,無有能辨識者。劉回眸亦迷;注目移時,始揖而謝之。女子索鏡自照,赧然趨出[43],尋之已杳。夫婦感其義,為位於室而祀之[44]。

  一夕,劉醉歸,室暗無人,方自挑燈,而阿綉至。劉挽問:「何之?」笑曰:「醉臭熏人,使人不耐!如此盤詰,誰作桑中逃耶[45]?」劉笑捧其頰。女曰:「郎視妾與狐姊孰勝?」劉曰:「卿過之。然皮相者不辨也[46]。」已而,合扉相狎。俄有叩門者,女起笑曰:「君亦皮相者也。」劉不解,趨啟門,則阿綉入,大愕。始悟適與語者,狐也。暗中又聞笑聲。夫妻望空而禱,祈求現像。狐曰:「我不願見阿綉。」問:「何不另化一貌?」曰:「我不能。」問:「何故不能?」曰:「阿綉,吾妹也,前世不幸夭殂。生時,與余從母至天宮,見西王母,心竊愛慕,歸則刻意效之。妹較我慧,一月神似;我學三月而後成,然終不及妹。今已隔世,自謂過之,不意猶昔耳[47]。我感汝兩人誠意,故時復一至,今去矣。」遂不復言。自此三五日輒一來,一切疑難悉決之。值阿綉歸寧[48],來常數日不去,家人皆懼避之。每有亡失,則華妝端坐,插玳瑁簪長數寸[49],朝家人而莊語之[50]:「所竊物,夜當送至某所;不然,頭痛大作,悔無及!」天明,果於某所獲之。三年後,絕不復來。偶失金帛,阿綉效其妝,嚇家人,亦屢效焉。

image.png

  聊齋志異《阿綉》翻譯

  海州的劉子固,十五歲時,到蓋縣探望他的舅舅。看見雜貨店裡有一個女子,姣麗無雙,心中便喜愛上了她。他悄悄來到店中,假託說買扇子,女子就喊她父親。見她父親出來,劉子固很沮喪,便故意跟老頭壓了個低價,走了。遠遠看見女子的父親到別處去了,他又回到店裡。女子又要找她父親,劉子固忙阻止說:「不要去找了,你只要說個價,我不計較價錢。」女子聽了他的話,故意說了個高價。劉子固不忍心和她爭價,把身上所有的錢都給了她,就走了。

  第二天,劉子固又來了,還像昨天一樣。付了錢剛走出幾步,女子追出叫他:「回來!剛才我說的是假話,價錢太高了!」便把一半錢還給了他。劉子固更感到她誠實。此後,趁她的父親不在時,劉子固常來店裡,慢慢跟她熟了。女子問劉子固:「你住在什麼地方?」劉子固如實告訴她,又反過來問她姓什麼?女子說:「姓姚。」劉子固臨走時,女子把他所買的東西用紙包好,然後用舌尖舔一下紙邊粘上。劉子固懷揣著包裹回去后捨不得打開,怕把女子的舌痕弄亂了。過了半個月,劉子固的作為讓僕人發現了,私下告訴了他舅舅,硬讓他回去。劉子固情意懇切,戀戀不忘,把從女子那裡買的香帕脂粉等東西,秘密放置在一個箱子里。沒人時,就關起門把東西拿出來看一遍,觸景生情,思念不已。

  第二年,劉子固又到蓋縣來。剛放下行李,就到店裡去找那女子。到那裡一看,店門關得緊緊的,劉子固失望地回去了。他以為女子同她父親偶爾出門沒有回來,第二天便早早又去,店門仍然緊關著。劉子固向鄰居打聽,才知道姚家原來是廣寧人,因為這兒生意不好,所以暫時回廣寧了,誰也不知他們什麼時候再回來。劉子固神情沮喪,失魂落魄。住了幾天,就怏怏不樂地回家了。母親為他提婚事,他老是阻止。母親覺得奇怪,又很生氣。僕人偷偷把以前的事告訴母親,母親對他管制防範得更加嚴了。從此他再不能去蓋縣了。劉子固整日恍恍惚惚,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母親愁得沒法,心想不如滿足了兒子的心愿。於是,立即選了個日子,準備好行裝,讓兒子到蓋縣轉達母親的意思,讓舅舅託人向姚家提親。舅舅馬上就去姚家,過了一會,舅舅回來,對劉子固說:「不好辦了,阿綉已經許給廣寧人了。」劉子固垂頭喪氣,心灰意冷。回家后,捧著箱子抽泣;常常徘徊思念,希望天下有第二個阿綉。

  這時有媒人來提親,誇讚復州黃家姑娘長得漂亮。劉子固擔心媒人說的不確實,命僕人駕車到復州去看看。進了西城門,劉子固看見朝北的一家,兩扇門半開著,門裡有一個姑娘很像阿綉。再凝神一看,姑娘邊走邊回頭看著進去了,一點不會錯。劉子固大為動心,於是就去東邊鄰居家打聽,知道這姑娘姓李。劉子固反覆思索,疑惑不解,天下怎能有如此相像的人呢!住了幾天,也沒找著機會去見姑娘。只有兩眼直盯盯地看著姑娘的家門,希望姑娘還能出來。

  一天,太陽正要落山,姑娘果然出來了。忽然看見劉子固,立即返身回去,用手指指身後,又將手掌放在額頭上,然後進屋了。劉子固高興極了,但不知姑娘是什麼意思。沉思了好一會兒,就信步來到她家的房后。只見一座荒園寂靜空曠。西邊有一堵矮牆,只有齊肩高。劉子固豁然明白了姑娘的意思,於是就蹲下藏在草叢中。待了很久,有人從牆上露出頭來,小聲說:「來了嗎?」劉子固答應著起來,仔細一看,真是阿綉。他悲痛萬分,淚落如雨。姑娘隔著牆,探身用毛巾給他擦淚,不斷地安慰著他。劉子固說:「我想盡了辦法,願望也沒實現,自以為今生是沒有希望了,怎想到還會有今天?你怎麼到這裡來的?」姑娘說:「李氏是我表叔。」劉子固請阿綉過牆來,阿綉說:「你先回去,把僕人打發到別的地方住,我會自己到的。」劉子固聽從了她的話,坐在家裡等著,一會兒,阿綉悄悄來了。沒有濃妝艷抹,袍褲還是以前穿過的。劉子固挽著她坐下,詳細訴說自己的相思之苦。於是又問:「你已許配人家,怎麼還沒有過門?」阿綉說:「說我已經許配人家,是騙你的。我父親因為你家太遠,不願跟你們結親,所以托你舅舅用假話騙你,以打消你的念頭。」說完兩人上床躺下,男歡女愛,不可言喻。四更剛過,阿綉急忙起來,翻牆走了。劉子固從此不再想黃家姑娘的事,住在這裡忘了回去。一個月了還不回家。

  一天夜裡,僕人起來喂馬,見劉子固房裡還亮著燈,偷偷一看,見是阿綉,非常驚駭,但不敢跟主人說。第二天一早起來,僕人到集市上訪查了一番,才回去追問劉子固說:「夜裡跟你交往的那人是誰呀?」劉子固開始不願告訴他。僕人說:「這座房子太冷清了,是鬼狐聚集的地方,公子應當自愛。他姚家的姑娘,怎麼會到這裡來?」劉子固不好意思地說:「西鄰是她表叔,有什麼好懷疑的?」僕人說:「我已詳細訪查過了。東鄰只有一個孤老太太,西邊那家只有一個小孩,沒有什麼親戚住在家裡。你所遇到的一定是鬼怪。不然,哪有穿了幾年的衣服還不換的?況且她面色太白,兩頰略瘦,笑起來沒有酒窩,不如阿綉美。」劉子固反覆想了想,才非常害怕地說:「那怎麼辦?」僕人出謀說等她來時拿著傢伙一塊打她。天黑后,姑娘來了,對劉子固說:「我知道你懷疑我。但我沒別的意思,不過是想了卻過去的緣分罷了。」話還沒說完,僕人推門進來,姑娘大聲呵叱他:「把你的傢伙扔了!快擺上酒來,我與你主人告別!」僕人一聽便扔了兵器,就像有人奪走一樣。劉子固更加害怕,勉強擺上酒席。姑娘像往常一樣有說有笑,舉手指著劉子固說:「知道你的心事,我正打算盡我的微力為你效勞,你為何想暗中害我!我雖然不是阿綉,但也自以為不比阿綉差。你看我真不如你過去的那個人嗎?」劉子固嚇得毛髮倒豎,話也說不出來了。

  姑娘聽著打三更了,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站起來說:「我暫時走了。待你洞房花燭之後,我再與新媳婦比比美醜。」一轉身不見了。

  劉子固聽信了狐精的話,跑到蓋縣抱怨舅舅騙他,不願住在舅舅家。搬到鄰近姚家的地方住,托媒人給自己說親,用豐厚的彩禮打動姚家。姚家妻子說:「我家小叔子為阿綉在廣寧選了個女婿,阿繡的父親為此到廣寧去了,成不成還不知道。須等他回來后再跟他商量。」劉子固聽了這些語,惶惶不安,沒了主張,只好堅守在這兒等他們回來。

  過了十幾天,忽然聽說要打仗。開始劉子固懷疑是訛傳,時間長了,才知道是真的。他急忙收拾行裝走了。中途遇到戰亂,主僕二人失散,劉子固被軍隊的前哨抓住了。士兵認為劉子固是個文弱書生,便疏忽了對他的防備,劉子固便偷了一匹馬逃走了。到海州地界時,看見一個女子,蓬頭垢面,步履艱難,快走不動了。劉子固騎著馬從她身邊走過,女子忽然大聲呼喊:「馬上的人不是劉郎嗎?」劉子固停下馬仔細看她,原來是阿綉!他心中仍然害怕她是狐狸,說:「你真是阿綉嗎?」女子問:「你怎麼說這種話?」劉子固把他遇到的事說了一遍。女子說:「我真是阿綉。父親帶我從廣寧回來,路上被士兵抓住。他們給我一匹馬騎,可我老是從馬上跌下來。忽然有一個女子,握著我的手腕拉我逃跑,我們在軍隊中亂竄,也沒有人盤問。那女子跑得像飛鷹一樣快,我拚命跑也跟不上。跑百十步就掉好幾次鞋。跑了很久,聽到人喊馬叫漸漸遠了,那姑娘才放開手說:『告別了。前面的路都很平坦,你可以慢慢走。愛你的人就要到了,你同他一塊回家吧。』」劉子固明白那女子是狐狸,非常感激她。劉子固就把留在蓋縣的原因告訴了阿綉,阿綉說他叔叔在廣寧為她提了一個姓方的女婿,還沒等送聘禮,戰亂就開始了。劉子固這才知道舅舅說的不是假話。他把阿綉抱到馬上,兩人騎著一匹馬回了家。

  進門看到老母親安然無恙,劉子固很高興。他把馬系好,向母親講述了事情的前後經過。母親也非常高興,急忙為阿綉梳洗打扮。妝扮好了,阿綉容光煥發,母親拍著手說:「怪不得我那傻兒子在夢中都忘不了你。」接著鋪好被褥讓阿綉跟自己一起睡。他們又派人到蓋縣,送書信給姚家。沒過幾天,姚家夫婦一塊來了,選定了吉日辦完婚事就回去了。

  劉子固拿出收藏的那隻箱子,裡面的東西原封沒動。有一盒子粉,打開一看,脂粉已變為紅土。劉子固很奇怪,阿綉掩口笑著說:「幾年前的騙局,你今天才發覺。那時見你任憑我給你包裹,從來都不檢查真假,所以就跟你開了個玩笑。」正在嬉笑時,一個人掀開門帘進來說:「你們這樣快活,應當謝謝媒人吧?」劉子固一看,又是一個阿綉,急忙喊母親,母親和家裡人都來了,沒有一個人能辨認真假的。劉子固回頭一看也迷惑了;看了很久,才朝一個「阿綉」作揖感謝。「阿綉」要了鏡子自己看了一下,害羞地轉身跑了,再找她時已沒了蹤影。劉子固夫婦感激她的恩情,在屋裡設了一個靈位祭祀。

  一天晚上,劉子固喝醉了酒回家,屋裡黑黑的沒有人。他剛要自己點燈,阿綉來了,劉子固拉著她問:「你去哪兒了?」阿綉笑著說:「看你醉成這樣,臭氣熏人,真讓人討厭。你這樣盤問人,難道我跟男人幽會去了?」劉子固笑著捧起她的臉頰,阿綉說:「你看我與狐狸姐姐誰美?」劉子固說:「你比她好。但只看外表看不出來。」說罷關上門,兩人親熱起來。一會兒有人叫門,阿繡起身笑著說:「你也是只看外表的人。」劉子固不明白她的意思,走去開門,卻是阿綉進來。他十分驚愕,這才明白剛才那個是狐狸。黑暗裡又聽到笑聲,劉子固夫妻望空中祈禱,祈求狐狸現身。狐狸說:「我不願見阿綉。」劉子固問:「為什麼不變成另一個相貌?」狐狸說:「我不能。」劉子固問:「為什麼不能?」狐狸說;「阿綉是我妹妹,前世時不幸夭折。活著時,她和我一塊隨母親到天宮去,見了西王母,我們心裡都暗暗愛慕她。回家后,我們就精心模仿西王母。妹妹比我聰慧,只一個月就學得非常神似;我學了三個月才學像了,但始終趕不上妹妹。如今又隔了一世,我自以為超過她了,沒料到還跟從前一樣。我感激你二人的誠意,所以此後會不時來一趟的,現在我走了。」於是不再說話。

image.png

  從此狐狸三五天就來一次。家中一切難辦的事都能解決。每當阿綉回娘家,狐狸常來住幾天,家裡人都害怕地避開她。每當家中丟了東西,她就打扮得整整齊齊,端立著,頭上插著幾寸長的玳瑁簪子,召集家人來莊重地告訴他們:「所偷的東西,今天晚上必須送回原來的地方;不然的話,就頭痛大作,後悔也來不及。」天亮后,果然會在原來的地方看見被偷的東西。三年後,狐狸再沒有來,偶然丟失了金銀等貴重東西,阿綉模仿狐狸的妝扮做法,嚇唬家人,也常常見效。

  聊齋志異《阿綉》賞析

  《聊齋》寫了不少一男二美的三角故事,如《宦娘》、《蓮香》、《小謝》、《巧娘》、《嫦娥》、《香玉》、《張鴻漸》、《寄生》、《春梅》、《荷花三娘予》等,這些故事如從文化背景上考慮,肯定與那時代的多妻制婚姻文化相聯繫,但這些故事又全然不同於那些妻妾爭風吃醋、爭寵固寵、相互計算的人間悲喜劇,而是在鬼狐世界里奇思妙想,陰差陽錯,變化萬千,開闢了愛情故事的一個嶄薪天地。在這些三角故事中,還有些一真一假的「雙包案」,二美容貌相同,真假奠辨,變幻交錯,誤會百出,直至故事行將結束,才真相大白。最典型的一篇就是《阿綉》。

  《阿綉》的情節變化有二球戲獅之妙。先是真阿綉出現,「姣麗無雙」,劉子固象睡獅猛醒,頓時被迷住,恨不能一下咬住這個綵球.但作者曲盡騰挪功夫,讓真阿綉或呼父來、或故昂其價、或以紙包土代貨,把個劉子固調弄了一番,劉子固也心甘情願地接受調弄,只希望最終能咬住綵球。但作者一縮筆,真阿綉不見了,劉子固象一條被戲之獅,突然失去了綵球的方向,東撲西找,意亂情迷,神魂顛倒,後來又乾脆告訴他,真阿綉已經另嫁他人,弄得劉子固「低頭喪氣,心灰絕顰」.唯一還盼望的是天下還有長得象阿綉一樣的姑娘就好了。獅子重又卧地懶起,沮喪爭極。此時作者突然一晃綵球,把假阿綉拋了出來,而且一逗一引之後,就讓劉子固如願以償,並讓他對愛情的渴望得到超量滿足,沉溺其中。但不久又讓一僕人窺破真情.辨出真假,使劉子固知道這個綵球雖極似前面那個綵球,但不是前面那個綵球,而且不是人.是個鬼魅,嚇得劉予固毛髮俱豎,不敢再近綵球,綵球亦自隱佔。但假阿綉曾告訴劉子固真阿綉嫁人之事不實,又引得劉子圃再玉尋真阿綉。一番等待折騰之後,突然在兵亂逃亡途中邂逅真阿綉,真是踏破鐵鞋尢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但真阿綉在前,劉予固反又疑是假阿綉.道其原委才知是假阿綉救出真阿綉並引他米找劉子固,綵球為獅所獲,其興高采烈可知。新房咀.假阿綉又突然出現.真假阿綉同在,竟無人能辨,劉子固亦分辨多時才認出真似。但一夕醉歸,劉子固又被假阿綉哄了一回,到真阿綉回來,假阿綉方合盤托出輿柑:原來真假阿綉乃是前世姐妹,假阿綉效西王母不如真阿綉神似.但心中不服,必欲一較短長。如此.則情節構思在二球戲獅之妙外,更有雙珠比美的奇想,益發引人人勝。餘味深長的是,故事的主導情節是假阿綉假扮真阿綉,假阿綉幫助劉_『固得到了真阿綉,故事的結尾卻寫真阿綉假扮假阿綉,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假之際,人鬼之問,使故事始終保持了迷人的藝術魅力。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