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劉病已親人都被殺,但他不是悄悄留下的,他的存在大家都知道,只是比較卑微罷了。這事得從頭捋捋,才能說清楚。說道劉病已就避不開衛太子劉據的「巫蠱之禍」。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巫蠱之禍發端於公孫一家,禍延幾個侯族世家,露出猙獰的面孔。巫蠱之禍發端於漢武帝第四任宰相公孫賀。公孫賀是北地郡義渠人,多次為將軍帶兵出擊匈奴,他的老婆是皇后衛子夫的姐姐衛君孺。跟漢武帝還是姻親,當然漢武帝不一定認。公孫賀的兒子公孫敬聲是個公子哥,挪用北軍的軍費被告發,應該判死刑,公孫賀愛護他家這根獨苗,就跟武帝求情,以抓捕到江洋大盜朱安,將功贖罪。漢武帝答應了。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公孫賀遂在全國抓捕朱安,不久朱安落網,朱安得知公孫賀想用自己的命換兒子公孫敬聲的命,很是懊惱,揚言要讓公孫全家不得好死。朱安遂告發公孫敬聲用巫蠱詛咒漢武帝,還告發公孫敬聲跟陽石公主通姦。公孫賀和公孫敬聲被捕下獄,不久自殺,禍及全族被誅。連帶陽石公主和衛青的兒子衛伉也被殺。巫蠱之禍露出猙獰的面孔,但並沒有就此打住。《漢書·賀傳》云:「賀子敬聲代賀為太僕,父子並唇公卿位。敬聲以皇后姊子驕奢不奉法。征和中,擅用北軍錢千九百萬,發覺下獄。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衛太子劉據被逼謀反,妻兒被屠戮,才幾個月大的孫子倖免於難,征和二年,漢武帝病得不輕,他移駕甘泉宮療養,鉤弋夫人在身邊侍奉。病重的漢武帝經常夢見許多小人拿著刀砍他,看來他一生征伐殺孽重,鬱積於心。甘泉宮應該有很多胡巫參與治療漢武帝的病,本來人老了,身體功能衰竭,病痛是很正常的,偏漢武帝疑神疑鬼,一幫胡巫也怕治不好病,漢武帝怪罪,於是個個信口胡謅,說漢久病不愈是因為有人詛咒不休。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因此漢武帝並將江充在全國徹查,牽連太子。 漢武帝病重皇后衛子夫和太子劉據幾次派人去甘泉宮探望,都被擋在門外,聯繫幾乎中斷。 太子劉據甚至不知道武帝是生還是死,遂殺死江充,燒死胡巫,舉兵造反。 誰知太子一反,本來已經病得不輕的漢武帝,神奇的好了起來,親自披掛上陣平叛,長安血海一片。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漢武帝二十九歲生的太子劉據,到武帝末年,太子已經四五十歲了,在古代已經屬於「近黃昏」的年紀。劉據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都在這次災禍中去世,只有長子留下了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倖免於難,這個人就是劉病已,後來改名劉詢,即漢宣帝。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衛太子謀反一事,當時許多人為他鳴不平,不停有人上書武帝,武帝冷靜下來追悔莫及,在為太子劉據平反,還建立了”思子門”向天下人表示懺悔,但是漢武帝這麼做只是為了給輿論一個交代。而倖存下來的劉據的孫子劉病已漢武帝並沒有赦免。劉病已小小年紀還是被關押在獄中,還好他得到廷尉監丙吉的照應,特意撥了兩個女犯照顧劉病已的生活,處處照應庇護劉據唯一的血脈。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劉病已得好人庇護,逃過妄殺,在漢武帝臨終前恢復了宗室身份,被養育在掖廷後元二年(前87年)春二月,劉病已還不到五歲。漢武帝又病重五柞宮,身邊那些神神鬼鬼對人說,長安監獄有天子氣,漢武帝便派遣宦官,不分青紅皂白就要把長安獄中的犯人,不論罪行輕重一律殺掉。當使者來到劉病已所在的監獄,監獄長丙吉緊閉大門,說什麼都不開門,他說:「普通人不能被無辜處死,何況這裡有皇上的親曾孫!」丙吉冒著生命危險抗旨不遵,一直守護到天亮內庭謁者沒辦法,只好回去復命漢武帝,並趁機彈劾丙吉。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漢武帝悵然,說:「這也許就是天命。」因而大赦天下。劉病已也出獄,可是他的親人都在巫蠱之禍中,死於非命,後來輾轉被送到祖母史良娣娘家。史良娣是太子的一個侍妾,良娣是她的位分。劉病已被交給史良娣的兄長史恭撫養。史恭的母親貞君年歲已老,看到這孩子孤苦伶仃,心裡非常難過,就親自照看劉病已。
既然劉病已親人皆滅,那漢武帝怎麼確定那真的是自己的親曾孫!
漢武帝臨終前令掌管皇族事務的宗正將劉病已錄入皇家宗譜。劉病已遂從史家搬出,被養育於掖庭,其宗室地位得到法律上的承認。當時的掖庭令張賀曾謀職於太子府,感念劉據的舊恩,也同情劉病已的遭遇,對劉病已多了幾分照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