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地獄」寧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為何竟如此可怕?

將犯人流放寧古塔所處時代背景,應該特指清代,而流放的不僅有女犯人,還包括了男犯人。那為何說可怕呢?

01流放是怎麼一種刑罰

流放作為一種刑罰,起源很早,往上最早可以追溯到夏代。夏代最後一位國君夏桀,其被商湯打敗后,流放至今安徽巢縣。戰國時期,楚國的愛國詩人屈原先後兩次被放逐,楚懷王時期,屈原先是被流放至江北,到了楚頃襄王時期,又被流放到了江南。

「人間地獄」寧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為何竟如此可怕?

作為農業為主的古代,土地是安身立命之本,人們「安土重遷」的觀念濃重,客死他鄉被視為是非常大的不幸、悲哀,與自己過去生離的一刻,實際上也是死別,在未知的荒遠地界,時刻伴隨著生命結束的恐懼,是一種無盡的精神折磨。因此,流放在歷代一直被作為一種重要的刑罰。

此後,隋朝確立了「笞、杖、徒、流、死」新的無刑體系,並沿用至清末,流放一直是僅次於死刑的刑罰。隋朝對於流放,制定了「三流」的配套,即流放的距離一千里起步、往上還有一千五百里和兩千里兩個等級;唐朝在此基礎上「加量」,分為兩千里、兩千五百里、三千里三個等級,並被後世的宋元明清四個朝代沿用。

清軍入關后,對前代刑律加以完善,制定了《大清律例》,其中規定:

流人所在府至流放地的距離,與判決結果的誤差,不能超過一百里;每天的行程最少為50里,途中無故稽留,將受到懲罰;判決一個月內啟程,所在府縣派遣兩名差役全程押解流人,稱為長解;沿途府縣也需派出人員協助護送出管轄轄區,稱為短解。

「人間地獄」寧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為何竟如此可怕?

一路上的食物由途經的府縣供給,標準與監獄在押的犯人伙食無異,但遠遠不能滿足,長途跋涉而體能消耗巨大的流人,15歲以下的還只能得到上述食物供給的一半,因此,流人常常處於飢餓的狀態。

不僅如此,犯人還經常受到差役的肆意虐待,《水滸傳》中林沖在發配途中,便曾受到差役的「關照」,若不是魯智深的一路護送,林沖恐怕就嗚呼哀哉了;明朝宣德年間,有一次流放100多人,三分之二死在了途中。

02清代為何要將犯人,流放至寧古塔

此時廣大的東北地區尚未開發,存在大片的原始森林,一走好幾十里,甚至上百里都是荒無人煙,生存環境相當惡劣,所謂「龍興之地」的寧古塔,並不「興」;相較於沒有完全控制,存在大量反清勢力的南方,東北的控制權牢牢地掌握在清代統治階層手裡。

於是,東北地區成為了清代流放的「集散地」,一開始是瀋陽、尚陽堡,隨著寧古塔戰略價值的凸顯,清代統治者將各方面的犯人流放至此,以期達到開發建設的目的,寧古塔因此也成為了清代流放地的「代名詞」。那麼,寧古塔有什麼戰略價值呢?

「人間地獄」寧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為何竟如此可怕?

根據清代吳F臣《寧古塔紀略》記載:「相傳昔有兄弟六個,各佔一方,滿洲稱六為『寧古』,個為『塔』,其言『寧古塔』,猶華言『六個』也」。

可見,寧古塔並不是塔,在滿洲語中,是六個的意思。寧古塔有新城與舊城之分,分別位於現今黑龍江省海林市和寧安市,其地處「南瞻長白,北繞龍江,允邊城之雄區,壯金湯之帝里」,屬於戰略要衝之地,早在永樂四年,明朝便在此處建薩爾忽衛,隸屬奴兒干都司;萬曆年間,寧古塔又成為了努爾哈赤的一個重要軍事據點。

清軍入關天下初定,在盛京(瀋陽)設立了梅勒章京(相當於二品的副將),總攬東北地區事務。要論滿族政權的發跡之地,確切地說,應該是黑龍江地區,由此該區域受到清代統治者格外關注;另一方面毗鄰的沙俄勢力的迅速崛起,在順治康熙年間多次侵入。

「人間地獄」寧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為何竟如此可怕?

兩方面因素促成了,在黑龍江地區建立軍政合一的機構,以加強對黑龍江省、吉林省、內蒙古,以及烏蘇里江以東等廣大地區的統治和管理,最高軍政長官是寧古塔總管,最初其品級與盛京總管平級,後來品級升至從一品的寧古塔將軍,由此機構也相應地變更為寧古塔將軍衙署,為了應對諸多事務,機構下設四司:

戶司掌財政出納、官兵俸餉以及稅務等事務;兵司掌官兵訓練、官員升補以及邊事防務等;刑司掌旗民訴訟案件;工司掌管各項土木工程事宜。

03服役是綿綿無絕期

發往寧古塔的罪犯,一般都得接受勞役,而勞役分為為奴和當差兩種。為奴之人大都犯了,諸如謀反、叛亂等十惡不赦的罪行,這部分流人到達寧古塔后,被賞賜給了當地的八旗將士。

為奴之人不僅沒有人身自由,而且生命也沒有保障,主人是可以任意處置的,打死了奴隸,主人只需當官府備案即可,絲毫不用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因此奴隸逃亡的事件時有發生;更令人絕望的是,奴隸還不能為自己贖身,自己的子孫後代依舊延續著奴隸的身份。

當差根據身份的不同,又分為官犯和常犯。常犯即流放的平民,這部分人從事的是比較艱苦的差使,而官犯之人是指有身份的。順治年間發生的「南闈科場案」,導致了方章鉞、吳兆騫等八名舉人及家眷數百餘人被流放寧古塔,時任詹事府少詹事的方拱乾以及方拱乾四個兒子受到牽連而被一同流放。

「人間地獄」寧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為何竟如此可怕?

這部分有身份的人,不僅在流放途中得到了押解的兵丁和沿途的官員諸多照顧,而且到達盛京后,因為提前打招呼,方拱乾等人得以在盛京逗留了一段時日;到了寧古塔,大多安排在在驛站、官府等地從事一些雜役,但並不意味著輕鬆,吳兆騫曾有一封家書曾說,勞作從五更開始,直到日落才收工,期間很少休息時間。秋天收穫時,絕大多數糧食上交官府,僅僅剩餘一點點口糧。

服勞役的期限一般以10年為期,期滿后,綜合考察其具體表現,若改過自新者,則可准許其回原籍;但無期徒刑者,則永遠不得入關,除非皇上特批。「南闈科場案」中判處的流放之人,只有方拱乾、吳兆騫等少數人回到原籍,絕大多數永遠留在了寧古塔。

方拱乾得益於其殷實的家族,出巨資認修北京前門城樓,才獲准回到原籍,但方家的噩夢並沒有因此結束,方拱乾長子方孝標隨父一同赦免后,曾遊歷雲南、貴州,寫成《滇黔紀聞》;此書後來被人引述,導致了方孝標死後被開棺戮屍,其子孫再次流放。而吳兆騫則多虧好友顧貞觀,其在明珠家中擔任家庭教師,藉此之機,與明珠之子納蘭性德交好,從而讓吳兆騫回到了家鄉。

「人間地獄」寧古塔,是古代流放女犯人的地方,為何竟如此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