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史話丨67.春秋(32)周襄王時期(五)

本文為「風雨五千年」原創,首發於知乎平台,如需轉載請聯繫授權!

一、歷史年表

前640年(辛巳) 周襄王12年、魯公20年、齊孝公3年、晉惠公11年、秦穆公20年、楚成王32年、宋襄公11年、衛文公20年、陳穆公8年、蔡庄侯6年、曹共公13年、鄭文公33年、燕襄公18年、杞成公15年

前639年(壬午) 周襄王13年、魯公21年、齊孝公4年、晉惠公12年、秦穆公21年、楚成王33年、宋襄公12年、衛文公21年、陳穆公9年、蔡庄侯7年、曹共公14年、鄭文公34年、燕襄公19年、杞成公16年

前638年(癸未) 周襄王14年、魯公22年、齊孝公5年、晉惠公13年、秦穆公22年、楚成王34年、宋襄公13年、衛文公22年、陳穆公10年、蔡庄侯8年、曹共公15年、鄭文公35年、燕襄公20年、杞成公17年

二、歷史事件

前640年(滑國人背叛鄭國而順服衛國,鄭國的公子士、泄堵寇率師攻入滑國。齊國人與狄人在邢國會盟,為邢國謀划對付衛國的侵襲。楚國的令尹子文率師討伐隨國,與隨國講和后回國。宋襄公想要會合諸侯,謀求霸業。)

【鄭】滑國人背叛鄭國而順服衛國。夏季,鄭國的公子士(鄭文公之子,姬姓,鄭氏,名士)、泄堵寇(鄭國大夫,泄駕之後裔,姬姓,泄氏,名堵寇)率師攻入滑國。

【齊】秋季,齊國人與狄人在邢國會盟,為邢國謀划對付衛國的侵襲。這時衛國才擔心邢國。

【楚】隨國率領漢水以東的諸侯背叛楚國。冬季,楚國的令尹子文率師討伐隨國,與隨國講和后回國。

【宋】宋襄公想要會合諸侯,魯國大夫臧文仲聽說了,說道:「讓自己的願望服從別人是可以的,但是讓別人服從自己的願望就很難成功。」

前639年(宋襄公想主持諸侯的盟會,召喚楚成王,楚成王於是前往,到達盂地,拘捕了宋襄公,不久放他回國。魯國大旱,魯僖公想要燒死巫叮魂拔鬧偃白×恕[ス嗣鵒誦刖洌刖渥猶擁鉸徹#

【宋】春季,宋國、齊國、楚國在鹿上(宋國地名,在今安徽阜南縣南,一說在今安徽太和縣西)舉行會盟。宋襄公向楚國請求讓歸附楚國的中原諸侯奉自己為盟主,楚國人答應了。公子目夷說:「小國爭當盟主,這是災禍。宋國恐怕要滅亡了,失敗得晚一點就算是幸運的了。」

秋季,宋襄公同楚成王、陳穆公、蔡庄侯、鄭文公、許僖公、曹共公在盂(宋國地名,在今河南睢縣西北)相會。公子目夷說:「禍患就在這裡吧!國君的慾望太過分,那怎麼受得了?」結果楚國拘捕了宋襄公而討伐宋國。冬季,諸侯在薄(即亳,宋邑名,在今河南商丘市北)會盟,在魯僖公的調停下,楚國釋放了宋襄公。公子目夷說:「禍患還沒有完,僅僅這樣還不足以懲罰國君。」

【魯】夏季,魯國大旱。魯僖公想要燒死巫叮ㄅ祝鞽制淼幌掠甑娜耍凰滴准次茲耍噸稈雒娉斕幕穩耍j拔鬧偎擔骸罷獠⒉皇欠辣負翟值陌旆āP蘩沓槍⒔讜劑甘場⒓跎倏А⒅鋁ε┦隆⑷懊閌┥幔獠攀塹蔽裰薄N賭芷鶚裁醋饔媚兀可咸烊綣彼浪牽筒蝗綺蝗盟巧呂矗蝗綣悄茉斐珊翟鄭賬浪侵蠛翟只岣現亍!甭遲夜恿恕U庖荒輳淙荒旨⒒模揮脅:Α

【魯】任國(一作「仍」,風姓,傳為太昊之後,在今山東濟寧市東南,戰國時淪為齊國的附庸)、宿國(風姓,傳為太昊之後,在今山東東平東南,公元前684年為宋所滅)、須句(一作須朐,風姓,傳為太昊之後,在今山東東平西北。公元前639年為邾所滅。次年,魯伐邾,幫其復國。后再為邾所滅,前620年魯取之。)、顓臾(風姓,傳為太昊之後,在今山東平邑縣東,春秋時為魯之附庸,後為魯所滅),都是風姓之國。他們主持太昊與濟水的祭祀,而服從中原諸國。邾國人滅了須句,須句子(須句國國君,子爵)逃到魯國,這是因為成風(魯庄公之妾,魯僖公之母)是須句人的緣故。成風為此向僖公進言說:「尊崇明祀,保護弱小,這是周朝的禮儀。蠻夷擾亂中原,是周朝的禍患。如果封須句國,這是尊崇太昊、濟水神而修明祭祀、緩解禍患的做法。」

前638年(魯僖公討伐邾國,收復了須句國,讓它的國君回去。邾國人出師攻打魯國,魯僖公輕視邾國,被邾國打敗。宋國討伐鄭國,楚國救援鄭國。公子目夷勸宋襄公趁楚軍還沒有完全渡河而攻打他們,宋襄公不聽。楚軍全部渡過河,但沒有擺好陣勢,公子目夷勸宋襄公趁機進攻,宋襄公認為這樣做不符合仁義,結果被楚軍打敗。秦、晉兩國將陸渾之戎遷到伊川。晉惠公病重,太子圉在秦國做人質,從秦國逃了回去。周襄王的異母弟王子帶重新回到周都。晉國的公子重耳經過宋國,宋襄公用厚禮接待重耳,贈送他二十輛馬車。)

【魯】春季,魯僖公討伐邾國,收復了須句國,讓它的國君回去,這是合於禮的。

邾國人由於魯國幫助須句的緣故,出師攻打魯國。魯僖公輕視邾國,不作準備就去抵禦。臧文仲說:「國家沒有大小之分,都不可輕視。沒有準備,雖然人多還是不可以依靠。《詩經》說『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又說『謹慎啊謹慎,上天光明普照,得到上天保佑不容易啊!』以先王的美德,尚且沒有不困難的,沒有不戒懼的,何況我們小國呢!國君不要認為邾國弱小,黃蜂、蠍子都有毒,何況一個國家呢?」僖公不聽。秋季八月丁未日(即八月初八),僖公與邾軍戰於升陘(魯國地名,今地不詳),魯軍大敗。邾國人獲得僖公的頭盔,將它掛在邾國的城門上。

【宋】春季三月,鄭文公去楚國。夏季,宋襄公、衛文公、許僖公、滕子(滕國國君,子爵)一起討伐鄭國。目夷說:「我所說的災禍就在這裡了。」

楚國人討伐宋國,以救援鄭國。宋襄公準備迎戰,大司馬目夷勸阻說:「上天拋棄商朝已經很久了,你想復興它,這是上天所不肯饒恕的事。」宋襄公不聽。冬季十一月己巳日,即十一月初一,宋襄公與楚國人在泓水(水名,在今河南柘城縣)交戰。宋軍已經擺好了陣勢,楚軍還沒有完全渡過河來。目夷說:「彼眾我寡,趁著他們還未全部渡河,請國君下令攻擊他們。」宋襄公說:「不可。」楚軍全部渡過了河,還未擺好陣勢,目夷又勸宋襄公出擊。宋襄公說:「不可。」宋襄公等楚軍擺好陣勢之後才下令攻擊,結果宋軍大敗。宋襄公的大腿受了傷,他的侍衛全被楚軍殲滅。

宋國都城的人都責備宋襄公。襄公說:「君子不殺害已經受傷的敵人,不擒獲頭髮花白的敵人。古時的用兵之道,不在地勢險要的地方攻擊敵人。我雖是商朝亡國者的後代,但不攻擊還沒有擺好陣勢的敵人。」目夷說:「國君不懂得戰爭之道。強大的敵人,在險要的地方無法布陣,這是上天在幫助我們。趁著敵人受阻的機會進攻他們,不也是可以的嗎?即使如此,還擔心不能取勝呢。況且當前同我們爭鋒的人,都是我們的仇敵。即使是年老的敵人,能夠俘獲的就抓回來,何必考慮他的頭髮是否花白呢!使士兵認識到戰敗的恥辱,訓練他們作戰的方法,目的就是為了殺敵。敵人受傷未死,為什麼不可以再殺傷他一次?如果不忍心再殺傷,那麼一開始就不應當傷害他。如果憐憫頭髮花白的敵人,那就應當向他們屈服。三軍將士,是憑藉有利條件來作戰的;鳴金擊鼓,是用聲音來鼓舞士氣。出現有利的機會,就加以利用,在險要的地方進行攻擊是可以的;響亮的鼓聲是為了鼓舞士兵的鬥志,向那些沒有擺好陣勢的敵人進攻也是可以的。」

丙子日(即十一月初八)早晨,鄭文公的夫人羋氏(楚女,亦稱文羋)、姜氏(齊女)在柯澤(鄭國地名,應在鄭都附近)慰勞楚成王。楚成王派師縉(楚國樂師)把俘虜和割掉的敵人左耳給她們看。君子說:「這是不合乎禮的。婦人送迎不出房門,會見兄弟不出門檻,戰爭中不接近婦人使用的器物。」

丁丑日(即十一月初九),楚成王進入鄭都接受享禮,主人敬酒九次,庭院里陳列的禮品有上百件,外加籩豆裝盛的食物六件。宴會結束,楚成王夜間出城,文羋把他送到軍中。楚成王帶著文羋的兩個女兒回去。鄭國大夫叔詹說:「楚王恐怕不得善終吧!實施禮節而最終男女無別,男女無別就不能稱為有禮,他怎麼會得到善終呢?」諸侯因此知道楚成王不能完成霸業。

【周】起初,周平王東遷洛邑的時候,大夫辛有(周武王的太史辛甲之後裔,姒姓,辛氏,名有)到伊川(伊水所經之地,在今河南嵩縣至伊川縣一帶),見到有人披著頭髮在野地里祭祀,他說:「百年之內,這裡就要變成戎人的土地了!它的禮儀已經先消亡了。」

秋季,秦、晉兩國將陸渾之戎(戎人的一支,允姓,居住在陸渾,在秦、晉的西北)遷到伊川。

【晉】晉國的太子圉在秦國做人質,準備逃回晉國,對妻子嬴氏(即秦穆公之女懷嬴,起初嫁給太子圉為夫人,後來又嫁給太子圉的叔父晉文公,改稱辰嬴)說:「與你一起走好嗎?」嬴氏回答說:「你是晉國的太子,而屈居在秦國。你想回去,不也是應該的嗎?我們國君之所以讓我做你的妻子,是為了使你安心。跟著你回去,是拋棄了國君的命令。我不敢跟你走,但也不敢泄露你的計劃。」於是太子圉就逃回晉國。

【周】大夫富辰對周襄王說:「請你把王子帶從齊國召回來。《詩經》說『和他的鄰居相處融洽,姻親才會十分友好』,我國兄弟間都不融洽,怎能埋怨諸侯的不順服?」襄王聽了很高興。王子帶從齊國又回到京師,這是周王把他召回來的。

【宋】宋襄公十三年,晉國的公子重耳經過宋國,宋襄公因為在泓水之戰中被楚軍射傷,想得到晉國的援助,就用厚禮接待重耳,贈送他二十輛馬車。

參考書目:

1.《中國歷代名著全譯叢書・左傳全譯》[春秋]左丘明著 王守謙等譯註(貴州人民出版社,1990年11月第1版)

2.《史記》 [漢]司馬遷著 韓兆琦譯註(中華書局,2010年6月北京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