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央視網消息: 在第一季《百年·接力》的節目中,我們認識了「前輩同志」顧海樓,抗戰時他送過雞毛信,搶過敵人的糧,解放后,他為祖國造出了第一輛「乘風牌」三輪汽車。第一季節目播出后,他因為「追星」航天員楊利偉上了熱搜,被百萬網友點贊「可可愛愛」!比起百歲老黨員、百歲老戰士,我們更願意叫他百歲少年。除了迷航天,顧老還是個「軍迷」,時時關注著國防建設,心心念念著軍隊現代化,他說「光有大炮不行,還得有導彈」。我們今天的任務,就是用鏡頭帶著百歲少年顧海樓,一起去看「大國長劍、東風問天」。

  採訪顧老時,留給我們最深的印象就是「人生滿百,依然少年。」

  記者: 您想看看哪個(裝備)呀?

  百歲老黨員 老戰士 顧海樓: 我想看上天的東西。

「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80年前,19歲的阜寧少年顧海樓參加了革命,外號「顧大膽」的他,敢帶著人搶鬼子的糧。彼時,這個熱血少年最遺憾的就是,武器太差,打著不過癮。

  2021年,100歲的顧海樓告訴我們,他不怕老,也不怕死,還可以為革命犧牲一切!雖然現在眼睛花了,但他每天都從廣播里追國防軍隊建設的熱點。

  百歲老黨員 老戰士 顧海樓: 我們的部隊現在也是要現代化的,不是過去的小米加步槍了,現在大炮都不行了,還得有導彈,要在天空佔一份力量。

  對,大炮都不行,還得有導彈。我們今天的任務,就是用鏡頭帶著19歲少年顧海樓的遺憾和百歲少年顧海樓的心愿,一起去看「大國長劍 東風問天」。

「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這枚後來被命名為「東風1號」的導彈飛行時間是442秒,最大射程是590千米,起飛總重量 20.4 噸,它的成功發射結束了我國沒有戰略導彈的歷史。

「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60多年來,「東風家族」不斷發展壯大,成為我國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

  作為執掌「大國長劍」的部隊,火箭軍經歷了由「兵」變「軍」的歷史跨越。1966年7月1日,經毛澤東主席批准,中國戰略導彈部隊在北京正式成立,由周恩來總理親自命名為第二炮兵。2015年12月31日,第二炮兵更名為火箭軍,成為了與陸軍、空軍、海軍、戰略支援部隊平行的戰略軍種。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正按照核常兼備、全域懾戰的戰略要求,努力建設成為一支強大的現代化火箭軍。

  我們這次要給顧老看的,就是這樣一支新型導彈勁旅。目前,他們正在進行「先鋒營」「王牌架」「標兵號手」的比武競賽。這次比武有個原則,叫「仗怎麼打就怎麼比」,今天夜裡,比武要進行到最白熱化也是最晚的環節,紅藍對抗模式下的火力突擊。

「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對於火箭軍來說,「火力突擊」中的「火力」,就是導彈。而「紅藍對抗模式」下的火力突擊,指的就是號手們執行導彈發射流程時,還會遭遇藍軍設置的各種敵情險情。

  藍軍導調員: 2架,你方在機動過程中,遭遇敵特襲擊,駕駛員陣亡。

  這是藍軍設置的第一個特情——道路襲擊。

  火箭軍某旅 導彈發射車指揮長 劉淵: 報告營長,我架駕駛員受傷,建議由我代替駕駛員繼續執行任務。

  行家一看,就知道這個特情設置得挺「狡猾」。在夜暗行進的途中,讓一輛發射車失去駕駛員,無異於釜底抽薪。但今天接受考驗的這架導彈發射車可是上個賽季的「王牌架」,當然有「後手」。在火箭軍新軍事訓練大綱中,「一專多能」被列入了操作手訓練的硬性要求,號手們平時也會學習全部發射專業,以應對戰時意外造成的減員。但沒想到,就連駕駛員這個冷門崗位也有人兼通。

  凌晨1時,各發射車抵達比武陣地,完成發射前的準備。

  人們普遍認為,現代戰爭是核威脅背景下的高技術兵器對抗,所以,遭遇核生化襲擊也是比武考核中經常設定的特情之一。但這次特情下達時,號手正在發射車上作業,需要在狹窄的空間里完成防護。

  藍軍導調員: 由於防護措施不及時,1號、2號操作號手陣亡。

  在藍軍導調員接連發布的特情下,目前2號發射車只剩下了一名操作號手——指揮長劉淵,他要獨自完成最後的發射流程。

  過去有一句形容火箭軍的話,叫「百人一桿槍」,講的就是導彈發射操作複雜,需要各個環節的號手默契配合。

「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近幾年,隨著裝備的集成化程度與智能化程度更高,只需要幾名號手就能完成發射。但是,這幾名號手已經是崗位整合過的最優配置。現在只剩下一名,能完成這項任務么?

  最終,2號發射車成功完成發射流程。對他們來說,距離衛冕這個賽季的「王牌架」又近了一步。

  上個賽季,這個旅評選出了2個先鋒營,6個王牌架,50個標兵號手。比武競賽採取的是「營營對抗、架架排序」的方式,也就是說是兩個參賽單位之間的互考。所以我們看到藍軍導調員,導調出的特情會非常刁鑽。

  火箭軍某新型導彈旅旅長 陳偉: 真到了考場就像上了戰場一樣,我換位思考,首先我要知敵,就是他可能會有什麼樣的威脅,用什麼樣的手段採取什麼樣的戰術戰法來對付我。所以我們把自己可能會遇到的各類的故障困難險情都想到了,這樣到未來的戰場上才能應對自如。

  第一波次的火力突擊完成後,參加比武的發射營又接到了上級第二波次火力突擊的命令。在進行第二波次的火力突擊前,他們要先去轉載陣地補充導彈,這個過程相當於給槍換彈夾。

  總台央視記者 李楸: 我們現在來到了轉載陣地,現在轉載保障車正在用機械臂把導彈吊裝到發射車上。現場裝備的噪音非常大,所以我們指揮員要用哨音和旗語來指揮操作號手,他們之間要配合得非常默契才能保證導彈轉載的過程中精準對接。

  轉載完成後,天已經蒙蒙亮,導彈發射車再次出動,啟動第二波次火力突擊。

  近年來,像這樣的跨晝夜演練、跨區駐訓已經成為常態化,火箭軍部隊時刻保持常備不懈、枕戈待旦的戰備狀態,戰車機動越來越遠,作戰半徑越來越大,具備全道路機動、全地域發射、全方位控制、全天候突擊能力,誕生數支「百發百中旅」。目前,擔負戰備值班部隊全時保持高度戒備狀態,發射單元彈在架上、隨時待發、接令即打。

  百歲老黨員給東風快遞員捎句話

「百歲少年」顧海樓:來!一起看東風問天!

  這兩天,顧老收到了一份署名「東風快遞員」的快遞,快遞里就是我們大屏上看到的,我們採訪的這個新型導彈旅寄給老人一架發射車模型,還有一張卡片,上面寫著「我們一定傳承好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的戰鬥精神,鍛造戰略鐵拳、保衛和平安寧。」「祝願顧老健康長壽,繼續乘風破浪!」顧老說,他的心愿完成了,特別高興,他也托我們欄目,給東風快遞員捎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