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最近熱播電視劇《大宋宮詞》,讓觀眾領略到宋真宗趙恆與皇后劉娥的故事。多年來,影視劇塑造的劉娥,有的是權欲熏心、有的是低調樸素,甚至還有「狸貓換太子」的民間故事來展現她的善妒……

垂簾聽政十一載,她最後甚至身著天子袞衣在太廟祭祀,似乎展現了野心。但最終她又還政於仁宗,沒去當第二個武則天。

那麼,歷史上真實的劉娥,究竟什麼樣?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影視劇中的劉娥。來源/電視劇《大宋宮詞》劇照

崛起阡陌之中

初時,劉娥雖也出身將門,但由於父母太早離世,她的童年經歷大多跌宕坎坷。

劉娥祖籍太原,生於宋太祖開寶元年(968)正月八日,祖父劉延慶在五代十國的後晉、後漢時任右驍衛大將軍(後晉高祖石敬瑭起兵於太原南,而後漢則建都太原),父親劉通是宋太祖時的虎捷都指揮使,領嘉州(今四川樂山)刺史,因此劉家舉家遷至今成都華陽地區。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北宋成都地區一府三州二軍圖。來源/譚其驤主編《中國歷史地圖集》

對於劉娥的出身,《宋史・列傳第一》載:

「初,母龐夢月入懷,已而有娠,遂生后。后在襁褓而孤,鞠於外氏。善播鞀。蜀人龔美者,以鍛銀為業,攜之入京師。」

這些記錄不免史官的刻意雕砌――劉娥之母龐氏在身感有孕時曾夢見一輪月亮進入自己的腹中,而在古時,天子為日,皇後為月。

劉娥出生后不久,其父劉通便奉命出征,誰料一去不還。尚在襁褓中的劉娥便被母親寄養娘家。由於家道中落,劉娥雖有機會讀書識字卻沒能錦衣玉食,很小就學會了一門擊鞀(撥浪鼓)的技藝,善說鼓詞。十歲出頭,劉娥出門賺錢謀生,成為一名樂伎。十三、四歲時被鄰居龔美看中,為其贖身並娶為妻子。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鞀」(táo)。來源/網路

龔美是一名銀匠,史書對其評價是:「初事真宗於藩邸,以謹力被親信。」

「謹力」二字,足見此人恭謹踏實。彼時,龔美拉風箱煉銀,妻子劉娥撥鼓招攬生意,其情景頗有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當壚賣酒夫唱婦隨的浪漫。後來,龔美有心外出謀生,不久便帶著劉娥離開四川,來到京城開封。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樂伎劉娥。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而在劉娥顛沛起伏的過程中,另一邊的趙恆也非順風順水。原本作為趙匡胤的皇侄,他並無登上皇位的機會。親父既是親王京尹,又手握兵權,跟伯父也是互相制衡、競爭甚至威脅的關係。後來,隨著趙匡胤遷都失敗又暴亡,其父登基並清除了潛在的競爭對手。趙恆則眼睜睜見證當年伯父家的堂兄弟甚至自己一奶同胞的大哥,都相繼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青年趙恆。來源/電視劇《大宋宮詞》劇照

即便最終得到了皇位,他所面對的也是巨大的精神壓力。太宗駕崩時留下的,是外憂內患、國庫虧空的「爛攤子」。

一力承擔祖宗家業是後來的事,遇到劉娥時,趙恆還叫趙元侃,年僅十六,那時他尚未被冊立為太子。自蜀地來到開封的龔劉二人,日子並未如最初所願般美滿,好在龔美鍛銀的手藝多事達官貴人,加上為人和善,廣結善緣,其中就有當時王府的僕從張耆。

恰逢此時,尚未婚配的趙恆因聽聞蜀女才貌雙全,便讓隨從張耆暗中物色。

一來二去,一拍即合,十六歲的趙恆同十五歲的劉娥就此相遇,很快便如膠似漆。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趙恆與劉娥。來源/電視劇《大宋宮詞》截圖

千淘萬漉始到金

所有看似完滿的故事,實則暗含張力。

此時,宮中雖波雲詭譎,但趙恆的天家未來已經初現端倪。趙恆乳母秦國夫人知道劉娥的存在後,認為其出身低微配不上趙恆,在勸說趙恆不要親近劉氏未果后,直接報與宋太宗來干預處理。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宋太宗趙光義。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太宗得知大為震怒,使出兩招替兒子斬斷「孽緣」:一是降旨將劉娥逐出京城,二是將北宋開國名將忠武軍節度使潘美的八女兒指婚給趙恆。此時,二十歲的趙恆進封壽王,加檢校太傅、開封府尹,十六歲的潘氏受封為莒國夫人。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潘玉姝。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趙恆雖迫於皇命把劉娥送出了王府,卻還是不忍分別,將其偷藏在張耆府中。張耆為人謹慎,為了避嫌,更是命人好生侍奉劉娥,自己搬了出去。就這樣,趙恆常來府中私會,原本無名無分伴了趙恆五年的劉娥,又被金屋藏嬌十五年。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劉娥。來源/電視劇《大宋宮詞》劇照

這十五年時光隱在深閨,於劉娥而言,是莫大的幸福。她專攻學問、博覽群書,達致史書所志的「后性警悟,曉書史,聞朝廷事,能記其本末。」

至道三年(997年)三月癸巳日,五十九歲的宋太宗趙光義病逝,遺詔傳位於已立為太子兩年的趙恆。趙恆繼承大統,終於能正大光明跟劉娥接觸。

當年奉太宗之命娶的王妃潘氏,婚後六年便病逝,死時並無子嗣。潘氏去世兩年後,太宗又賜婚於宣徽南院使郭守文的次女郭氏,十七歲的郭氏初封魯國夫人,不久又晉封秦國夫人。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郭清漪。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趙恆繼位后,照例冊立郭氏為皇后,六月追封潘氏為庄懷皇后(後來宋仁宗改為章懷皇后)。景德元年(1004年)正月,封劉娥為四品美人,當時,郭皇后之下,只有劉美人為尊,連王府姬妾楊氏都只被封為五品才人。此時,劉娥已經36歲,可是她聰慧溫柔,一直獲得真宗的專寵。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劉娥。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這一時期,後宮也算充裕,但真宗的子嗣卻並不長命,五名皇子居然一個也沒能活過十歲。此時真宗年近四旬,為防萬一,只能將宗室之子養在皇宮內。

景德四年(1007年),郭皇后病逝,當時真宗雖想立劉氏為後,但是她既無子嗣又出身低微,群臣們都不贊同,真宗不悅,索性讓后位空缺,不談立后之事。

真宗子嗣單薄,劉氏卻也長年無法懷孕。一日,劉娥身邊的侍女李氏突然夢到仙人下降為子,恰好這位侍女也頗得真宗喜歡,受到寵幸後於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誕下一子,取名趙受益,即後來的宋仁宗趙禎。當時的劉娥還未被冊封皇后,且也年過四十,認為自己不會再懷孕的她遂接受了這個孩子,抱來宮中同另一嬪妃楊氏共同撫養,並嚴禁宮人向孩子說明真相。趙恆很寵愛劉娥,默許她抱養李氏之子。劉娥細心撫育趙受益,母子感情十分融洽,皇子從小就叫劉娥大娘娘,叫楊氏小娘娘,且一直認為劉娥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趙禎生母李婉兒。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對劉娥本人而言,擁有子嗣對她後來順利冊立為後,以及真宗逝后得以大權獨握、垂簾聽政,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十一月,真宗晉封劉修儀為德妃,並為百官加官進爵,冊后禮儀一應從簡,既不讓官員進賀,也不搞封后儀式,封后詔書也迴避朝臣公議,只下令將封后詔書傳至中書省。十二月丁亥日,四十四歲的劉氏終於成為一朝之後。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劉娥封后。來源/電視劇《大宋宮詞》劇照

不過,劉娥留子的故事後來在民間演繹為「狸貓換太子」,劉娥也在民間被塑造為狹隘妒忌、殘害忠良,甚至企圖謀奪大宋江山的「一代奸妃」形象。

事實上,劉娥死後,八王爺趙元儼(後世藝術作品中「八賢王」的原型之一)還是告訴了宋仁宗真相。得知劉娥並非自己生母,而生母李妃娘娘至死都不得與自己相認后,仁宗傷痛欲絕,幾日不能上朝。其時,仁宗還派兵包圍劉氏親眷的府邸,並遣人到李妃靈柩所在的洪福院查看,結果發現李宸妃被以後禮下葬,在水銀養護下,面色如生。得知消息后,仁宗感嘆道:「人言豈可盡信!」

隨後,仁宗在劉娥靈柩前焚香祭拜,哭著說:「自今以後,大娘娘一生清白了!」不過,仁宗為讓生母享受到生前未曾得到的名分,經朝廷上下商議后,將真宗的第一位皇后郭氏列於太廟之中,而另建一座奉慈廟分別供奉劉氏、李氏的牌位。劉氏被追謚為庄獻明肅皇太后,李氏被追謚為庄懿皇太后。

仁宗身世大白於天下,只是這「開棺改葬,追謚陪葬」之舉還是成為轟動朝野的大事。當時仁宗還下旨,嚴禁朝廷和民間妄議太后臨朝之事,但從傳承後世百年而不衰的民間故事來看,還是未能如願。

太后臨朝十餘年,天下晏然

民間對於劉娥的負面評價並非主要出於「換太子」的傳說,而更多對其在真宗去世后的干政之舉有所不滿。《宋史》中曾記載:

「真宗退朝,閱天下封奏,多至中夜,后皆預聞。宮闈事有問,輒傅引故實以對。」

可見,才華出眾的劉娥早已成為真宗的得力助手,皇帝每日批閱奏章,劉皇后必侍隨在旁。皇帝外出巡幸,也要帶上劉氏。

天禧四年二月(1020年),真宗患病,上呈的日常政事便都交予皇后劉氏處置。後來,真宗病重,專門下詔由皇太子趙楨在資善堂聽政,而皇后從旁輔助,來穩定朝綱。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新舊交替。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乾興元年(1022年)二月甲寅,54歲的宋真宗趙恆病逝於延慶殿,遺詔曰:尊後為皇太后,軍國重事,權取處分。

此時小皇帝趙楨只有十一歲,實際上就是由劉氏處理政務。當時,關於太后與少帝坐朝的位置,大臣們也爭議許久,宰相丁謂建議,朝會時皇帝坐朝承明殿,太后另擇地方聽彙報。劉太后認為不可:「皇帝視事,當朝夕在側,何須別御一殿?」於是,宋仁宗與劉太后五天上一次朝,皇帝居左,太后坐右,皇帝稱「朕」,太后稱「吾」。

真宗在位時,劉后掌政之事得到朝中大臣反對,其中就以寇準和李迪為首,為制衡寇準,劉后便倚重錢惟演和丁謂。待仁宗繼位后,丁謂一心想獨攬大權,欺上瞞下,以為劉氏是女子,見識不長,系列舉動終使劉太后怒不可遏。當年六月,與丁謂勾結的宦官雷允恭被誅,丁謂罷相貶謫。丁謂被貶后,劉太后便同仁宗趙楨一起聽政決事,也就此開始了自己長達十一年、顯赫一時的垂簾聽政生涯。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寇準。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十一年間,劉太后號令嚴明、賞罰有度,善於聽取士大夫們的意見。王曾、張知白、呂夷簡、魯宗道都相繼得到重用。

其任人唯賢的作風還體現在嚴格約束朝臣之後上。在一次封賞儀式中,劉太后命大臣們上報自己的子女親朋名單,大家以為是要擇優提拔,紛紛上報,所列名單連篇累牘。而劉太后則是將收集來的名冊掛在卧室,名為「百官公卿親族表」,每每有人推舉官員,劉太后就先查驗名單,除非被證明有奇才,否則列入者基本不用。

此外,劉太后還推出「約束子弟詔」,要大臣百官帶頭教訓子女親朋,奉公守法;違反子弟詔,劉太后嚴懲不貸。不少大臣對此耿耿於懷,但劉太后的政策卻得了天下的信任。劉太后聽政時期,雖「政出宮闈」,卻「號令嚴明」。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劉娥。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劉太后也給仁宗樹立了法紀朝綱,當年許多賢臣也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比如,仁宗曾想冊立嬌艷嫵媚的張美人為皇后,廢除郭氏,劉太后阻止了他。太后死後,仁宗按照自己的意願施行,甚至默許張美人派奸醫借看病之名毒死郭氏。這時,劉太后時期起用的大臣范仲淹出來陳述利害,仁宗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罷免張美人,厚葬郭氏,追認為後。後來仁宗繼續重用范仲淹等人,從此再也沒有犯過大錯。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劉娥。來源/電視劇《大宋宮詞》劇照

那麼關鍵的問題來了,參政多年,劉太后究竟有沒有萌發過當「武則天」的念頭?我們來看看這段對話――

一次,她問魯宗道:「唐武后如何主?」

回曰:「唐之罪人也,幾危社稷。」

太后聽后,沉默不語。

這些年,不時有人試圖向劉太后獻媚取寵,如方仲弓就曾奏表上疏,請太后像武則天一樣建劉氏宗廟。起初,劉娥有些猶豫不決,但在跟老臣商議后,還是果斷放棄。

後來,程琳獻圖《武后臨朝圖》暗示劉太后稱帝,太后見圖親擲於地,斥責道:「我絕不會做這樣的事!」太后表態后,群臣如釋重負,仁宗對此也心懷感激,恭孝唯謹,更於天聖七年(1029年)九月頒布詔書,將太後生辰長寧節的儀禮升級到與皇帝生辰乾元節相同的程度。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少帝仁宗。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明道二年(1033年)二月,朝中舉行祭太廟大典,劉太后自覺天命已不久,想要在生前穿一次天子袞冕,便提出自己要著袞冕祭祀太廟。群臣大嘩,卻只得將皇帝袞衣上的飾物稍減了幾樣,呈了上去。二月乙巳這天,皇太后劉氏穿著天子袞衣、頭戴儀天冠,在近侍引導下步入太廟行祭典初獻之禮。

為了將這場典禮做得圓滿,亞獻者為皇太妃楊氏、終獻者為仁宗皇后郭氏。儀式結束后,劉太后在太廟文德殿接受了群臣給自己上的尊號:應天齊聖顯功崇德慈仁保壽皇太后。

自此,徹底還政於仁宗。

三月,劉太后病重,仁宗大赦天下,四處徵召名醫,幾天後,劉太后病逝於寶慈殿,享年六十五歲。

第二日,仁宗在皇儀殿召群臣,哭道:「太后臨終前數度拉扯身上衣服,可有什麼心愿未了?」參知政事薛奎曰:「太后不願先帝見她身穿天子服入葬。」仁宗恍然大悟,下令給劉太后換上皇后冠服。

後世回看劉太后垂簾聽政十一載的歷史時,不免將其與武則天做比較。

武則天執政期間,行事作風高調浪漫,造名武,日月當空,透出一種捨我其誰的自信。儘管後世多有批駁,但其在政治表現中的「明察善斷」、知人善任、輕徭薄賦、獎勵農桑、改革吏治等舉措,著實彰顯治國之才。但同時又漸興「酷吏」,到晚年更豪奢專斷。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武則天畫像。來源/網路

相形之下,劉太后更像是無為而治,行事作風極為低調,從丈夫手中接過江山,勤懇守護十一載,晚年劉娥雖穿了袞衣,卻始終沒有觸碰最為關鍵的紅線,還政於仁宗,算是「功德圓滿」。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劉娥。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很多年後,曾中傷過劉太后的李迪曾向其「道歉」:「臣受先帝厚恩,今日見天子明聖,臣不知皇太后盛德,乃至於此。」

《大宋宮詞》里的劉娥,到底有怎樣的逆襲人生?

劉娥。來源/「大宋宮詞」官方微博

歷史學家蔡東藩這樣評價劉娥:「劉氏有呂武之才,無呂武之惡,其事郭后也以謹,其待楊妃也以和;即宮中侍兒,得幸生子,飾為己有,跡近詭秘,但上未敢欺罔真宗,下未忍害死李侍,第不過藉此以攫后位,希圖尊寵,狡則有之,而惡尚未也。然後世已深加痛嫉,至有狸奴換主之訛傳,歸罪郭槐,歸功包拯,捕風捉影,全屬荒唐。」

參考文獻:

《宋史》

《涑水紀聞》

《劍橋中國隋唐史》

知乎問題:宋真宗章獻明肅皇后劉娥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於彼朝陽的回答,參見:https: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6574329/answer/1795519071

晏建懷:《皇后劉娥「垂簾聽政」》,載《書屋》2011年第12期。

趙偉:《北宋劉娥升職記》,載《看歷史》2016年第10期。

馬駿:《百年之間兩劉娥》,載《文史月刊》2012年第3期。

END

者丨

樵欞

編輯 | 詹茜卉

來源 | 國家人文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