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一,跨過鴨綠江 :

1950年10月25日至26日,一支與眾不同的參戰部隊跨過鴨綠江,出現在朝鮮戰場上。

這支部隊幾乎打滿了朝鮮戰爭全場,從第三次戰役開始脫穎而出。

而在它爆發出驚人的耀眼光芒之前,是一支鮮為人知並不被人看好的部隊。因為起義部隊的身份,曾被嚴重低估戰鬥力。

然而,就是這樣一支被小看的部隊,在保家衛國的朝鮮戰場上,爆發出了驚世駭俗的能量,以令人難以置信的戰績,撼動了全軍,感動了統帥。

這支部隊就是在朝鮮戰場上威名赫赫的中國人民志願軍第50軍。

其前身是1948年10月17日,由中將軍長曾澤生率領在長春戰場起義的原國民革命軍滇系第60軍。

這支解放戰爭時期,被林彪的東北野戰軍打的東奔西跑、狼狽不堪、幾乎一觸即潰的雜牌部隊,外號「60熊」。

在抗美援朝戰場上,這支脫胎換骨的部隊,讓世界上最強大的聯合國軍聞風喪膽,一度被認為是中國軍隊中最厲害的部隊,其悍烈的戰鬥作風和驕人的戰績,被人稱做「50凶」。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有人說,這支部隊打內戰「熊」,對外作戰「凶」。

我看也不盡然,沒有組織,人再多都是渣;沒有優秀的組織者,再好的團體都會與勝利無緣。

縱觀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民族特性,歷來不缺慷慨悲歌、捨生取義的英雄,只是要看哪一個組織者能喚醒普通人身上的民族血性。

為誰而戰,這才是發揮出這些優秀民族士兵能量的關鍵核心之所在。

回看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龍雲任第一集團軍總司令,派國民革命軍第58、60軍以及新三軍,三個整編軍20多萬人,從雲南浩浩蕩蕩奔赴到抗日最前沿。

第60軍先後參加了徐州會戰、武漢會戰、南昌會戰和長沙會戰。雖然最終都以失敗告終,但第60軍在徐州會戰中,負責防守禹王山一線,以巨大傷亡血戰27晝夜而陣地巍然不動,之後又為台兒庄大捷作出重大貢獻,前後傷亡達13000多人,也算打出了實力,打出了氣勢。

後來朝鮮戰場上的驚人表現,也證明了脫胎換骨后的第50軍是打防禦戰最好的部隊,沒有之一。

但到了解放戰爭時期,第60軍在東北卻被林彪打得潰不成軍,兩個主力師多半灰飛煙滅,重新整編后奉命守長春。

1948年10月17日,第60軍終於在軍長曾澤生率領下於長春起義,並迫使一起守長春的新編第七軍一起接受解放軍改編,番號改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50軍,下轄第148、第149、第150師。

編入人民解放軍序列后,從各老部隊、院校調入1500名骨幹,按照建軍原則建立了各種制度,特別是政治委員和政工制度。

同時,對部隊進行了組織上、思想上、作風上「脫胎換骨」的改造,從而使這支部隊成為了一支新型人民軍隊。整編后南下投入了波瀾壯闊的全國解放戰爭。參加過鄂西會戰,后配合劉鄧大軍入川作戰,其表現也稱得上可圈可點。

但作為解放軍中的一個「小弟弟」,有百鍊成鋼的解放軍老部隊諸位「大哥」沖在前面,第50軍始終成不了一線部隊。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7月,中央軍委決定由鄧華的十三兵團為主,調撥五個軍組建東北邊防軍。

除了十三兵團的第38軍、39軍、40軍和42軍之外,急令已經分散在湖北、河南一帶從事農墾、水利、剿匪、營房建設等任務的第50軍,倉促放下還沒完成的工作,集結北上,劃歸東北軍區新成立的東北邊防軍建制。

當東北邊防軍更名為中國人民志願軍之時,第50軍是當時東北地區五個軍中,唯一沒有編入志願軍建制序列的部隊,而是仍直接受東北軍區統轄的衛戍部隊。

1950年10月19日,鄧華的十三兵團作為首批入朝作戰的志願軍部隊跨過鴨綠江。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接到毛澤東電令,陳毅命令宋時輪的第9兵團提前北上,直開東北。

到1950年10月21日,兼任志願軍副司令員的鄧華,要求調一個軍負責維護後方交通線安全,並作為志願軍總預備隊。

中央軍委同意后,寧願從千里之外的天津,把第66軍匆忙調到朝鮮,也沒有動用鴨綠江邊的第50軍。

明顯被低估的第50軍已經陸續交出現有裝備,準備成建制地改為炮兵。

10月24日晚10點,第50軍政委徐文烈突然接到中共中央東北局書記、東北人民政府主席、東北軍區司令員兼政委高崗的電話,命令第50軍恢復原裝備,即刻乘火車往中朝邊境火速開進。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1950年10月25日,在十三兵團打響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的時候,第50軍也於這一天開始跨過鴨綠江,趕赴前線。

這一天,後來也被國家定為抗美援朝紀念日。

二,知恥后勇 :

由於倉促上陣,各方面準備不足,再加上戰鬥力被嚴重低估,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戰役中,屬於配合主力部隊作戰的第50軍沒有什麼上佳表現。

10月29日,當擔任戰役預備隊的第50軍到達指定位置,第一次戰役已經進入了尾聲,十三兵團老大哥已經殲敵大部。

第二次戰役,是志願軍在抗美援朝戰場上,戰況最為激烈、戰果最為輝煌的一次勝利。

1950年11月25日開始,西線鄧華的十三兵團,和東線宋時輪的第九兵團以簡陋的裝備,憑藉高超的戰術和頑強的意志,克服了種種艱難險阻,把聯合國軍從鴨綠江邊,一口氣趕過了三八線。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十三兵團第38軍就是在這次戰役中,被一向很少表揚誰的彭德懷,充滿激情地稱為「萬歲軍」。

而第50軍148師奉命切斷泰川、博川公路,阻敵西援;第149師一個加強團向已逃竄的美24師一個團進攻。但由於遭敵阻擊、行動遲緩和兵力不集中等原因,部隊連續三夜撲空。

11月29日,第50軍又奉命向博川東南穿插,直取安州,配合主力殲滅清川江北岸之敵。

第二天,第148師和第149師進至大寧江西岸,由於橋樑被敵破壞,未能過江,又錯過了殲敵的機會。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雖然並沒有影響到大局,但在如此輝煌的勝利之下毫無建樹不說,也使整個戰役的勝利沒有達到最大化。

戰後總結會議上,志願軍司令部沒有對第50軍提出任何批評。可能對第50軍原本也沒抱多大希望。打不好是情理之中,打好了才是意外。

但要是主力部隊可就不一樣了。第38軍在第一次戰役中,沒有穿插到位,軍長梁興初被彭德懷當眾罵了個狗血淋頭。硬硬憋了一口氣,才在第二次戰役中,打出了「萬歲軍」的威名。

沒有挨罵,曾澤生卻比挨了罵的梁興初還灰頭土臉。對部下激將:「彭總對我們50軍罵都懶得罵,我這個軍長還不如到38軍當炊事員去。」

這回,第50軍也憋了一口氣。

隨著第三次戰役的展開,憋了一口氣的第50軍逐漸進入了狀態。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1950年12月31日晚8點,志願軍和北朝鮮部隊兵鋒直取漢城。第50軍149師445、446團作為前衛團,率先奮勇衝進冰冷刺骨的臨津江。

戰至1951年1月2日,聯合國軍一線陣地被全面突破,開始總退卻。

攻擊前進中,446團1營憑著一股銳氣,於3日下午2點,在高陽以北的碧蹄里,20分鐘內,將執行掩護任務的美25師一個營擊潰。

1營越戰越勇。突破之快,遠遠把其他部隊甩在了身後。

下午5點,又攻佔了負責掩護任務的英軍第29旅來複槍第57團據守的仙游里高地,俘敵37人。

在高陽追擊戰中,最先發現和抓住戰機的,就是第50軍149師446團1營。同時,也付出了相當代價,拿下仙游里高地后九個小時內,擊退了英軍七次反撲。

退卻中的英軍瘋狂反撲,不合常規的跡象,引起了149師政委兼代理師長金振中的注意,遂命令1營不惜代價,堅決守住仙游里陣地。

正是這次堅守,才有利地配合了其他兩個兄弟營部隊,創造了一個更大的戰機。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勝利,即將記錄在第50軍輝煌的戰史上。

三,一鳴驚人 :

1月3日,擔任戰役掩護任務的英29旅防線被446團1營首先突破,英軍開始全部向漢城撤退。

總退卻中的敵人瘋狂反擊仙游里高地,證明這個阻擊高地雖然被突破,但肯定還有重要部隊還沒有退出戰場。

這個寶貴的戰場先機,被446團1營的快速突進搶在了手中。

金振中一面命令446團1營堅守高地,一面急令445團1營與446團2營,向敵軍退卻的必經之地仙游里以南的佛彌地山谷急行軍迂迴,相應446團1營的阻擊,截住孤懸敵人退路。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當兩個營穿插到位,天已經完全黑了。還沒有爬上仙游里附近高地時,就聽到了山谷里回蕩著機器的轟鳴聲。

登上制高點就可以看到,腳下是一條長三十公里的狹長山谷。一支坦克部隊開著大燈,在佛彌地山谷中的公路上蜿蜒向南行進。

這支坦克部隊,就是英29旅直屬「皇家重坦克營」。

英29旅是曾經跟隨二戰名將蒙哥馬利,在北非參加過阿拉曼戰役,擊敗過德軍名將「沙漠之狐」隆美爾。「皇家重坦克營」在這場戰役中,更是所向披靡,功勛卓著。

其裝備為清一色的百人長式坦克,105毫米的火炮,是當時世界上最大口徑的坦克部隊。每輛坦克上配有火焰噴射器。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這樣一支坦克營,即便是全英國軍隊中,也是寥寥無幾。如今,這個「皇家重坦克營」萬萬沒想到,由於中國志願軍第50軍149師兩個營不顧一切的急行軍,已經完成了對它的堵截。

而英軍派出一千多人的精銳部隊來接應重坦克營,被446團1營在仙游里高地,頑強擋在了佛彌地山谷戰場之外。

那時,志願軍還沒有配備蘇式裝備,非主力的第50軍裝備更是簡陋。每個班一根爆破筒和一個炸藥包,每個戰士只有四柄手榴彈。

一場令人難以想象的步兵對坦克的戰鬥開始了。

爆破手先用炸藥包,把最前面和最後面的兩輛坦克炸毀在山路轉彎處的埡口,使其造成堵塞。

志願軍戰士利用地形優勢,將坦克營從中截斷,445團1營打後半截,446團2營打前半截。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敵人坦克和士兵瘋狂開火,前赴後繼的戰士們把一個個爆破筒和炸藥包送進坦克履帶,但爆破筒和炸藥包很快用完了。

戰士們只能選擇最危險的辦法,爬上坦克揭開炮塔上的蓋子,往裡扔手榴彈。那一夜,除了槍炮聲,佛彌地山谷中,回蕩著:「揭蓋蓋兒!」的濃重雲貴川口音的嘶喊聲。

山谷中槍炮劃過夜空的閃爍下,年輕的志願軍戰士躥蹦跳躍,若隱若現,形容消瘦卻面無懼色。

要知道,即便是一輛輕型坦克轟鳴而來,四周地面都會顫動。可想而知,當一個步兵沖向百人長式這種重型龐然大物時,需要多大的勇氣。

但那天夜裡經常可以看到,一個戰士滾下坦克,另外兩三個身影爬了上去,猶如群狼撕咬著翻滾的大象,英軍坦克和士兵雖四下衝突,卻沒有一個逃出去。

一夜之間,這個承載著英國軍史榮譽的「皇家重坦克營」,被中國步兵收拾得乾乾淨淨。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這是我軍歷史上首次開創的,以步兵殲滅敵成建制坦克部隊的戰例。這樣的戰績,在世界軍事史上,也是絕無僅有。

戰後,英軍的戰史將朝鮮這條三十公里長的佛彌地山谷,稱為「不願再提及的死谷」。

戰至凌晨,共消滅了英軍第29旅皇家來福槍第57團一部和英軍「皇家重坦克營」; 炸毀敵坦克、裝甲車27輛、汽車3輛;繳獲坦克4輛、裝甲車3輛、汽車18輛、榴彈炮2門;斃、傷敵200餘人,俘敵少校營長以下227人。

被生擒的「皇家重坦克營」少校營長柯尼斯,戰後以為志願軍兩個營用了什麼新式武器,當聽說只是爆破筒、炸藥包和手榴彈時,說什麼都不相信。

與柯尼斯一樣不相信的,還有志願軍司令部。

第50軍軍部將戰果向志願軍司令部報告了兩次,但得到的答覆,仍是要其再核實一下。

彭德懷親自電話打給50軍政委徐文烈:「謊報軍情,是要殺頭的!」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共產黨的軍隊之所以能成為不敗之師的法寶之一,就是戰場上歷來實事求是,嚴厲杜絕謊報軍情、貪功冒報。我方報出的殲敵數量也歷來比較謹慎,有時甚至比敵人報出的還少。只有這樣,才能使決策者正確地判斷戰場形勢。

舉個例子。孟良崮戰役勝利結束,粟裕看到各縱隊報上的殲敵數字,立刻判斷出仍有一大部分還沒有被消滅,立即組織部隊搜索,才終使敵74師余部7000餘人落網。

如果下級有貪功冒報、加大戰果的行為,那麼敵整編74師就不能說是被全殲,甚至影響到大的戰局。

於是,佛彌地山谷戰鬥結束后的第二天,第50軍軍部派了一個排,保護軍部攝影記者胡寶玉,前往佛彌地山谷去拍照取證。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戰況核實完畢,清點了實物和俘虜,並拍了照再次報呈志願軍司令部,終於得來了令第50軍揚眉吐氣的聯名嘉獎令。

第50軍的戰績被通告全軍。至此之後,從上到下對第50軍另眼相看。然而此一鳴驚人的戰績,並沒有使曾澤生和50軍將士有多少興奮感。

徐文烈將嘉獎令遞給曾澤生,曾澤生沒太多表情,只說了一句:「我就知道,我的部隊還是可以的……」。

雖然是創造了步兵全殲成建制重坦克部隊的奇迹,但還遠遠沒有使50軍那口憋著的氣完全吐出來。

這場讓人難以置信的勝仗,僅僅是像點燃一團烈火的小火源,還遠遠沒有燃燒到白熱化程度。

四,誰才是漢城第一軍? :

1951年1月4日,漢城這座當時擁有一百五十萬人口的城市,在五個月之內,第三次變換了它的主人。

作為一個國家首都,短時間內如此頻繁地在雙方戰爭間反覆易手,其遭遇放眼世界恐怕是絕無僅有的。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這一次的佔領者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第50軍、第39軍和朝鮮人民軍第一軍團。他們都想成為首先攻入漢城的軍事單位而名垂青史。

而最先攻入這座城市的是越戰越勇的第50軍148師442團1營。

就在149師兩個步兵營圍殲「皇家重坦克營」接近尾聲時,148師442團副團長陳屏,帶領1營為全軍前衛,突破敵防線,急行軍三十五公里,連夜直插漢城。

掃清外圍后,於天亮前控制了漢江大橋,上午時間攻入了南朝鮮首都漢城。看到了李奇微撤離漢城的時候,在他的指揮部牆上寫下了一句話:「第八集團軍司令官向中國軍隊司令官致敬!」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軍人武裝進入他國首都,在漫長的中國歷史上,這是唯一的一次。

對中國人民志願軍、尤其是第50軍將士來說,這是個非常的時刻和非常的榮耀。

1月5日,在朝鮮半島上最重要的兩個城市平壤和漢城,各有240門大炮,同時鳴放24響。

中國首都北京舉行了大規模慶祝遊行。

雖然在志願軍強大的威懾之下,是美軍主動放棄的漢城,但在世界範圍內,其影響力是異常深遠的。同時,對西方國家的震懾,不亞於一聲驚雷炸響。

志願軍驕人的戰績,亦使蘇聯對中國工業建設、金融貸款、科技轉讓等各方面援助以及配備空軍和相當於當時最先進的蘇式裝備,都開始提上日程。

然而,50軍將士的興奮很快被委屈所代替。

因為,志願軍司令部將「漢城第一軍」的嘉獎令給了第39軍。

50軍148師442團1營因為沒有電台,攻入漢城的消息是打完仗后逐級上報的,所以有了時間差,耽擱了上報時間。

第39軍一支偵察兵分隊進入漢城時,並不知道50軍已經先入城了,所以直接用電台和軍里彙報戰果,軍部又隨即上報給志願軍司令部。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無法考證嘉獎令放給第39軍,是因為是真的不知道第50軍先攻進漢城的情況,還是因為第50軍比較特殊的身份。

因為,類似的事情在解放戰爭時期也發生過,獲得首先攻入國民黨首都南京的榮耀而載入軍史的,是濟南起義的「變色龍」吳化文部隊。這個讓一向開朗的陳賡也曾經很不高興。

然而,第50軍將領士們當然都不服氣,紛紛去找軍長曾澤生鳴不平。曾澤生安慰大家:

「我也不服氣,但是戰場上出現這種情況很正常,打亂了誰也分不清番號,我們50軍是為了祖國和人民戰鬥,更要大氣一些。」

所以,一直到現在,有些資料或作品中顯示抗美援朝第三次戰役,首先攻入漢城的部隊,仍然是第39軍的偵查分隊。

具後來經核實考證,才坐實了第50軍才是真正的「漢城第一軍」。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都是志願軍,都是中國軍隊,這個才是重點,才是大局,何況功勛卓著的第39軍還是率先入朝的「老大哥」。

對於第50軍來說,這個只是一個小插曲,雖然有些委屈,但完全能夠接受,並沒有過多放在心上。

一個月後的漢江南岸,他們將會用更為強悍的戰鬥力讓外國軍隊認識到,中國人民志願軍第50軍,是一支多麼可怕的部隊。

五,最重的份量 :

中朝軍隊三十多萬官兵,在佔領漢城之後,冒著狂風暴雪,忍飢受凍,克服各種難以想象的困難,連續八晝夜不間斷地攻擊前進,把戰線從漢城向南推進了八十至一百公里。

其前鋒第50軍一支部隊,已經到達了三七線的水原以南的烏山附近,是整個朝鮮戰爭中,中國軍隊向南打得最遠的部隊。

雖然很苦很艱難,但在中國軍隊充實著一種樂觀情緒,國內輿論也瀰漫著一股「速勝論」。

但就在這個時候,過於順利地推進,使彭德懷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下令:「全軍立即停止進攻!」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在大勝的情況下停止進攻,引起了金日成和蘇聯方面的不滿。但彭德懷清楚,由於戰線不斷向前推進,本身就薄弱的後勤補給線也越拉越長,補給的困難進一步加大。幾個軍嚴重減員,士兵疲勞也不得不令彭德懷堅持自己的判斷。

再加上美軍好像也嗅到了什麼,種種跡象變得越來越不尋常。

「中國軍隊不具備持續攻擊的能力!」

李奇微終於把戰場上混亂的進進退退,分析出了清晰的條理,那就是由於補給問題,志願軍猛烈的攻擊,只能持續最多七天。

聯合國軍因此加大了對志願軍後勤補給線的空中絞殺,並針對志願軍的「禮拜攻勢」,開始制定出卓有成效的「磁性戰術」。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就在彭德懷命令全線停止追擊的一個星期後,1951年1月15日,李奇微發動了「獵犬行動」,命令部隊大膽向北攻擊,一直到看見志願軍的防禦線為止而形成對峙。

所謂「獵犬行動」,就是試探性進攻。美軍不斷派出小股部隊進行偵查性進攻,密切觀察志願軍的意圖、反應和防禦體系。幾天內試探的結果,導致李奇微下定發動大規模攻勢的決心。

1951年1月25日,美軍號稱「霹靂作戰」的大規模進攻開始了。聯合國軍集中了五個軍十六個師,外加三個旅、一個空降團及其全體的炮兵、坦克和空軍力量,總兵力23萬人。

彭德懷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發生了,聯合國軍的進攻恰恰處於志願軍最不適合進行戰鬥的時候。

撤退,軍事上是合理的,但政治上不允許;進攻,軍事上不現實,但政治上需要。但是戰爭,就是要達到政治目的。

28日晚,毛澤東的來電,不得不使彭德懷堅定發起第四次戰役的決心。其軍事部署是「西頂東放」,戰術還是志願軍擅長的運動戰 :

西線以第38軍和第50軍阻敵於漢江南岸;

東線放敵人進來,然後由第39、40、42軍和第66軍分割殲滅后,再從側翼迂迴包抄西線的聯合國軍主力。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西線的漢城方向,是聯合國軍主攻方向,東線是以南朝鮮為主的作戰部隊輔助進攻路線。

西線與第50軍並肩作戰的是威名赫赫的第38軍。第50軍被部署在西線以西,第38軍在西線以東,統一由志願軍副司令員韓先楚指揮。

戰役的關鍵,就是西線是否能承受住聯合國軍最精銳的、兵力最強大的、齊頭並進的立體攻擊力量。

正面40公里寬的西線一旦頂不住,兩個軍將面臨巨大的傷亡不說,整個中朝軍隊將全線崩潰。

要知道當時的志願軍還沒有配備蘇式裝備,第50軍更是武器簡陋,彈藥攜帶量不夠一個基數,炮彈更是少得可憐。

然而,敵我雙方都未曾想到的是,就是這個曾經被輕視的第50軍,在西線漢江南北兩岸的阻擊戰,竟然打了整整50個晝夜。

本來第四次戰役是以東線運動戰為主的,但第50軍驚世駭俗的防禦戰,在這次戰役中成了主角。

第四次戰役戰場上最重的份量,壓在了西線第50軍這一邊。

這是50軍的驚天一戰。

六,驚天一戰 :

1951年1月27日,聯合國軍佔領了水原城后,以精銳美3師、第25師、英29旅和土耳其1旅為主,開始進攻第50軍148師444團堅守的修理山、443團堅守的帽落山、447團堅守的白雲山發起進攻。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修理山,漢江南面一個重要高地,俯瞰著水原通往仁川和漢城的公路,往東與帽落山毗鄰,與白雲山相望,是北進漢城的一條必經之路,也是第50軍防禦的三個要點之一。

一開始,修理山的美軍被打退幾次,但戰況還不是很激烈。第444團志願軍官兵本來被派來負責警戒任務的陣地,沒想到突然變成了主戰場。

1月31日,驟然白熱化。美軍第25師師屬炮兵群和坦克經過兩天的準備,開始了長達一個半小時的火力覆蓋,美軍飛機也飛臨修理山上空開始密集轟炸,還不時地投下凝固汽油彈。

修理山一線志願軍陣地,頓時泥土衝天而起,爆炸如同犁地一般密集覆蓋了陣地,火焰山一樣的高地上硝煙滾滾,籠罩了整個陣地。

在美軍眼中,這片陣地基本上不會有任何生命存在了。但反斜面防護是志願軍用血換來的經驗。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美軍只要進攻到幾乎被炸平的高地上,總能看到打不死、殺不絕的志願軍戰士在烈火硝煙中的身影,以至於這種亦真亦幻的情景,和志願軍捨生忘死的精神狀態,時常把他們從噩夢中驚醒。

5個多小時內,各高地分別打退敵人七、八次瘋狂衝擊。團長趙國璋坐鎮主峰指揮調配,各高地都保持著默契的配合,一旦某個高地出現嚴重的傷亡情況,另一個高地馬上派人前去支援。

但持續了不到兩天,每個高地都傷亡慘重,支援的戰士也越來越少。其中二連陣地上危機時刻,只剩下一個戰士。

這個叫王英的機槍手,就是電影《英雄兒女》中王成的原型。與電影上不同的是,他的身份為原國民黨軍隊的起義戰士。

主峰的人們親眼看到他一個人在陣地上左衝右突,時而端起槍掃射,時而往陣地前不同方向扔手榴彈,最後抱起爆破筒,縱身躍向一群最密集的敵人。

不知道敵人打不動了,還是被王英天神般的身影所震懾。這最後的一躍,沒死的敵人全部往後撤退了。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在修理山,在漢江南岸、在整個抗美援朝戰場上,王英這樣的英雄實在是太多了。

同一時刻打響的443團堅守的帽落山陣地,經過8個晝夜的鏖戰,7連陣地上只剩下戰士田文富一個人。

他臨危不亂,趁敵人進攻間隙,將陣地上的武器彈藥收集起來,選擇了多處射擊位置,每一處都擺上壓滿子彈的衝鋒槍,和幾枚扭開蓋子的手榴彈。

當敵人進攻時,田文富為了迷惑敵人,把自己的帽子和棉衣放在一個高處吸引敵人注意。自己不停移動作戰位置,一個人擊斃了50多個敵人,打退敵人多次衝鋒。

撤退時,他的棉衣和帽子上,留下了53處彈孔。後來被永遠地保存在北京的軍事博物館中,無聲地講述給人們,那場驚心動魄的戰鬥。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另一處要地白雲山,149師447團戰士的炮彈早已用完,子彈和手榴彈數量也不夠一個基數。

於是,戰士們分別組成四人小組,挑一個槍法好的戰士專管射擊,其他三人負責填裝彈藥和投擲手榴彈。這樣既可以節省彈藥,又可以有效殺傷敵人。

美軍開始向主峰前的幾個高地同時發起攻擊,志願軍陣地上突然發出並不是很猛烈,但卻非常有效地射擊,美軍頓時死傷無數。

白雲山之戰戰後統計,殲敵1400多人,被志願軍司令部授予「白雲山團」榮譽稱號。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美軍連續不停地進攻了10個晝夜,由於武裝到牙齒的敵人強大的火力,各個陣地誌願軍整連、整排的戰士犧牲,有的陣地也開始支撐不住,修理山的主峰也失陷了。

第444團以9連、團偵察排、4連一個排、5連兩個排、6連一個排,以及政工勤雜人員,從東、西兩個方向趁夜暗對突入之敵實施反擊。

各反擊分隊雖然彈藥短缺,減員嚴重,但打得十分頑強。戰至翌日零時30分,反擊分隊收復了陣地。

已血戰10天,第50軍的戰士用血肉之軀,阻擋著美軍的飛機、坦克和大炮。傷亡重大的第50軍149師奉命向志願軍第38軍和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移交部分防禦地段。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兩日後,南岸戰鬥全部結束,繼續轉戰漢江北岸苦鬥惡戰了一個多月,為其他志願軍部隊和朝鮮人民軍主力在東線集結,而後成功地實施了橫城反擊戰,贏得了極為寶貴的時問。

七,抬頭挺胸 :

漢江阻擊戰打響時正值嚴冬,敵人進攻不分晝夜。戰士們每天只能露天睡在陣地上,凍死凍傷的非戰鬥減員也觸目驚心。

此戰第50軍傷亡慘重,3萬多人的軍只剩1萬多,副軍長蔡正國壯烈犧牲,他是志願軍在朝鮮戰場上犧牲的最高級別的將軍。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經歷了那場血流成河、英魂遍野、艱苦卓絕的漢江50晝夜阻擊戰後,以劣勢的戰備、悲壯的戰況、輝煌的戰績,感動了志願軍統帥及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群。

第50軍曾澤生軍長曾動情地對彭老總說:「我們能在兄弟部隊面前抬頭了!」

彭總一聽,立刻糾正:「這是什麼話?不就是起義改編的部隊嘛!我不也和你一樣出身舊軍隊?我從來就沒有把你們當後娘養地看待!」

他擲地有聲地承諾:「有我彭德懷在,第50軍不但不會改編,而且優先更換蘇式新裝備!」

第四次戰役后,第50軍回國休整,受到熱烈歡迎。毛澤東兩次接見曾澤生,誇獎曾澤生打得好,稱讚第50軍的戰績。

周恩來、朱德在各種軍事會議上,也一次又一次地反覆給予第50軍高度評價。這在志願軍各部隊中,是很少見的。

朝鮮戰場上,那支被嚴重低估戰鬥力的部隊,打出了震驚世界的戰果

第50軍休整完畢第二次返回朝鮮戰場。1951年11月,協同空軍連續組織了四次渡海作戰,攻佔了西朝鮮灣椴島,艾島,炭島,大、小和島,大、小加次島,牛里島,雲霧島等10餘個島嶼。

后參加1953年春反登陸作戰準備,擔負朝鮮西海岸清川江至古軍營洞段防禦任務。

曾澤生率領50軍先後兩次入朝作戰,功績有目共睹,曾創造了5個「最先」:

即最先以步兵殲滅成建制英國皇家坦克營;

最先指揮部隊攻入漢城;

最先把美軍追擊到水原以南的烏山;

最先在漢江以南在美軍強大攻勢下頂住了進攻,經受了嚴峻考驗;

第二次入朝作戰,最先陸空協同一舉收復西朝鮮灣大小和島等諸島嶼。

這支曾經不堪一擊的國民黨起義部隊,誰能相信在保家衛國的朝鮮戰場上,能爆發出如此驚世駭俗的強大戰鬥力。

在不同見識、不同信仰的組織者手中,一個團體所發揮出的能量卻是如此的大相徑庭,如此的難以置信。

漢江南岸的這一場戰事,被美軍寫入了戰史。美國戰史中的第50軍,是志願軍中打防禦戰最厲害的部隊,沒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