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劉春曉,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醫師、教授,醫學博士,博士研究生導師。在腔內泌尿外科多個領域有較高造詣,尤其是泌尿系腫瘤、前列腺疾病、泌尿系損傷等領域,多項技術在國內外領先。

【前言】

前列腺增生切不幹凈,高複發率讓患者面臨再「挨刀」;為救命切瘤摘掉膀胱,餘生只能背着尿袋苟延殘喘。這些困擾,如何解決?本期39健康·仁心欄目 的主人公——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泌尿外科主任劉春曉教授,從醫三十多年潛心專研,全球首創兩個手術方法,讓成千上萬的前列腺增生和膀胱癌患者重啟人生。

剛拉出一小段小便,明明還有尿意,用力收腹去擠壓膀胱,可就是尿不出來!凌晨5點半,第六次起身如廁的姜大強,頂着惺忪的睡眼,又在馬桶面前站了快10分鐘。回到房裡,聽見老伴埋怨「你吵得我也沒睡好,乾脆明天分房睡」。

前列腺增生是男人一輩子都繞不開的問題,這是姜大強年逾半百才明白的道理。他懊悔自己當年沒能理解七旬老父的痛苦,原來人老了真的會扯上這種難言之隱。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正常的前列腺和增生的前列腺對比。/ 全景視覺

被折騰了一宿的姜大強,無精打采,當天早上八點半,在兒子的陪同下來到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

在導診護士的指引下,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找到門診三樓10號診室——此時,劉春曉的診室門口幾乎坐滿了候診病人。他們當中好些上了歲數的,都跟姜大強一樣,為「前列腺增生」煩心,希望解決排尿障礙問題。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劉春曉的盛名在外,全國各地的患者慕名而來。

作為中老年男性的常見病之一,前列腺增生隨年齡增長而發病率增高。流行病學調查顯示,男性在45歲以後前列腺可出現不同程度的增生,多在50歲以後出現臨床癥狀。

目前中國60歲以上的男性80%患有不同程度的前列腺增生,70歲以上發病率高達90%,80歲以上則100%。隨着我國老齡化進程加快,預測到2025年,全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將達到4億,粗略計算有2億的男性。其中20%的前列腺增生患者需要手術治療,人群將超過4000萬人。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老齡化導致前列腺增生髮病率上升,大量的患者需要手術治療。

這對我國泌尿外科將是非常嚴峻的考驗,也讓頭髮花白的劉春曉倍感壓力,「像我們這樣的專科目前一年最多開展300-500例前列腺增生手術,手術量在華南地區排在前十。」

輪到姜大強就診,只見劉春曉醫生的手指飛快地翻動病歷、瀏覽病史,又查看了各項檢查指標,判斷姜大強的病情已經到了必須手術的地步,「增生很大,估計有100克了,儘快給你安排手術,你看這樣好不好,先去一樓辦理住院手續。」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診室空氣充滿溫情,每位病人看診結束,他都習慣性地問病人「你看這樣好不好?」

兩天後,姜大強做了手術,前列腺增生組織切除乾淨,術后24小時拔管,梗阻解除,恢復通暢排尿。

1.樂當「小手術匠」,想方設法「取經學藝」

「被家人推上了學醫這條路,去泌尿外科亦非我本意。」

經歷了5年「上山下鄉」、又在部隊幹了三年的衛生員,22歲的劉春曉承載着家人的希望,考上了第一軍醫大學(現南方醫科大學)。畢業後進入珠江醫院工作,一心想從事心胸外科或整形外科,均未能如願。

提及從醫選擇,他笑起來眼睛眯成一條縫,搖頭表示,「不遺憾,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哪裡需要就往哪裡填。」被分配到泌尿外科,他安心扎了根。

當時的珠江醫院泌尿外科剛獨立成科不久,對於一些高難度手術,尚沒有開展。劉春曉並未灰心,他把目光投向了泌尿外科最複雜的手術之一——膀胱癌根治+腸代膀胱術。下定決心后,劉春曉只要不出診就琢磨手術,請教前輩。在他的努力下,泌尿外科很快攻克了包括根治性膀胱切除、腸代膀胱術在內所有規範性手術。

學無止境,劉春曉繼續深造,有幸成為了新中國第一代泌尿外科專家梅驊教授的第一個博士生。梅教授對病人很有大愛,對技術精益求精,他叮囑學生「開刀是外科醫生的看家本領,不做好小手術匠,怎麼能成就大醫生?」劉春曉始終將這句話銘記於心,勤練「刀技」,每台手術都追求完美。

如今,劉春曉的手術量在全院科主任中位居前茅,一天五六台手術是家常便飯。有時為了保證手術一氣呵成,減少患者創傷,他可以水米不進,在手術台上一站就是十幾個小時。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劉春曉教授(左一)帶領團隊骨幹給患者做手術。/ 醫院供圖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泌尿系開放手術日益成熟,但國際上已經悄然開始了外科手術微創化的改革浪潮。各種新的微創入路,新的手術能量平台(一種外科操作設備)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

開放性手術因切口大、創傷大、出血量大,病人恢復慢,常讓醫患雙方煩惱;對付前列腺增生,雖然國內當時已經開展了微創經尿道前列腺電切手術,但使用的能量平台老舊,趨於淘汰,手術技術缺乏創新。前列腺電切手術出血多、水中毒的問題頻繁發生,更讓醫生憂心的是尿失禁、尿道狹窄、術后複發等多種併發症發生率居高不下。

劉春曉說,在當時一些條件落後的地區或醫院,上了60歲的前列腺增生患者如果同時合併有心血管疾病的,往往連手術的機會都沒有,風險太大,病人和家屬折騰不起,醫生也不敢。這些病人又排不出尿,只能終生插導尿管來幫助排尿。

2000年,憑實力拿到美國泌尿協會年會入場券的劉春曉第一次走出國門,親眼目睹了中外差距之大。「當時國內還只能做開放手術,但在美國,60%的手術都採用微創技術來完成。」他的內心遭受巨大打擊,無比失落與焦急,心裏暗暗發誓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劉春曉對手術一絲不苟,待人親和。病人說他是沒有架子的大專家。

「我希望用最好的方法治好病人,但先進的設備國內沒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為此,他開始想方設法向國外專家「取經學藝」。每次參加國際會議,他總是早早到場,最後一個離開;別人回國帶着大包小包的洋貨,他卻扛回來一箱箱的醫療器材和資料。

天道酬勤。2002年8月,他主刀的全國首例腹腔鏡下膀胱癌全膀胱切除術一舉成功。當時,這一手術在世界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權威醫學中心可以完成,且僅有3-5例成功報道。

2.手術刀成為「國際名片」,向世界推廣「中國術式」

「二十年了?!為什麼不治療呢?」

與姜大強積極求醫不同,張伯怕給兒女添麻煩,「聽說手術后還會複發,何必挨這一刀,我又有高血壓,運氣不好的話可能下不了手術台」,這種心態代表了中國大多數老年人的想法。尿頻、尿痛發作的時候,吃點抗生素或開點中藥調理,張伯從沒想過要去泌尿外科看病。

劉春曉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框,定睛一看電腦顯示年齡「77歲」,他語重心長地說:「阿叔,光吃藥不行啊,治標不治本,得檢查清楚有無前列腺增生,老了大部分人都逃不掉。除了衰老原因外,高血壓、糖尿病、肥胖等慢性病也會促進前列腺增生的發生。」

書寫完病歷,劉春曉轉頭對39健康·仁心欄目組 說,很多老年人都這樣,醫療信息不對稱,不知道看專科,對疾病的危害認識也不足。前列腺增生輕者表現為夜尿增多,稍重者則表現為排尿費力、尿液滴瀝、排尿不盡等,再嚴重一些還可誘發膀胱結石、損害膀胱功能甚至腎功能。

「患者到了晚年小便困難,等待時間長,或者尿急憋不住,外出得先找好廁所,別人不理解你,老伴和子女也不理解,但其實病人很痛苦。所以阿叔,小便不舒服就得看醫生,通過尿常規、尿流率、泌尿系統超聲檢查了解增生程度,也有必要抽血測前列腺特異抗原(PSA)排查腫瘤。」聽了劉春曉的一席話,張伯頻頻點頭。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這位老人夜尿增多,劉春曉提醒他一定要檢查清楚有無前列腺增生,規範治療。

前列腺增生症算不上是一個燒錢的病,手術費用從原來的數千元到現在用微創治療差不多一兩萬元。我國已經基本建立起覆蓋全民的基本醫療保障制度,目前不管是城鎮居民、職工,還是農村居民,前列腺增生住院手術費用一般能報銷七八成。對於很多前列增生症病人來說,錢並不是「攔路虎」,他們更在意的是術后複發。

傳統治療多採用經尿道前列腺電切術(TURP),該手術自問世以來一直是治療前列腺增生症的「金標準」。劉春曉早在二十年前就發現這種術式存在缺陷,在術中前列腺組織殘留較多,複發率高達16%-17%,病人基本在術后3-8年得回到醫院再次手術或進行其他治療。

夙興夜寐,在經過了大量的臨床實踐后,他創新設計了「經尿道前列腺剜除術」,利用一條普通的電切鏡,通過嫻熟的技巧,運鏡如指,像剝橘子一樣把增生的腺體完全剝離,出來再加以切除,留下完整的橘子皮(前列腺外科包膜)。這個新技術不僅顯著降低了複發率,還有效減少了術中創傷,縮短了住院天數。這一手術被新加坡泌尿外科之父胡強達教授譽為「前列腺增生外科治療新的金標準」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經尿道前列腺剜除法原理。/ 資料圖片

國際上開始關注這位來自中國的「手術匠」。劉春曉先後應邀到歐、美、亞太等30多個國家、地區進行手術表演和學術講座,「經尿道前列腺剜除術」被外國專家稱為「Chinese TURP」。為了能看到劉春曉的手術,德國慕尼黑大學附屬醫院竟然在劉春曉訪問期間,由當地科室主任擔保,為他破例申請臨時行醫資格,讓劉春曉主刀1例重度增生的前列腺增生手術。在美國,劉春曉的手術錄像被賣到了40美元一張的高價。

從2002年創立「經尿道前列腺剜除術」到為國內接受,再獲國際認可,劉春曉花了十年。他一直信奉鄧小平同志的一句話:「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劉春曉認為在醫學領域還應該加上一句:實踐是一切創新的源泉。「現在很多年輕人不願腳踏實地去實踐,卻想着搞創新,這很容易成為空中樓閣。」

3.獨闢蹊徑造膀胱,點亮患者黯淡人生

「手術是最好的發言稿,我喜歡在手術台上的感覺。」

近年來,劉春曉一直保持在中國名醫百強榜泌尿外科——泌尿腫瘤外科——膀胱腫瘤手術的Top 10。因為他的另一項看家絕活——「全去帶乙狀結腸原位新膀胱術」,全國各地的患者慕名而來,患者年齡從數月齡到九十高齡,他不斷突破手術禁區,為病人解除痛苦。

來自廣西的黃明,今年61歲,由女兒陪同來看診,焦躁不安的他不時透過小玻璃窗向診室張望,「我因患膀胱癌在當地醫院做了膀胱部分切除,沒想到才三個月腫瘤就複發了。這回醫生說根治必須把膀胱全切,但聽到以後要背着臭烘烘的尿袋過一輩子,我怎麼也不甘心,打聽到劉春曉教授有更好的辦法,就來了。」

目前,膀胱癌在我國泌尿系統腫瘤中發病率排在第一位,男女患病比例為4:1。劉春曉指出,工業化發展和環境污染造成膀胱癌的發病率逐年上升,而4個膀胱癌患者中就有一個是浸潤性生長的,為了活命不得不摘掉膀胱,重建膀胱就成了一個令外科醫生頭疼的事情。不重建膀胱,病人要麼腹部開口引流,與尿袋共度一生,或者將輸尿管引向直腸,尿液經由直腸和糞便一起排除,病人生活也是非常不方便。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膀胱癌一般分為非肌層浸潤性膀胱癌(Tis、Ta、T1)和肌層浸潤性膀胱癌(T2及以上)。/ 資料圖片

「當時歐美國家普遍採用胃、小腸、迴腸代替膀胱,但效果不理想,這些器官組織缺少後會影響到患者的消化功能,術后併發症多。」劉春曉偶然看到一篇「意大利學者用盲升結腸做間斷去帶」的文獻,從中得到啟發,經過探索實踐,他獨闢蹊徑地選用20cm用處不大的乙狀結腸再造患者新膀胱,不僅最大限度地保全了患者的消化功能,而且免除了患者終身背尿袋之苦。手術最快三小時就能完成,術后病人恢復快,7天即可出院,比常規時間縮短了一半。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劉春曉說,乙狀結腸比小腸、迴腸更適合用於造膀胱,截取一段20厘米長即可。

這項技術在成人患者身上成功實施的消息傳開后,幾歲大的小患者也紛紛找上門。與成人不同,兒童的膀胱腫瘤多為膀胱肉瘤,惡性程度大,如不及時治療,將危及幼小的生命。國內多數醫院的治療方式都是切除膀胱,在腹壁上造口引流尿液。孩子的未來之路還沒展開,就要與尿袋以日為伴?許多家長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因為不相信國內的技術,李梅曾帶3歲的兒子去德國花了差不多一百萬做質子刀治療,誰知膀胱癌還是複發了。張美則變賣了家裡的房產、輾轉全國多個城市給5歲的孩子看病,前後花了30多萬,但基本上每個醫生的就診意見都說孩子的膀胱腫瘤很大,必須把膀胱全部切除,以後要背尿袋過一輩子。兩位媽媽在走投無路之下找到劉春曉。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人體腸道結構。/ 全景視覺

患兒與家長輾轉求醫的辛酸故事,劉春曉已聽得太多,他想儘力幫助每一個被腫瘤折磨的小朋友,但李梅的孩子已經耽誤了最佳時機,遺憾錯失手術的機會。

張美的孩子尚有一線希望,不多言的劉春曉坦誠表示,乙狀結腸再造膀胱技術用在孩子具有很大挑戰,但他會儘力而為。他帶領團隊憑藉過硬的技術,一路闖關,最終手術取得成功,孩子現在已經能像正常孩子一樣生活、上學,快樂成長。

「截至目前,接受這一手術的最小孩子年僅9月齡,當時在世界上都未見相關報道,是一個不小的挑戰。現在這個小朋友已經正常地上中學了。」劉春曉說,「這個孩子的父母每年都會給我郵寄他的照片。」照片上孩子燦爛的笑臉,讓他無比欣慰。

二十年來,該手術術式在全國120多家醫院推廣。面對同行的誇讚,他對自己卻不滿足,「沒有十全十美的手術,怎樣達到最好的效果、怎樣把術中患者損傷減到最低,需要不斷調整改進,這才是對病人負責任。」劉春曉真摯樸實的言語讓人感動。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劉春曉在查看術后病人的傷口及排尿情況。

黃明推門進了診室,帶來厚厚一疊檢查資料、手術病案,劉春曉仔細看完,抬頭對他說:「這個方法是我們自己發明的,比您年紀大的病人我們都做過很多,相信我們,保證您不用背尿袋,風險我們一起承擔。」

對於黃明女兒問到膀胱癌會不會遺傳,劉春曉提醒他們,家裡其他成員要注意預防,不要抽煙,少染髮,少用洗滌劑,多喝水,避免憋尿。如發現尿液異常,簡單做個尿常規就能發現膀胱腫瘤的早期苗頭。

上午十二點多,劉春曉結束看診,拿起泡茶的水杯正準備離開,突然被一個拿着簡歷的小夥子攔下。「劉教授,我讀書時就知道您手術很厲害,雖沒有親眼觀摩過您做手術,但看過您那些手術錄像,很震撼,所以想跟着您干,這是我的簡歷。」原來小夥子是中山大學畢業的博士,一上午默默在門外等候,乾脆利落表明來意,他已經給醫院投過簡歷。

「嗯,技術需要傳承,但我們在選人時,首先看重的是人品、是醫德。」在人才篩選上,劉春曉有着自己嚴格的「入科」標準,看在小夥子的勇氣和決心上,他答應會好好看簡歷,「最後能不能入圍,還得憑真本事!」

像剝橘子一樣去除前列腺增生

◎ 日常帶教年輕醫生,劉春曉毫不保留。他說,技術需要傳承和發展,人才是希望。

走下樓,醫院大屏幕正播放着劉春曉的科普視頻。他停下腳步,發自肺腑地說:「我這人挺枯燥,沒有別的愛好,在看病做手術之餘倒樂意通過一些渠道把醫學知識分享傳播出去,讓『醫學小白』也能明白道理,防勝於治嘛!

通訊員:伍曉丹 陳玢屾

(文中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