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敢死隊「神風特攻隊」真不怕死?唯一活下的飛行員揭露了真相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日本方面組建了用於發動自殺式襲擊的「神風特攻隊」。該部隊之所以被命名為「神風」,就是因為元朝時期忽必烈兩度征日失敗均是因為東海颱風的緣故。日本人認為這場颱風「有如神助」,所以便將其喚作「神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即將迎來失敗的日本人想到了當年拯救大和民族的天降颱風,於是,便將希望寄托在這支自殺小隊上,「神風特攻隊」應運而生。

日本敢死隊「神風特攻隊」真不怕死?唯一活下的飛行員揭露了真相

戰爭結束后,日本右翼分子始終將這支軍國主義的「替死鬼」奉為英雄,對他們極盡美化。時至今日,才有一位參加過「神風特攻隊」的退伍老兵站出來發聲。這位前「神風特攻隊」隊員名叫濱園重善,今已有八十多歲高齡。在接受英國媒體採訪時這名老兵說道:當年在加入這支自殺部隊時,每個隊員之所以說自己請願為天皇而死,完全是受到軍國主義的思想灌輸。

1944年,太平洋戰場上的美軍節節勝利,喪心病狂的軍國主義分子為了扭轉局勢,所以組建了「神風特攻隊」。軍國主義企圖用日軍飛行員的生命和戰鬥機,「精準打擊」美國人的軍艦,以改變慘敗的結局。

日本敢死隊「神風特攻隊」真不怕死?唯一活下的飛行員揭露了真相

那麼,日本人究竟組建了多少支自殺部隊呢?

八支。

根據文獻記載,當時的日本軍方準備了用於「神風特攻」的戰鬥機九千多架。這些戰鬥機均經過了改裝,是由輕量級轟炸機及戰鬥機加裝引爆裝置構成的。在這些「神風特攻」戰鬥機投入戰場以後,曾在菲律賓萊特灣海戰中給予美國艦隊重創。正因為「神風特攻」首戰告捷,瘋狂的日本軍國主義分子看到了希望,在後來的戰爭中發動「神風特攻」的頻率更加頻繁。

不過,同樣的戰術不可能每次都奏效。在美國人有了防備以後,「神風特攻」便無法取得成效了。在後來的沖繩戰役中,日軍總共出動了「神風」戰鬥機兩千多次,但如此巨大的代價卻僅擊沉了幾十艘美軍軍艦,損失與回報完全不成正比。顯然,「神風特攻」只是一種瘋狂的反撲行為,並不能為戰局創造太大的價值。不過此時的戰爭已經進行到白熱化階段,日本人敗局已現。

除了將一切不切實際的希望都寄托在「神風」之外,日本軍國主義再無其他手段。所以,即便「神風特攻隊」的價值存疑,但濱園重善等飛行員還是被派到戰場上。相比於其他參與「神風特攻」的飛行員,濱園重善是相當幸運的。在1944年濱園重善被安排執行「神風特攻」,駕駛零式戰鬥機進行自殺式突襲時,他所駕駛的戰鬥機零件出現了故障,不得不在航程過半時返航檢修。

日本敢死隊「神風特攻隊」真不怕死?唯一活下的飛行員揭露了真相

濱園重善遇到了他生命中的貴人——一位負責檢修戰鬥機的機械工程師。這名機械工程師同情濱園重善的遭遇,故意在檢修過程中延緩了工作,讓濱園重善的任務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推遲。正因如此,濱園重善的命運才會發生轉機。然而,在戰鬥機被檢修完畢后,濱園重善仍被趕鴨子上架,不得不迎接命運的安排。因為,這是日本軍方下達的死命令,作為飛行員的濱園重善根本無從反抗。

出航后,濱園重善一度認為自己死期將至。在天上濱園重善見一架美軍戰鬥機突然出現在零式戰鬥機上空。在美軍機炮的掃射下,濱園重善的飛機中彈,濱園重善本人的身體也被火焰燒傷。就在濱園重善意識到自己即將被美軍飛行員擊斃時,奇迹發生了。美國戰鬥機在靠近濱園重善的飛機后突然急轉彎,離開了空中戰場。時至今日,濱園重善仍不明白為什麼這名美軍飛行員要放自己一馬。

在這場空戰中,濱園重善的身體被大面積燒傷,牙齒也僅剩下五顆。慘痛的經歷在他的大腦里留下烙印,時至今日仍是揮之不去的夢魘。從濱園重善的經歷中我們能夠明顯看到,有許多參與「神風特攻隊」的飛行員都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參戰的。

日本敢死隊「神風特攻隊」真不怕死?唯一活下的飛行員揭露了真相

可即便如此,日本右翼分子仍在戰後仍以「自虐歷史觀」的借口,企圖歪曲事實。這些人對二戰期間日本軍方所進行的非正義侵略行為進行篡改和解釋,將「神風特攻隊」這一變態產物美化為為日本效忠的英雄。

例如:日本人拍攝的電影《我正是為你去死》,便是這樣一部為了扭曲歷史而誕生的作品。

這部電影以鹿兒島縣某食堂經營者鳥濱登米為主人公,側面描寫了「神風特攻隊」的所謂「精神面貌」。影片中出現的鳥濱登米,在她所經營的食堂中照顧那些前來用餐的「神風特攻隊」隊員。這些隊員口口聲聲「天皇」、「國家」、「武士道精神」,但卻不提這些被他們作為精神信仰的東西是被灌輸的。可以說,整部影片都是在美化「神風特攻隊」的歷史。

其實,日本右翼分子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軍方非正義行為的美化,遠不止電影。《我正是為你去死》,僅是歪曲歷史風潮的一朵浪花。右翼分子篡改日本中小學教科書、參拜靖國神社等行為,都是一種對歷史不負責任的表現。即便是日本人里,也有許多思想端正的有識之士,他們認為這樣的思想思潮不但對日本的發展毫無益處,反倒會為日本帶來災難。

日本敢死隊「神風特攻隊」真不怕死?唯一活下的飛行員揭露了真相

日本右翼分子,之所以會宣傳「神風特攻隊」隊員的行為是出於自願,就是為了掩蓋當年向隊員灌輸軍國主義思想,逼迫他們進行自殺式襲擊的強迫行為。

實際上,在許多「神風特攻隊」隊員戰前留下的遺書中,我們也能看到他們的「決心」有多麼「堅定」:

「絕望引導我們走下去。」

「我並不是自己打算為天皇去死的,有人替我做了這個決定!」

「什麼是愛國?幾百萬人為了另外幾百萬人而被剝奪生命與自由?」

「明天我就要出發了。爸爸,我能為你做的不多,這是我惟一能做的。」

「很多人認為我們自願為了天皇去死。事實上,我們是被命令這麼做的,而且無法躲避。社會壓力實在太大了。」

或許是因為在寫這些遺書時,「神風特攻隊」的隊員已經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所以他們便在遺書中大膽地引用盧梭、康德、歌德甚至馬克斯的名句。每個人都看出,日本此戰必敗,可他們卻要為此付出二十幾歲的生命,為發動戰爭的軍國主義分子換取時間。

日本敢死隊「神風特攻隊」真不怕死?唯一活下的飛行員揭露了真相

另據「神風特攻隊」倖存隊員透露,有許多隊員接受任務后,是被憲兵強行押到飛機上的。在發動自殺襲擊時,極少有隊員會高呼「天皇萬歲」,絕大多數生命走到盡頭的隊員都會喊著自己母親或愛人的名字痛苦地死去。

對於日本右翼分子對歷史的篡改和歪曲,二戰期間的受害者和參與侵略的當事人最有發言權。作為曾參加過「神風特攻隊」的老兵,像濱園重善這樣站出來說實話的不在少數。濱園重善為了還原歷史真相,坦然面對媒體,抨擊了日本右翼分子口中「神風特攻隊為了效忠天皇和國家心甘情願地駕駛戰鬥機與敵人同歸於盡」的說辭。

濱園重善表示,當時他與戰友們雖然說過類似的話,但卻並非「心甘情願」。少部分人的心中知道這一切都是軍國主分子灌輸思想的結果,更多的人則對此沒有什麼感覺。所以,右翼分子口中所說的「神風特攻隊」的誓死決心,完全是扭曲的事實。

時至今日,太平洋戰爭已經過去了七十年。當年駕駛著零式戰鬥機飛行在菲律賓、所羅門、沖繩群島的濱園重善,經常回憶當年的空戰情景。對於濱園重善來說,這並不是值得驕傲的戰績,這場戰爭留給他的只有痛苦的回憶和無盡的夢魘。

濱園重善表示,加入「神風特攻隊」絕非光榮的事情,只是一種殘酷的命運。軍國主義分子、右翼分子所宣傳的內容是不切實際的,他們並非英雄,只是被命運作弄的可憐人罷了。

「認為『神風特攻隊』隊員很酷的說法是錯誤的,成為自殺中隊的一員並不是一件美好的事,也無關個人榮耀。我曾為我們的使命感到驕傲,但這是個錯誤。有人說我們是自願飛行,這完全是謊言。軍部領導認為把這解釋為飛行員的自願行為要比說成是強迫行為好得多。」

每逢陰雨天氣,仍留在濱園重善右臂里的彈片會讓他感覺到酸痛難忍,可比這更加痛苦的是持續了七十年的負罪感。

日本敢死隊「神風特攻隊」真不怕死?唯一活下的飛行員揭露了真相

最後,筆者還是希望那些右翼分子能夠知道,正視歷史是每個「後來者」的義務,任何對歷史進行歪曲和篡改的罪人,都應受到批判和制裁。

參考資料:

【《日本神風特攻隊的台前幕後》、《我正是為你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