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方柴胡桂枝幹薑湯,寒熱同調,陰陽雙補,慢性病的必備方

柴胡桂枝幹薑湯和小柴胡湯一樣,千百年來被古今醫家在臨床應用得非常廣泛,當代著名中醫名家胡希恕先生和劉渡舟先生就經常運用它,來治療疑難雜症,尤其是慢性病的調養,比如慢性肝炎,慢性結腸炎,失眠等疾病。

千古名方柴胡桂枝幹薑湯,寒熱同調,陰陽雙補,慢性病的必備方

柴胡桂枝幹薑湯出自《傷寒論》第147條:傷寒五六日,已發汗而復下之,胸脅滿微結,小便不利,渴而不嘔,但頭汗出,往來寒熱,心煩者,此為未解也。柴胡桂枝幹薑湯主之。

這個方子共有七味葯:柴胡、黃芩、炙甘草、天花粉、牡蠣、桂枝、乾薑。

方中柴胡、黃芩清少陽之熱,解郁利氣;乾薑、炙甘草溫焙中焦,以暖太陰之寒;桂枝通陽行氣,以化津液;天花粉、牡蠣生津軟堅以療肝脾痞硬。諸葯配伍,共奏和解少陽,暢達三焦,溫脾生津之功效。

千古名方柴胡桂枝幹薑湯,寒熱同調,陰陽雙補,慢性病的必備方

病機

此方在臨床中運用廣泛,但究其根本,在於病機。柴胡桂枝幹薑湯是治療少陽兼太陰虛寒的方子。病機為肝膽鬱熱兼脾胃虛寒,也就是「膽熱脾寒」。胸脅滿微結,但頭汗出,口渴,往來寒熱,心煩諸證,均為病在少陽,少陽樞機不利,膽熱郁於上所致;小便不利之因,一則少陽樞機不利,影響氣化,二則脾陽不足,津液轉輸不及所致;而不嘔則是少陽之邪轉入太陰脾經,未影響胃腑之故。

而此病在臨床表現上,雖然傷寒論里列出諸多癥狀,但其中三個是最主要的,那就是脅痛口苦,口渴,便溏,這些癥狀對應的病機分別是,肝膽鬱熱,津傷,脾虛。兩脅是肝經經過的地方,口苦則是膽火上逆,故脅痛口苦最能體現少陽有邪熱。而便溏之證,是判斷太陰病的主要依據。在辯證治療時,抓住這三點,便可靈活運用。

千古名方柴胡桂枝幹薑湯,寒熱同調,陰陽雙補,慢性病的必備方

病人體質特徵

除了基本的病機以外,也可以參考病人的體質特徵來運用此方。柴胡桂枝幹薑湯的體質特徵,多表現為體型中等或偏瘦,面色黃白或青紫;易有情緒波動,愛生氣惱怒;胸脅脹滿或疼痛,易心悸,常失眠,口乾而苦,頭部烘熱感,面紅目赤或牙痛,或鼻流黃涕,或咽喉疼痛,或口腔潰瘍,或胃脘燒灼泛酸,或肩臂酸痛;但手腳多有涼感,胃脘和下肢多畏寒喜暖,或有腹瀉和大便不成形。柴胡桂枝幹薑湯體質者舌質多是淡的,不管它舌苔多黃多厚,它的舌質往往是淡的。

適用範圍

這個方能治療少陽與太陰合病,兼有血虛停飲的病人,有水腫有濕,脾濕停飲,脾虛水腫,都可以治療,痰結的病人也能治。只要符合這個病機都可以治。慢性膽囊炎、慢性胰腺炎、慢性胃炎的病人,乳腺增生的病人,都可以循着這個路走,包括甲狀腺結節,只要符合少陽膽經有火往上面攻,同時有脾胃虛寒,虛熱上行的病人,或者上熱下寒的疾病,也可以考慮柴胡桂枝幹薑湯。

失眠的病人也適合,失眠與各個臟腑都相關,經方柴胡桂枝幹薑湯關聯五臟,柴胡、黃芩入肝膽,桂枝入心,乾薑甘草入脾胃,天花粉入肺,牡蠣入腎,肝心脾肺腎五臟同治,表裡同治,陰陽雙補,寒熱平調。該方是治療失眠總方,根據病症偏性加減,效若桴鼓。

千古名方柴胡桂枝幹薑湯,寒熱同調,陰陽雙補,慢性病的必備方

當然在臨床運用該方,當理解方義,靈活調整藥物的用量。臨床應用之時,便溏重者,重用乾薑,而減輕黃芩用量;口苦重者,加重黃芩用量,而減少乾薑用量;乳腺增生,可加重牡蠣的用量,慢性結腸炎,則需要在原方基礎上,加山藥,白朮。若不能掌握藥量調整之法,則徒用無益而反受其害,不可不慎。

如需使用藥方,請在中醫師的指導下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