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先發現努爾哈赤崛起的是朝鮮李朝收集情報給明軍

說來有些滑稽,最先關注到努爾哈赤崛起的並不是大明朝廷,而是朝鮮李朝。李朝的北部邊界與建州女真交界,因此素來對後者的動向警惕有加。
李朝宣祖二十二年(1589),也就是努爾哈赤統一建州女真的同一年,朝鮮平安道兵使便通過從前來歸順的女真人獲得的情報,上呈備邊司一份書狀,裡面寫道,「左衛酋長老乙可赤(即努爾哈赤)兄弟,以建州酋長李以難等為麾下屬,老乙可赤則自中稱王??將為報仇中原之計??老乙可赤桀驁之狀,據此可知。」

最先發現努爾哈赤崛起的是朝鮮李朝收集情報給明軍
奈何明朝廷並不這樣看。就是在這一年,薊遼總督張國彥、遼東巡撫顧養謙、遼東巡按徐元在三人為努爾哈赤請升都督僉事的奏疏中,就稱讚努爾哈赤「內向誠矣」。而且這種說法還是有事實依據的,努爾哈赤不但多次送回「被虜漢人」,還把騷擾明朝邊關柴河堡的女真「賊首」克五十砍了腦袋,並將首級獻給明廷。由於這樣的表現,明朝方面對努爾哈赤很滿意,把他看成「能制東夷」的「今日之王台」。
明廷無所作為,努爾哈赤遂把吞噬的目標指向了「海西女真」四部(哈達、葉赫、輝發、烏拉)。它們西臨漠南蒙古,北到松花江一帶,南面和東面緊靠建州女真。居於東北地區的中心地帶。四部之中,哈達部以東遼河支流哈達河(大、小清河)為中心,東以大小清河和輝發河的分水嶺為界,與輝發部為鄰;南以柴河和英額河的分水嶺為界,鄰建州女真,西入廣順關通開原,所以明稱之曰「南關」,北鄰葉赫。葉赫部在開原東北,入鎮北關通開原,因此也叫「北關」。輝發部以輝發河流域為中心,北鄰烏拉部,南鄰建州女真,東連長白山女真,西毗哈達部。烏拉部佔據以今吉林市北、烏拉街鎮為中心的松花江兩岸,南鄰輝發部,西南為葉赫部。

最先發現努爾哈赤崛起的是朝鮮李朝收集情報給明軍
當時東北的軍事形勢看起來對努爾哈赤相當有利,按照朝鮮方面得到的情報,努爾哈赤將所部人馬1.5萬人分為四軍,稱為 「環刀軍,鐵鎚軍,串赤軍(可能指車盾兵)與能射軍」,糧食、軍器等供應充足。反觀海西女真,雖然地廣人眾,內部卻不相統屬。其中兩股最強的勢力,即葉赫部與哈達部,還在短短的5年時間裡遭到明軍的三次沉重打擊:萬曆十一年(1583),明朝遼東撫臣李松、總兵李成梁設「市圈計」襲擊並屠殺了葉赫部1500餘部眾;萬曆十五年,明朝巡撫顧養謙引兵出塞,攻擊哈達部首領孟格布錄,斬首五百餘級;明廷還革除了孟格布錄的「龍虎將軍」稱號;第二年(1588),遼東總兵李成梁又率兵進攻葉赫,使葉赫部再次罹受重難。
本文為大魚號獨家稿件,未經大魚號許可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