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川軍士兵出征前,父親贈「死字旗」:傷時拭血,死後裹身

引言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岳飛《滿江紅・寫懷》

古往今來,曾有多少英雄風流人物,馳騁在華夏的大地上,上演著一個又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現今這片土地上的些許安寧,一些人相較和平的生活,離不開英雄的英勇獻身,忠勇相護。以前有一個年輕人,他本來過著歲月靜好的日子,但國家有難,他便加入了川軍的隊伍,成為千千萬萬士兵中的一員。原本他是偉大的、也是普通的,但因為他有一位不一樣的父親,別人家的父親都很怕自己的兒子戰死沙場,他卻在兒子出征前給贈了一面「死字旗」,完全是讓他把命給豁出去。

一、投筆從戎,走向前線

這個年輕人叫王建堂,他雖生於動蕩的時代,但卻有一份歲月靜好的穩定工作,每天與書香為伴,站在三尺的講台上,教書育人,過著安安穩穩的日子,生活得挺不錯。而能夠成為教師的他,自身所受到的教育定然不差,品格也沒有問題,且擁有比較先進的思想,是個有胸懷氣節的有識青年。這麼一個拿著筆桿書本教書的教師,他為什麼要投筆從戎呢?危亡之際,不得不上戰場。

年輕川軍士兵出征前,父親贈「死字旗」:傷時拭血,死後裹身

那是1937年七七事變,狼煙四起。作為一個有腔熱血的青年,王建堂主動請纓到前線去殺敵,還號召了上百個和他一樣有愛國之心的人,組成了一支義勇隊。百姓當時處於水深火熱的時候,他勇敢的走在了別人的前面,也做好了犧牲的準備。王建堂其實只是眾多愛國人士其中的一員,為了捍衛這片土地,他們以自己所能及的力量,奮力的去擊退那些侵略者,即便流血犧牲也義無反顧。所以,王建堂只是無數無名英雄其中的一個,原本並沒有什麼人知道他這位默默犧牲的無名戰士。但因為他有一個不一樣的父親,使得很多人記住了這個故事,並為之感動。

二、父親贈予「死字旗」

作為父母,即便兒子要上戰場,心中自然盼望著他們能夠活著回來。但王建堂的老父親「王者誠」,在得知兒子主動請纓到四川去抗日後,不是對他噓寒問暖,而是贈給了他一面「死字旗」。在這面旗子上,有一個放大的「死」字,看上去格外的醒目,左右兩側的幾行字倒是很小。在大「死」字右邊的幾行字里,其中有這樣的一句話:傷時拭血,死後裹身。

年輕川軍士兵出征前,父親贈「死字旗」:傷時拭血,死後裹身

這位老父親並非不愛自己的兒子,他又何嘗不希望兒子能夠陪在自己身邊,不說盡孝,至少老來也感覺到人生很溫暖。可祖國有難,更需要兒子,遺憾的是年老的他已經不能和兒子在上戰場,只能作「死字旗」贈予兒子以勉勵。那上面的每一個字,無不透露著這位老人對祖國深切的情感,熱烈的愛國情懷。帶著父親贈予的「死字旗」,25歲的王建堂走上了戰場。也因為他剛一參軍就帶了上隊伍,所以一上來就是見習排長,一改文弱教師的形象。

三、活著回到了家鄉

帶著視死如歸、保家衛國之心,在湖南,他在前線指揮著戰士們上陣殺敵,一天一夜后,就殺敵擊傷敵人上百名,而他所率領的隊伍只有兩名士兵犧牲。後來他參加了武漢、常德、長沙會戰等十幾個戰役,前後一共負傷4次,每次他都會拿著父親贈予他的「死字旗」去擦拭流血的傷口。

年輕川軍士兵出征前,父親贈「死字旗」:傷時拭血,死後裹身

王建堂英勇的表現,良好的作戰指揮能力,使得他升到了副營長,為祖國奮力地奉獻著一份力量。而1950年,王建堂已經在戰場了浴血奮戰13年,他多數同鄉戰友已經戰死沙場,而38歲的他活著從戰場上下來了,回到了自己的家鄉。他雖沒戰死沙場,但晚年生活卻很凄涼。回鄉后他只能勉強維持自己的溫飽,他也沒法娶妻生子。直到1992年,他才得到了一個清白,然而他已經80歲。

結語

我們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離不開英雄的犧牲,正是他們拋灑著熱血,才換來了祖國的尊嚴與安定。歷史雖在王建堂80歲的時候才還了他一份清白,且父親贈予他的「死字旗」在戰場上丟失,但英雄無法被磨滅,不管過去了多久的時間,依然值得後人所緬懷!

圖片來自於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