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本上的「4件史事」,經文學家考證均為騙局,卻讓很多家長深信不疑

孟子說盡信書不如無書,是要我們永遠保持一種懷疑的態度面對我們所接觸到的信心。就好像亞里士多德說重物一定比輕的物體下落的快,人們相信這個經驗論斷足足有一千多年,可是不信邪的伽利略做了一個理想實驗,從亞里士多德的結論中推導出了矛盾,從而建立了自己的標準。

課本上的「4件史事」,經文學家考證均為騙局,卻讓很多家長深信不疑

歷史學也是這樣,歷史是由人所記錄的,就難免會帶有主觀情感,或許由於統治者的原因而篡改事實的事情也是會發生的。這就需要我們加強自己的辨別能力了。在歷史上教科書中有「4件史實」,經過史學家的考證都是騙局,卻被很多家長信以為真,你們知道都有哪些嗎?

首先的第一個「騙局」就是焚書坑儒,歷史上對於秦始皇的污衊之中最大的就是焚書坑儒,人們根據司馬遷所寫的《史記》當中記載的「及至秦之季世,焚詩書,坑術士,六藝從此缺焉。」來斷定秦始皇焚毀詩書以及一切有用的書籍,坑殺儒士。

課本上的「4件史事」,經文學家考證均為騙局,卻讓很多家長深信不疑

然而事實真相是公元前213年,秦始皇在宴請賓客的過程中,一些博士就「分封制」和「郡縣制」又吵了起來,當時的博士淳于越引經據典要秦始皇實行分封制度,這樣能長治久安,然而丞相李斯有不同的看法,他駁斥了淳于越的觀點,並且提出了焚燒民間詩書的主張。

也就是說李斯這樣諫言的目的是在於防止民間用詩書中的觀點來詆毀秦君,有利於這個大一統國家的思想統一,而且李斯說的是燒毀民間所藏的書,在秦國宮殿內還是有書的原本在的。真正焚書的罪魁禍首是項羽,他一把火把咸陽宮燒了個一乾二淨,什麼都沒有留下。

課本上的「4件史事」,經文學家考證均為騙局,卻讓很多家長深信不疑

坑儒之事更是牽強附會,秦始皇掃滅六國之後,一些儒家博士都是秦始皇的座上賓,而秦始皇坑殺的都是一些「方士。」他們利用秦始皇想要長生不老的願望大肆斂財,被秦始皇知道了,於是將他們坑殺了。可是謠言的傳播就是這樣,一個隊伍的第一個人的話到了隊伍的最後一個人總是會變得面目全非。

第二個「騙局」就是烽火戲諸侯,人們一提起這件事首先想到的是周幽王寵愛褒姒戲弄諸侯才導致的西周滅亡,於是昏庸的周幽王和禍水褒姒就這樣永遠的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然而事實真相是周幽王寵信褒姒和她的兒子伯服,廢除了申后和太子姬宜臼,申國國君是太子的外公,見太子被廢,於是就聯合犬戎一起攻打西周國,周幽王於是被殺。而周平王為了躲避犬戎部族的侵擾,在秦穆公的護送之下遷都洛邑,周平王還將西周在西部的大片土地賞賜給了秦國,秦國也正式的強大了起來。雖然說周幽王依然昏聵,卻沒有傳說中所描述的那麼不堪,而褒姒也平白無故的背上了罵名。

課本上的「4件史事」,經文學家考證均為騙局,卻讓很多家長深信不疑

第三個則是「大澤鄉起義」,一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也揭開了我國農民起義的序幕,在《史記》之中記載「失期,法皆斬。」讓我們覺得陳勝吳廣起義好像是不得已,可是在1975年12月湖北睡虎地出土的一批秦簡卻實實在在的戳穿了這個謊言,當時的律法是這樣記載的「失期三到五日,誶;六日到旬,貲一盾;過旬,貲一甲…… 水雨,除興。」也就是說朝廷徵兵的話在沒有特殊情況下遲到的處罰會根據遲到的天數來進行處罰,最重也就罰一副鎧甲,而碰上自然原因延期的話是可以免除處罰的。那麼陳勝吳廣的失期當斬就是一個謊言了。

第四個就是著名的火燒阿房宮,在杜牧的《阿房宮賦》裡面將阿房宮描述的極為壯美「覆壓三百餘里,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其實這也是中國人的一種習慣,就是將事實掩去,保留作者的思想意圖,比如《戰國策》中各種策士的誇張言論,還有賈誼的《過秦論》都是文學性要重於真實的史料價值的。而後來的很多人以此為依據。其實真實的情況是直到秦朝滅亡,阿房宮也沒有修建完成。項羽燒毀的是咸陽城。

課本上的「4件史事」,經文學家考證均為騙局,卻讓很多家長深信不疑

受限於考古技術和工具,古人確實沒有那麼多的真實史料能夠供人參考。所以這四個謊言才迷惑了眾人幾千年,很多的家長們也依然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