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陝北這片土地上,自古以來出了不少英雄。

因為地理位置的封閉性,這裡很容易形成割據勢力。

辛亥革命爆發后,南方革命軍、北洋系軍閥彼此你方唱罷我登場,長達二十年的戰亂,陝西在名義上才真正地得到了半統一。

這二十年的戰亂年代,其實就是我們今天提到的主人公楊虎城的個人成長史。

1893年,楊虎城出生在陝北蒲城縣孫鎮甘北村一戶貧農家庭中。

他的父親楊懷福雖然有四五十畝田地,但是因為田地位置處于山塬上,甚至比不上平原地區五畝地的收成。

楊懷福沒有辦法,在忙完農活的時候,憑藉自己的木工技藝,常常做一些農具、木器、板凳、小桌,把這些小物件拿到附近的孫鎮變賣。

楊懷福沒有想到,這些小物件還挺受歡迎,他攢下一筆錢在小鎮上開了一家小店鋪,日子總算比以前過得好一點。

不過,楊懷福一家人的好日子還沒開始享受,一場天災直接擊潰了這個原本就脆弱的家庭。

1900年,八國聯軍沖入北京城,伴隨著這件大事一起發生的,還有楊虎城老家縣城蒲縣的天災。

慈禧老太太逃亡到這裡待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她如同天災中的蝗蟲一樣,徹底吃空了陝北的財政。

臨走的時候,陝北的地區還進獻了不少金銀珠寶。

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當地縣誌記載這一年:

天旱,大飢荒,民食野菜樹皮。連續兩年,死人無數。

1903年,10歲的楊虎城被父親送到鎮上的私塾讀書。

那時候,全國私塾老先生仍舊教的是一些四書五經,滿口之乎者也的話,年少的楊虎城在這裡也僅是學會了基礎的識字。

在讀書兩年後,楊家的日子實在入不敷出,楊懷德的小木器鋪經營異常困難。

他始終不甘心就這樣再次沒落,前前後後借貸五百兩銀子苦苦支撐這家店鋪。

終於,他還是沒能扛下去。

在任何一個時代浪潮面前,底層人物的生活最容易被顛覆,也最容易被一舉擊潰。

因為生活結構的單一,像楊虎城這樣附帶性質的小手工家庭,在天災人禍、時代變革面前,幾乎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他父親那顆不甘平庸,希望和命運抗爭的心,最終還是選擇了折服。

那一年,店鋪倒閉,兒子退學。

這個殘酷的事實,不僅改變了楊懷德的命運,也改變了少年楊虎城後來的命運。

1906年,春天。

楊懷德實在沒辦法,他自己回到了農村繼續種地,小兒子楊虎城則到了小鎮上的飯鋪做了童工。

這家小飯鋪還是那種露天的大灶台,作為『拉風箱小哥』的楊虎城為此受了不少苦。

大家可能一部分人沒有見過風箱,有的可能會以為是這種小型風箱。

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圖 | 灶台小型風箱

但現實是這樣的風箱:

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圖 | 大風箱

大灶台旁邊本來氣溫極高,到了中午太陽暴晒的時候,楊虎城一邊喘氣,一邊用毛巾不斷擦拭他脖頸處的汗漬。

中午忙碌的那段時間,他的全身幾乎都會濕透。

好不容易有閑暇的時候,店鋪老闆又罵罵咧咧地讓他洗碗端菜。

一次,既忙前又跑后的給客人端菜,客人二話不說『啪啪』就給了他兩巴掌,嫌棄他手腳不麻利,影響人家吃飯。

楊虎城瞪著牙幫,始終一言不發。

這樣的心酸日子,楊虎城幹了近一年的時間。

第二年,還在飯鋪幹活的他,聽到了個消息。

—父親被捕!

楊虎城馬上決定離開那家飯鋪,前往西安看望被捕的父親。

年幼的楊虎城背著行李包,手持防狼棍,一路跋涉,順利來到了西安。

那時候楊虎城才知道,自己的父親因為加入「哥老會」被捕。

哥老會屬於民間結社組織,專門反抗那些欺壓窮苦百姓的地主惡霸,但是清末的亂世中,清王朝極其反感這種民間組織。

楊懷德此次進入大牢,再也沒能出來,第二年春天就被清王朝絞殺。

15歲的楊虎城借了一輛獨輪車,艱難地將父親的遺體從西安運回老家。

漫長的返鄉路,楊虎城一步又一步的艱難走著。

因為這件事情,他一生對腐朽落寞的清王朝有著刻骨銘心的仇恨。

他恨透了這個亂世,也恨透了這個朝代。

他更恨自己不能找到一條更好的出路。

其實想想,那個時代里社會資源結構單一,而且所有的有效資源都會官僚階層所掌控,底層的百姓在亂世中往往被壓榨的連擁有土地資源的能力都沒有。

他們大多數人,還是土地資源中的租用者,尤其是到了王朝末期,能夠真正擁有土地的農民更是少之又少。

此次回鄉之後,鄉里不少人幫助他安葬父親,他萌生了一個想法,建立了一個鄉村互助小組,希望大家有困難的時候可以相互幫助。

這個小團體不久像滾雪球一樣,迅速發展壯大,及至辛亥革命爆發的時候,楊虎城已經發展到了八百多人。

辛亥革命以後,楊虎城被直接納入了陝西軍政府體系,正式成為地方軍政系統中的一名成員。

這是他軍旅生涯的真正開始,也是楊虎城未來成為陝西軍政大員的真正起點。

1916年,復辟帝制的袁世凱在聲討中病逝。

楊虎城因為護國戰爭的功勞,被正式被編為陝西陸軍第三混成團一營營長,駐防大荔縣,負責黃河西岸的防務。

亂世悍將,終有所成。

早年他和四川一位商人張西銘很熟,他常常到張西銘家中閑逛。

偶爾,他還會張西銘的義女羅佩蘭攀談幾句。

時間一長,兩人之間十分的熟絡,尤其是楊虎城成為陝西地區的一位駐防營長之後,張西銘和他的來往更加的頻繁。

這一年,楊虎城和羅佩蘭結為夫妻,楊虎城23歲,羅佩蘭15歲。

亂世婚姻,大多坎坷且曲折。

婚後的日子裡,楊虎城開始了一路打怪升級的艱難軍旅生活。

1917年7月,張勳復辟,西北軍出關抗爭。

同年,段祺瑞上台,解散國會,護法戰爭爆發,陝西地區南方革命軍、北洋系軍閥火拚。

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1919年,4月。

南北兩股勢力以渭水為界,划水分治陝西。

1921年,5月。

陝北直系馮玉祥軍隊入關,擊潰陝西皖系軍閥陳樹藩,開始整編南方革命軍和自己的直系兵力。

這一年,楊虎城所屬的南方靖國軍部分接受整編,只有楊虎城拒不接受馮玉祥整編,開始引兵北上,奔襲兩千里轉戰陝北。

第二年,年底。

楊虎城的主力艱難抵達陝北榆林。

陝北地區黃沙漫天,部隊供給不僅困難,而且軍中有不少士兵開始不適應如此惡劣的環境。

就連楊虎城自己也在長途奔襲中病倒,一病不起。

羅佩蘭聽聞這個消息,從高陵縣通染坊鎮出發,帶著剛剛出生三個月的孩子,從陝西的韓城縣禹門口東渡黃河到了晉南,沿著汾河北上,經過太原等地,又由山西省的離石西渡黃河轉到陝西吳堡縣,再經米脂縣到榆林縣。

漫長的二十餘天,羅佩蘭終於見到了楊虎城。

此時的楊虎城躺在病床上仍舊高燒不退,朋友井岳秀介紹的中醫大夫診斷一段時間之後仍舊不得好轉。

羅佩蘭想要替躺在病床上的丈夫換一位大夫,但是有礙於井岳秀是自己丈夫的好朋友,暫時放棄了這個想法。

井岳秀跟隨楊虎城來到陝北之後,為生病的楊虎城精心挑選了一生,每次用藥的時候他還會仔細閱讀詳閱中醫處方,同時安排人手精心的護理楊虎城。

羅佩蘭如果直接換掉他找來的醫生,勢必會影響他們兄弟倆之間的感情,但看著丈夫的病情從未好轉,反而變得越來越厲害,她還是忍不住從山西請來了另一位醫生。

為了避免井岳秀心理不舒服,羅佩蘭都是偷偷換藥。

七天時間,七付湯藥。

楊虎城的傷寒病被成功治癒。

此時的北京到東北的遼西走廊一帶,不斷發生惡戰。

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爆發。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爆發。

楊虎城趁此機會,揮師南下,在渭北地區站穩腳跟。

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圖 | 楊虎城

然而在1926年,牆頭草兩邊倒的劉鎮華依附吳佩孚,曾經在洛陽一帶搶佔地盤失敗的他,時隔兩年重整軍隊,竟然集結了七萬多的軍隊。

此次的目標只有一個:

—搶佔陝西。

這一次爆發了近代以來,西安地區最大的一場軍事耗戰。

—「二虎守城」。

楊虎城、李虎臣兩人集結8000多兵力防守西安,抱著必死之心捍衛西安城。

兩軍交戰一番,劉鎮華始終無法順利攻破西安城,當年六月,怒不可遏的劉鎮華喪心病狂的下令士兵將城外十萬多畝的小麥縱火焚燒,想要斷了楊虎城、李虎臣兩人城中糧食供應。

此時,陝西東部戰場已經開始爆發北伐戰役,整個華夏大地除了東南丘陵一帶,長江以北的所有地區都在打仗。

此次耗戰近一年的時間,劉鎮華出逃,西安解圍。

1930年,中原大戰爆發。

大戰爆發之後,楊虎城徹底坐擁陝西,成為當地的軍政一把手。

他的成長,幾乎是所佔近代戰爭以來,夾縫中艱辛努力的結果。

不過,蔣介石對於楊虎城十分的不放心,他直接在陝西西出的重要關口潼關安排了一支軍隊,時刻警惕楊虎城。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

東北全境淪陷,及至1934年東北軍全軍入主陝西,成為了楊虎城第十七路軍和東北軍的共同地盤。

一山不容二虎,諾達的地方安置著兩股不同的軍隊。

一時間,陝西地區形成了兩股不同風格的風氣。

張學良看不起沒讀過書的楊虎城。

第十七路軍看不起敗北的東北軍。

這種狀況,一直到張學良和楊虎城推心置腹地交流之後,兩人和兩支軍隊之間的敵對關係才發生了很大的改變。

從楊虎城的成長軌跡來看,從他的年少走來,他已經經歷了近二十年的戰爭。

漫長的二十年,不僅是他個人的成長史,也是中國近代以來一段殘酷且頻繁的戰爭歲月。

在他個人成長史的背後,華夏大地卻殘酷地進行了二十年的軍閥惡戰。

這一年的紅軍,剛剛經過漫長的兩萬五千里長征路,來到了陝北。

楊虎城希望結束這場永無止境的華夏耗戰。

1936年,12月12日。

西安事件爆發!

華夏大地為此進行了全民抗日的新局面,而作為這場重要事件人之一的楊虎城也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楊虎城不僅被撤職,還被迫前往法國考察學習。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之後,楊虎城關心國內局勢,偷偷離開法國回到了香港。

他不會想到,此次回國卻成為了階下囚,還為此失去了自己的寶貴的生命。

他的囚禁生活流轉江西、湖南、湖北、貴州 、重慶等地,其中最為凄慘的一段囚禁地莫過於貴州。

在貴州息烽集中營南部不遠處的玄天洞道觀里,楊虎城一家人待了長達十餘年的時間。

這裡原為道家聖地,後來特務驅趕住在這裡的道士,將其變成專門關押政治犯的場所。

玄天洞為天然形成的岩洞,這裡分佈著五間低矮的平房,因為氣候潮濕,居住在平房裡的楊虎城一家人經常生病。

楊虎城不得已自己出錢在向陽的地方重新修築平房,即便如此,生活環境的惡劣仍舊影響著楊虎城一家人的身體健康。

後來,楊虎城的妻子精神失常,兒子楊珍中頭髮皆白。

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圖 | 楊虎城妻兒

失去自由的生活,更能抨擊一個人的人性。

楊虎城的妻子謝葆貞因為日常壓力和生活環境的惡劣,再加上產後抑鬱,這種幽閉的日子一步步的摧垮了她的精神狀態。

1947年,10月。

謝葆貞偶爾想要去外面逛一逛,可外面那些特務總會在踏出房間的時候,怒吼一聲,甚至還會鳴槍示警。

她開始選擇絕食抗議,想要以自殺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特務知道這個消息,馬上給她撬嘴灌藥,用醫用鑷子捏住她的舌頭,想要將葡萄糖關入她的身體。

可她始終緊閉口齒,不肯吃任何東西。

這一年的除夕夜,謝葆貞最終還是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位護士勸她吃藥的時候,她借口護士的金戒指好看,拿過來之後瞬間扔進肚子里,吞金而亡。

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圖 | 謝葆貞

楊虎城親手火化了妻子,將妻子的骨灰收藏在一個盒子里,日常交給自己的兒子楊拯中保管。

1949年,9月6日。

楊虎城在深夜十點多的時候,被秘密轉移到了歌樂山松林坡戴公祠。

黑夜星光,暗藏刀鋒。

那時候,楊虎城其實已經收到消息,他很有可能要被釋放,他一直以為此次轉移是為了交代相關事宜。

他不知道的是,達摩克利斯之劍已經高懸於頸。

蔣介石已經對他動了殺心。

特務們在這一天,禮貌地將楊虎城以及兒子楊拯中帶到了戴公祠的會客廳。

楊虎城端坐在會客廳的椅子上,兒子則被帶入了另一個卧室。

這個年僅二十歲的小孩,剛剛踏入房間,兩把利刃同時刺入他的腹部。

楊拯中痛苦地慘叫,大叫了一聲「爸」。

楊虎城聽到兒子的叫聲,感覺大事不妙,馬上起身準備往兒子的房間走去,沒想到又是同樣的場景,一把利刃同樣刺入了他的胸膛,楊虎城當場去世。

這對父子被殺之後,特務們將其掩埋在會客室旁邊的花壇里,同時種上花草掩蓋。

這一天,距離新中國成立的日子,僅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1949年,11月30日。

重慶宣告解放,曾經被關押在重慶白公館的一名男子,第一時間向解放軍報告,戴公祠一直有狗叫,可能有什麼問題。

當時的解放軍正在全力尋找楊虎城遺體的下落,聽到這個消息,他們馬不停蹄地趕往戴公祠,在戴公祠會客廳的花台上,工作人員小心翼翼的開挖,果然發現了楊虎城將軍的遺體。

楊虎城將軍的遺體被發現之後,在重慶、西安、延安等地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

楊虎城晚年細節:囚禁13年,妻子吞金自殺,兒子只叫了一聲「爸」

有些人活著,為自己而活。

有些人活著,他們是為了一個時代,亦或是為了創造一個利於後人的更好時代。

在理想和現實面前,我想大多數的人都沒有很好的選擇。

在國與家、私與欲的面前,他完美詮釋了一位軍人內心最為真實的信仰。

我記得在讀高中的時候,歷史老師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

抉擇就是你的未來!

關於你的青春,關於你的未來,我們生活在一個相對平面的世界里,但每一次不同的抉擇,總會讓你的人生軌跡在無形中換了另一方向。

或順利,或挫折。

當時的楊虎城或許不會想到,他42歲的那次抉擇,改變了他一生的命運,也失去了他一生的自由,甚至是他的性命。

他更想不到,多少年後,有一群年輕人記著他。

記著他曾經為那個狼煙四起的華夏大地做出的最成功的一項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