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晚年去理髮,一本正經問了理髮師啥事,至今成為笑談

「朕死無面目見祖宗於地下,去朕冠冕,以發覆面,任賊分裂朕屍,勿傷百姓一人。」

明朝的末代皇帝崇禎在李自成攻進北京城時,他首先想到的是祖宗的基業被毀,為了百姓的安危,寧願讓賊人分裂他的屍體,表現了他「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的大無畏英雄氣概。然而同是末代皇帝的溥儀卻沒有一點帝王的氣質,在1934年日本人打到他的東北老家時,他不僅沒有光復河山的壯志,而且甘願充當「偽滿洲國」的傀儡皇帝,成為日本人侵略中國的把柄。

溥儀晚年去理髮,一本正經問了理髮師啥事,至今成為笑談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后,他也成為戰俘被蘇聯帶走,直到新中國成立后,1950年溥儀被遣返中國接受勞動改造。一個末代帝王居然淪落為囚犯,遭到監禁,讓人對此唏噓不已。但是對於溥儀來說,也只有在這監獄中,他才獲得真正的人生。幼年時因為慈禧一句話,在他3歲時便坐上龍椅接受天下人的朝拜,然而3歲的他什麼也不知道,只是一個任人擺布的「活木偶」罷了。

1912年又在袁世凱的威逼利誘下最終退出了歷史舞台,成為2000多年帝朝的最後一位皇帝,從此結束了中華帝制。他也成為歷史上待遇最好的亡國之君,不僅保留他的皇帝稱號,還保全了他皇室家族的榮華富貴。可是不幸的是他沒有好好地珍惜這一機會,卻在日本人侵略中華大地時,妄圖藉助外援能夠達到復辟的目的,最終成為人民的罪人被監禁。

溥儀晚年去理髮,一本正經問了理髮師啥事,至今成為笑談

在監獄中的他或許是大徹大悟了,他反省了自己過往,並把自己的前半生整理成書籍,寫成了「我的前半生」。這時的他即沒有下人的侍奉,也沒有人逼迫他做他不想做的事,他只是一個真實的自我,從他的《我的前半生》中可以看出他作為末代皇帝的辛酸史,世人皆知皇帝是至高無上的,然而溥儀卻只是一粒任人擺布的椅子而已。甚至連宮裡的太監宮女都敢虐待他。

溥儀作為皇帝卻不能享受正常男人的性生活,都是拜宮女們所賜,士可忍,孰不可忍。溥儀的一生看似風光無限,實際上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由於他在監獄中表現突出,1959年他被特赦出獄,可是當他出獄后,為了生活到處去找工作時,卻是處處碰壁,因為他什麼也不會幹,從前穿衣吃飯都是別人侍候,他除了能識字外,別的什麼也不會,好在政府考慮到他的特殊性,就幫他安排了一個植物園的工作,即輕鬆又適合他。

溥儀晚年去理髮,一本正經問了理髮師啥事,至今成為笑談

在他有了這份工作后,他開始對人生未來充滿了美好的憧憬,但是因為他之前完全和社會沒有任何聯繫,因此在他新的生活中鬧了不少笑話,比如有一次他和舊時朋友一起去參觀紫禁城,誰知卻要排隊買票,因此他就說了一句,我回自己的家,還要排隊,弄得所有人都大笑不已。更有值得後人笑談的還是他去理髮時的「是先吹風,還是先理髮。

有一次溥儀看見自己的頭髮又長又亂,便想去理個髮。當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理髮店時,當他看見理髮師手中那個黑乎乎的東西,嗡嗡地叫著對著人的頭上吹時,他便好奇地問到,這是什麼東西,怎麼嗡嗡嗡叫著便有風呢?理髮師告訴他這叫「電吹風」。因為溥儀那時的生活都是與外界沒有聯繫的,外面的世界正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他卻什麼也不知道,成為真正的孤陋寡聞。

溥儀晚年去理髮,一本正經問了理髮師啥事,至今成為笑談

他在皇宮中都是有專門的理髮師,不過他的理髮師都是用的老式人工服務,並沒有這種電器化。因此他便說到,那我是先吹風呢還是先理髮呢?理髮店裡的人聽到他的問話都哄堂大笑,這來理髮先吹什麼風呢,溥儀也尷尬得跟著傻笑。他的這一笑話至今還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笑談。

溥儀晚年去理髮,一本正經問了理髮師啥事,至今成為笑談

因為溥儀沒有體驗過現實生活,從來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他並不了解人的生活技能,所以才鬧了個大笑話,從那以後他便認真學習新的東西,慢慢融入到社會中去。生為帝王是他的幸運同時也是他一生的悲哀。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晚年終於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和他最後一任妻子相敬如賓,從來不擺帝王的架子。1967年他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62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