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我們的方向很清楚:進入虛空

遊戲大廠融入加密技術的進度明顯不及預期。

當他們耗費數年時間來完善用戶綁定、平台氪金通道及PUA玩家心態的獲利機制時。遊戲廠商們很難轉換思維。更何況,廠商們還得面對股東苛責,想要改變商業模式並不容易。

筆者在這裡探討的是,把經濟控制權交給玩家,這會重構貨幣化模型,帶來更大、更新的收入來源。

虛擬勞動力套利

遊戲廠商顯然不樂意,畢竟舒舒服服按照老套路掙錢是最為保險的做法。

有一說一,《堡壘之夜》算是具有顛覆性思維的玩家,它放棄產品獨佔權,轉向聯動各種IP。這會大大增加知識產權的流行性。假設這一現象開啟貨幣化,未來會變成何種模樣?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拿《堡壘之夜》舉例,當引入戰神主角奎托斯角色后,玩家立刻登錄遊戲,為它花費V-Bucks遊戲幣。

如果索尼聖莫妮卡工作室跟Epic這番聯動,能同時刺激到兩個以上的玩家,那麼,在加密世界中,也許你的奎托斯形象可獨享專屬皮膚。原因很簡單,你擁有戰神白金獎盃。

想象一下,假設上述皮膚是限量版,可通過《堡壘之夜》運營的二級市場進行交易,收取費用,需求將會被極大激發。

核心點在於,這些令人興奮的方式可刺激互利性參與行為,且擁有貨幣化渠道。以往玩家大多需要花錢、花時間開寶箱、抽卡,又或者是觀看無聊的廣告,才能得到想要的皮膚或解決。

多麼可悲,玩家在遊戲中投入大把時間跟金錢,到最後還是淪落為給遊戲廠商打工的工具人。

「我厭惡與消費者對立的商業模式,去做一些有損消費者體驗的事來賺錢。」Epic CEO蒂姆・斯威尼(Tim Sweeney)說,「一個正常的商業模式是通過向消費者出售他們想要的東西來賺錢,或者向用戶提供良好的體驗,並通過周圍的經濟活動來賺錢。」

NFT領域最令人興奮的是仍處於探索階段的全新融資模式。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通證)作為最早出圈兒的代幣,以其非同質化、不可拆分的特性,在虛擬貨品領域大放異彩。

在區塊鏈上,數字加密貨幣分為原生幣和代幣兩大類。前者如大家熟悉的比特幣、以太幣等,擁有自己的主鏈,使用鏈上的交易來維護賬本數據;代幣則是依附於現有的區塊鏈,使用智能合約來進行賬本的記錄,如依附於以太坊上而發布的token。代幣之中又可分為同質化和非同質化兩種。

一系列全新的貨幣化機制已經展示給了開發者和創作者。在虛擬世界里出售「土地」或個人物品前所未有地成為了一種可行的融資方式。

不久前,國外知名遊戲主播Tfue推出自己的首個NFT限定系列藏品。某種程度上,也算是開啟了遊戲直播屆進軍NFT市場的先河。這件名為《King of Gaming》的NFT藏品系列,圍繞著《堡壘之夜》、《我的世界》和《使命召喚》三款遊戲所創造的圖片和視頻。

可以發現,未來會有越來越多遊戲資產設計師、UGC world建設者進行類似的選擇。全球範圍內,創作者經濟正在快速轉變。隨著自動化程度不斷提高,預計勞動力需求也會減少,並且COVID也加快了我們過渡至數字化物種。

其實我們真的只處於冰山一角,因為加密技術的非中介力量已經擴散到許多垂直領域,迅速性地打破了創造者和消費者之間的界限。

即便遊戲只是其中之一,但它卻是最貼近元宇宙、能承載豐富信息的領域。

過去20年間,遊戲社區已演變成了實體經濟。遊戲玩家根據可感知的地位和效用描述虛擬商品的價值。

在這一過程中,數字世界提供了獨特的環境,研究其中的經濟學時,能夠跟蹤(幾乎)所有的投入和產出。它們讓我們能夠窺見本地數字商品的新興價值,以及這種價值如何滲入現實世界,

在MMORPG遊戲中,領導逐漸形成的公會家族,不僅向我們展示了秩序不可能強加,而且向社區提議是讓數字世界保持長壽的關鍵驅動力。

更重要的是,它們通過稟賦效應揭示了由此產生的防禦能力:即使出現了一個值得平等或更多考慮的「更好」的世界,人類也寧願堅持自己的世界。

有加密技術后,一個團體將不必做出選擇,相反,他們可以提出雙方合作的提案。在(遊戲)不斷追求(玩家)持續參與的過程中,我們認識到,通脹會不惜一切代價推動經濟增長,而許多遊戲經濟最終會走向破產。

隨著越來越多的價值在無限的元宇宙中數字化,保證稀缺性肯定會很重要。電子遊戲展示了人們對虛擬勞動力套利普遍的興趣。

事實上,大多數遊戲經濟體並未真正在一個可識別的監管框架內運作,由此虛擬經濟體表現得不受約束。通過研究遊戲社區可以了解到,像自然進化一樣,人們如何將新的加密技術悄悄地編織到未來的虛擬社區中。

可投資範圍

在遊戲中,如何考慮內容的獨特性和可交易性呢?

客觀來說,在加密世界出現前,想要獲得成功的遊戲財務風險敞口的期權是非常有限的。除非,你足夠幸運,投資中的遊戲組合已上市。如果是非上市企業,要麼投靠位元組跳動,要麼投靠騰訊。

考慮到企業體量及交易便捷性,騰訊無疑才是最佳代理敞口。假如你想方設法細化投資,大概率會涉足灰色市場,風險性急劇放大。

相較而言,加密遊戲則要穩定得多,你能在平台上看到各種各樣的期權。隨著,遊戲和加密藝術品等其它虛擬產品金融化程度不斷提高,新的投資者將會誕生。

屆時,遊戲開發商能從更廣泛的資金池中籌集資金。在這一模式下,收入多元化將會推動遊戲行業市場規模有所增加。

相關數據顯示,市面上遊戲領域NFT市場交易額已超過4300萬美元,NFT出售量超過170萬件。

即便如此,市場仍未對遊戲資產NFT的價值來源達成共識。當然,這並不能打消投資者的熱情。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以Axie Infinity示例,市場中有各種期權可供用戶投資並獲得投資收益。記住,它存在於全球流動市場,任何人都可進行自由交易。值得一提的是,用戶可獲得以下大部分權利:

●購買單個Axie(可交易、戰鬥或繁殖以獲取利潤)

●購買遊戲內土地(可開發后提供服務來盈利

●購買物品(部署在地產上,通常帶有某些實用功能,如提升屬性)

●購買小愛藥劑遊戲中的ERC-20代幣,用於繁殖Axie。

●購買Axie Infinity Shards(AXS)治理代幣(可以質押以獲得額外收益,也可以用於對社區財政資源分配的投票)

所有玩家均可平等參與,進行公平的貨幣化,從而維護和開發遊戲。至於如何變現,以下是通過遊戲經濟賺取的部分價值:

●高稀有度虛擬地產的拍賣

1.拍賣稀缺遊戲資產。

2.出售代幣給早期戰略投資者,以及隨後公開銷售代幣。

3.遊戲內付費,如升級角色、開發土地或製作物品。

4.遊戲內戰鬥和比賽費用。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目前,交易手續費為4.25%,繁殖一個Axie收費0.005ETH。相關數據顯示,僅在2020年11月,就有高達25萬美元流入金庫。

從2021年Q1起,Axie universe內部所有收費及拍賣費將進入由AXS代幣持有人管理的社區金庫。

如果大家認為,該經濟模型僅適用於Axie,那就大錯特錯。某種程度上,這是投資線上虛擬世界資產的普遍範式。

很明顯,通過這一模型,玩家可深度參與遊戲,創造了新的遊戲體驗。不過,更為重要的是,該模型也是玩家跟開發商協商絕妙武器。

玩家可通過行使交互撤資金的權力去制約開發商做惡。一旦玩家間形成共識,通過這一激勵盟約,玩家可直接拋售遊戲資產,壓低價格,從而讓開發商按照修改遊戲版本,符合玩家口味。

以往開發商氪金起來毫無節制,經常戲耍玩家。這一新機制,會讓開發者時刻保持清醒狀態。

其實,理論上來講,遊戲「分叉」也可以。第三方開發者可通過NFT集,打造一個并行遊戲版本。玩家可轉移相關資產至新遊戲版本中,接著體驗。

必須承認的是,要開發出這樣一款遊戲很難,它得包含動態的、可輪換的開發人員池。

此外,如何協調第三方開發者也是一件難事,玩家名義上能投票決定誰開發下一個版本。可誰又能保證開發者足夠多了。

目前已有遊戲公司採取行動,像Atari、Square Enix。拿Atari來說,它們在The Sandbox Game(一個基於區塊鏈的虛擬世界)中購買了大量土地,並在上面開發了大量典遊戲的3D版本如Asteroids、Pong、Rolercoaster Tycoon等。

在分發渠道上也有一些新變化,比如Gucci在Roblox銷售服裝,Fortnite與IP(如《星球大戰》)建立合作關係等。

隨著連接數千個孤立的虛擬經濟體的技術不斷發展,虛擬世界會日益金融化。密切關注元宇宙的演進方向,及相關企業採取的應對策略,會讓觀察者受益。

如今,加密經濟規模高達數萬億美元,再加上分散式Web3.0技術及元宇宙,我們正邁入新的機遇之地。

一場數字化文藝復興已經悄然開啟,它將跨越時空連接十億人的心靈。在未來幾十年裡,一個原生虛擬新時代即將到來,這將是網路原住民的下一個偉大里程碑。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點分享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點收藏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點點贊

一文讀懂Metaverse的新商業模式與投資機會

點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