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再引雅俗之爭:是俗是雅到哪兒說理去?

相聲再引雅俗之爭:是俗是雅到哪兒說理去?

近日,中國曲協發出倡議,號召相聲界抵制低俗之風,反對直奔下三路搞笑觀眾。

這一倡議又點到了早年間相聲界的敏感話題,自郭德綱帶領德雲社崛起后,一直存著正統與非正統、體制內與體內外、雅與俗之爭。

以姜昆為代表的體制內相聲,被認為是正統的、高雅的相聲,以郭德綱為代表的體制外相聲,被認為是「三俗」相聲。

相聲再引雅俗之爭:是俗是雅到哪兒說理去?

隨著相聲的發展,德雲社的相聲風生火起,改變了相聲幾乎無人問津的尷尬局面。

高雅的相聲觀眾越來越少,作品越來越少,所謂低俗的相聲觀眾越來越多,越來越受追捧。

人們不禁發問:是我們的觀眾口味越來越低俗,還是德雲社的相聲把觀眾帶偏了?

這個問題還真的不是一兩句就能掰辭清楚的。

從宏觀上講,一個社會要文明進步,應當大力倡導高雅藝術。我們要通過優秀的作品引導、教育、陶冶民眾,這樣才能提高社會整體的文明程度。我們要實現民族復興,必然建設一個文明的社會,而這個任務,文藝界當仁不讓。

從微觀上講,任何社會的民眾,都存在雅俗之別。人們的教育背景不同,修養不同,品味天然有差別,正所謂「陽春白雪」與「下里巴人」之爭自古如此。文藝作品的成長發展,與觀眾是共生共長的關係,沒有觀眾哪有作品?觀眾是藝人的衣食父母。

相聲再引雅俗之爭:是俗是雅到哪兒說理去?

於是,這就出現了一個層次問題,有人喜雅,有人愛俗,這就決定了文藝作品必然迎合觀眾,蘿蔔青菜各有所愛,要雅給雅,要俗給俗。這樣就形成了一種共生狀態,井水不犯河水。

這就需要一個裁判了,是雅對,還是俗對?是該雅還是該俗?

按理說,應該追求雅,這是「政治正確」的大方向,但往往陷入曲高和寡之囧,一味地媚俗,觀者眾,卻不符合文明發展之方向,又陷入「政治錯誤”之虞。看起來,好像一時難有一個普適的標準來斷定,這個官司也就成了口水戰。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文藝事業逐漸走向市場競爭,吃皇糧的人越來越少。這樣一來,迎合觀眾就是贏得市場,就是掙飯碗,上座率,票房紀錄,是「硬道理」「硬通貨」「硬標準」。這就出現了一種相悖現象,叫好不賣座,不叫好卻賣座,孰是孰非,又成了左右權衡之難。

看起來,這又是一地雞毛的事,「剪不斷,理還亂」。

其實,我們不必過分糾結。任何社會,任何事物,都有一個高中下之分,這是客觀規律,我們無法改變,只能引導和規範。

其實,雅與俗之間,並沒有一道楚漢河界,它們是可以相融共存的。所謂俗,是通俗,而不是低俗;是接地氣,是大眾化。因此,所謂媚俗,其實是追求民眾喜聞樂見的形式。對那些真正的低俗的、醜陋的、無聊的、令人噁心的東西,堅決摒棄,這樣,我們就不怕俗,不會談「俗」色變。所謂高雅,並不一定是高不可攀、居高臨下、高冷離群,而是指內容清新、健康、雅緻、向上,是指藝術水準高出一節。

至於是俗多一點,還是雅多一點,可以根據受眾對象,自我取之,不必苛求。

因此,托住底線,把握大方向,引導社會整體趨勢向著文明進步,這就不必太在意具體某個節目是俗了還是雅了。高雅的東西可以「俗」得觀眾,俗的東西同樣可以雅得養眼,兩者并行不悖,何樂而不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