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最美玫瑰」:李佩的美曾傾倒數人,李佩的痛卻不為人知

「兩彈一星」最初指的是原子彈、導彈和人造衛星,上世紀60年代,是個對許多家庭充滿磨難的年代,但也是中國的「輝煌年」:

中科院「最美玫瑰」:李佩的美曾傾倒數人,李佩的痛卻不為人知

1960年,中國仿製的第一枚導彈發射成功;1964年,中國的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成為世界上第五個有原子彈的國家;1967年,中國的第一顆氫彈空爆試驗成功;1970年,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發射成功,中國因此成為第五個發射人造衛星的國家。

十年間,中國能夠在困境中做出諸多成就,讓世界皆為一驚,是無數中國民眾的付出,其中也有毅然回國建設國家的才子的無私奉獻。1938年夏,中英庚子賠款基金會留學委員會舉行第七屆留學生招生考試,而在3000多名參考者中,力學專業只招一名。

中科院「最美玫瑰」:李佩的美曾傾倒數人,李佩的痛卻不為人知

不過考試的結果卻是郭永懷、錢偉長與林家翹一起以5門課超350分的相同分數被錄取,1941年,郭永懷進入了當時國際上著名的空氣動力研究中心,與錢學森一塊成為了世界氣體力學大師馮・卡門的弟子。

錢學森與郭永懷有著不錯的交情,都說學理科的男生不懂浪漫,郭永懷一心撲向學問,而在學習之餘,錢學森就會帶著師弟郭永懷兜風,1945年,也是錢學森直接將郭永懷送到了康奈爾大學。

1949年時,郭永懷已聞名國際,在跨聲速流與應用數學方面做出了巨大成就。

中科院「最美玫瑰」:李佩的美曾傾倒數人,李佩的痛卻不為人知

李佩則是郭永懷的妻子,同樣是位相當優秀的女子,李佩和郭永懷都是北大的學子,而在1947年,李佩進入了美國康奈爾大學深造,這年,蔣英留學歸來,在上海蘭心大劇院舉辦了個人演唱會,與錢學森重逢,彼時男未娶女未嫁,錢家與蔣家是舊交,一段姻緣也就成了,錢學森與蔣英在上海喜結連理。

李佩則與郭永懷重逢於康奈爾大學,1948年,李佩和郭永懷步入婚姻。上世紀五十年代,聽到祖國的號召,錢學森、蔣英夫婦和郭永懷、李佩夫婦先後放棄了在美的一切,衝破阻擾,毅然返回國內。

中科院「最美玫瑰」:李佩的美曾傾倒數人,李佩的痛卻不為人知

1958年,郭永懷與錢學森等籌建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力學和力學工程系、化學物理系,為中國培育人才,而蘇聯政府單方面撕毀合約,撤走全部專家,郭永懷等人臨危受命,與王淦昌、彭桓武形成了中國核武器研究最初的「三大支柱」。

在郭永懷全身心投入新中國建設事業中,李佩則負責了中關村後勤建設,並且調入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擔任了外語教研英語教師。生活中不免有磨難,在動蕩的年代,李佩也遭受過大的衝擊。

並且在1968年12月,由於郭永懷在試驗發現了重要線索,急於趕回北京,結果卻不幸遭遇空難身亡,此事對於李佩是非常大的打擊,但李佩挺了下來,平時從不麻煩人的李佩則麻煩了邊東子一次,讓他把14號樓下被人刨出的一株迎春花幫忙搬到她13號樓下,李佩說:「我們老郭最喜歡的就是迎春花了。

中科院「最美玫瑰」:李佩的美曾傾倒數人,李佩的痛卻不為人知

李佩清楚,郭永懷心繫國家,同樣,李佩也在她的崗位,為祖國建設做出貢獻,一心撲在教育事業上,李佩因此享有「中科院最美玫瑰」、「中關村的明燈」、「中國應用語言學之母」的美稱,不可否認,李佩的美曾傾倒無數人。

90年代初,錢學森在人民大會堂接受頒獎,李佩也受到了邀請,但李佩卻婉拒了,回復道:「我還要上課。」一直以來,李佩生活樸素,幫助了許多學子,這些學子始終記得李佩的恩情,而少有人知李佩的痛,原因是李佩在人前一直表現出來的是她的堅強,李佩不是一個喜歡訴苦的人。

在1997年,李佩唯一的女兒郭芹因病去世,但李佩仍沒有離開講台,據李佩的學生透露,那天李佩提著錄音機走上講台,人顯得更清瘦了,聲音有些沙啞。

中科院「最美玫瑰」:李佩的美曾傾倒數人,李佩的痛卻不為人知

11年後,李佩更是把自己畢生的積蓄60萬,分別捐贈給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和中國科學院力學研究所設立的郭永懷獎學金,無疑,李佩是真正的精神貴族,她的品質向來不是用錢財可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