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皇帝頭疼了一千年的軍權問題,趙匡胤是如何解決的?

在中國古代,軍權問題是皇帝最敏感的問題之一。哪怕貴為皇親,私藏鎧甲也等同於造反。更不用說執掌軍隊這種國家大事了。

在皇帝眼中,親情、友情都是假的,只有槍杆子才是真的。

所以,誰執掌軍隊,誰就是潛在的反賊。

軍權是必須要防範的,這個傳統至少從秦始皇就開始了。秦始皇統一中國后,中央設置三公九卿,三公之一的太尉就掌管軍事。然而,和丞相平起平坐的太尉卻長期空缺。很明顯,在軍權這個大問題上,即使是雄才大略的嬴政心裡也在犯嘀咕。

後世的皇帝和嬴政也差不多,對軍權極度敏感。想出了各種各樣的辦法來解決武將擁兵自重的問題,可惜效果並不明顯。

再忠心耿耿的武將,只要手上的傢伙什足夠多,那也很難不起二心。

教訓歷歷在目,盛極一時的大唐就被安祿山打的只剩半條命。後來,手握兵馬的藩鎮索性滅了半身不遂的唐朝。

公元960年,後周禁軍大將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黃袍加身。

讓皇帝頭疼了一千年的軍權問題,趙匡胤是如何解決的?宋太祖趙匡胤

趙匡胤很明白,他能坐天下靠的就是軍隊。

那同樣的道理,別人有了軍隊,同樣可以照葫蘆畫瓢。

於是,牢牢掌控軍隊就成了老趙的頭等大事。

要牢牢掌控軍隊,首先就得把軍權集中到皇帝手上。要集中軍權,那就得剝奪武將軍權。這就是著名的杯酒釋兵權。

他才是真正的酒桌老手,不但收了兵權,還順帶發了一筆橫財

可是把軍權集中了,最後還得交給武將啊。皇帝總不能一直兼任軍隊司令吧。

趙匡胤的辦法是,把禁軍統領權一分為三。設立殿前司、侍衛親軍馬軍司、侍衛親軍步軍司,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三衙」。這是軍隊最高統領機關,但是三者互不隸屬,全部直接對皇帝負責。換句話說,1個總司令,變成了3個總司令。

其用心顯而易見,1個總司令那就太容易造反了,3個總司令卻可以互相牽制。每個人都被其他2個總司令盯著,總不可能3個人串通起來造反吧,那皇帝誰來當?

這就有效避免了武將篡權。

如此,宋太祖還嫌不夠。

又設立了樞密院分割了軍隊統帥的調兵權。

總司令只能統帥軍隊,但不能調動軍隊。即使他想造反,動不了兵,也是白搭。反過來也一樣,樞密院可以調兵,但不能統兵,他也不能造次。

而且樞密院的長官必須由文官擔任,武將最多只能幹到副職。這就是典型的以文制武,文官手上沒兵,他起不了二心;武將雖然有兵,但上面還有文官壓制。

讓皇帝頭疼了一千年的軍權問題,趙匡胤是如何解決的?岳飛就曾在樞密院擔任副職

那這樣趙匡胤該放心了吧,並沒有。

趙匡胤很明白,分割調兵權和統兵權並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統帥如果勢大,那他完全可以不理會樞密院的調令,而樞密院也沒有實際的反制辦法。

下幾道文件,哪有槍杆子說話管用。

於是,趙匡胤下令禁軍必須全國輪換。每隔三年,就換防一次。但是,統兵的將領卻不隨軍調動。對於將領來說,他手上的軍隊永遠都是新人;對於軍隊也一樣,頭上的將領也在隨時更換。這就避免了軍隊私人化,防止二者勾結作亂。這就是著名的「更戍法」,就是要造成「兵不識將,將不識兵」「兵無常帥,帥無常師」的局面。

而且,軍隊調動時要一分為二,一半留守京師,一半駐紮外地。二者互相制約,皇帝身邊的軍隊俯首帖耳,駐紮外地的軍隊小心翼翼。以此達到「內外相制」的效果。

禁軍是牢牢掌控了,可老趙又擔心各地勢大。

這裡說一下,宋軍大體可以分為四類:禁軍、廂軍、鄉兵、藩兵。

讓皇帝頭疼了一千年的軍權問題,趙匡胤是如何解決的?禁軍

禁軍就是中央軍,也是大宋最精銳的部隊,由朝廷直接控制。上面所說的這一系列舉措,多是針對禁軍的。

廂軍就是地方軍,由州府統領。

鄉兵就是些鄉勇、團練之類,戰鬥力更差。

藩兵則連有效的組織都沒有,是事實上的散兵游勇。

但是,對於趙匡胤來說。這些軍隊也是威脅,誰知道某一天這些「地方軍」會不會做大,甚至超過禁軍。

於是「強幹弱枝」,將地方精壯士兵編入禁軍。專門製作了木偶模型,讓地方照著挑選。如此一來,地方再也沒有和朝廷抗衡的資本。

收了兵權,限制了武將。趙匡胤終於鬆了一口氣,再也沒有槍杆子能威脅到子孫後代了。

可惜,槍杆子對皇帝的威脅沒有了,同樣,對敵人的威脅也沒有了。

「兵不識將,將不識兵」軍隊對皇帝的威脅是沒有了,可是軍隊內部的凝聚力和戰鬥力也完全喪失了。

固然沒有了武將造反,可敵國的槍杆子,大宋王朝又拿什麼來應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