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楊瓔珞:演員周雪菲探索表演的無限可能性

「有些鳥註定是關不住的,因為它們的每一片羽毛都閃耀著自由光輝。」

歷史劇《大宋宮祠》收官,劇中鮮明立體的角色也直映觀眾內心,作品再現了宮廷女性的多種樣貌,楊瓔珞便是其一。相較於多數「勾心鬥角」的宮中形象,楊瓔珞直來直往,坦誠爽朗,在演員周雪菲的詮釋下,角色更被注入了性格、行為層面的獨特細節,「奶凶奶氣」的楊瓔珞被封為皇后劉娥身邊最貼心的輔助,而周雪菲為了走進角色,讀宋辭、做功課,在一個月內增重10斤。

《大宋宮詞》楊瓔珞:演員周雪菲探索表演的無限可能性

(從增重到扮啞,周雪菲樂於面對表演中的各種挑戰)

成為微胖女孩

楊瓔珞是一個「微胖」女孩,這與維持鍛煉、身材勻稱的周雪菲存在不少差異。為了外形靠近角色,周雪菲調整飲食,在一個月內增重完成,而為了熟練角色故事,她讀典故,念宋詞,嘗試為挖掘角色性格中更貼近真實人生的可能性,「貪吃」「較真」「走路與穿衣都有自己的風格」,直到楊瓔珞不再是劇本中的單面形象,她與周雪菲的一顰一動都連在一起。

《大宋宮詞》楊瓔珞:演員周雪菲探索表演的無限可能性

(為詮釋形象,周雪菲增重10斤)

皇帝駕崩時劉娥與楊瓔珞見面,是周雪菲心頭最難忘的一場戲。「當時劉濤老師選擇用啞語手勢來傳達情緒,即便無聲,仍充斥著撕心裂肺的痛苦。」周雪菲形容那個瞬間自己就是真實的楊瓔珞,直面死亡與歷史的壓力,「周雪菲已經不存在了,我生活在那個朝代。」

《大宋宮詞》楊瓔珞:演員周雪菲探索表演的無限可能性

直到導演喊卡,周雪菲仍沉浸在故事裡,這個劇本僅用「兩人淚眼相望」簡短描述的場景,在周雪菲的詮釋中,迸發出無限種能量與情緒衝擊。周雪菲的堅持終令人物呈現更具親和,當每個細節都設計入微,觀眾亦被楊瓔珞的性格感染,強烈喜歡起這個簡單女孩。

《大宋宮詞》楊瓔珞:演員周雪菲探索表演的無限可能性

(圓肉臉與真性情,為楊瓔珞大大加分)

楊瓔珞的成功令周雪菲再次被推入大眾視野,而現實中的周雪霏不似楊瓔珞衝動,更多了些執著與堅定,她熱愛表演,牢記心底珍貴方向,無畏無懼。

周雪菲出生在南方城市,懷抱對表演的喜愛,她選擇報考上海戲劇學院。「我喜歡錶演后酣暢淋漓的感覺,喜歡塑造角色后的成就感。」對表演的偏執令她在大學時便成功接下第一部作品——《天才碰麻瓜》,只是初入片場的她不免鬧出笑話。周雪菲記得人生中第一場戲,是在計程車上與對手通話。第一次進入現場拍攝,周雪菲對機位並無概念,她只顧演戲,未察覺自己早把攝影機擋得嚴密,惹得導演屢屢指導,她形容那時的自己「完全一頭霧水」,可也正是這樣的經歷,周雪菲開始在實踐里學習。

《大宋宮詞》楊瓔珞:演員周雪菲探索表演的無限可能性

(「簡單」「平和」「無限可能」,是周雪菲定義自己的三個標籤)

從《天才碰麻瓜》到《獵場》、《大宋宮詞》,周雪菲珍惜與前輩合作的對戲時光,在一次次進組過程中汲取經驗。前輩們的專業如同明燈,令周雪菲一點點被啟發,也一步步成長,「我在他們身上看見關於『演員』、『專業』的赤誠之心,讓我始終衷愛並尊重這份行業。」

閃光的鳥兒

周雪菲習慣用顏色形容角色。楊瓔珞是紅,她熱忱、善意、純粹,像紅一樣鮮明。而對於自己,她希望是白。平和又充滿力量,能感性亦能理性,像白紙一樣,任何色彩與創造的靈感都能被發生。

《大宋宮詞》楊瓔珞:演員周雪菲探索表演的無限可能性

(周雪菲稱自己「願做一張白紙」,探索角色的多種色彩)

於是工作中的她簡單堅持心底熱忱與所想,為成為不同角色而奮勁;生活中她勇敢積極,挑戰一切未知的可能性。「我不會給自己定多華麗的目標,我希望自己能好好演戲,成為一個好演員,就足夠了。」周雪菲笑稱自己「很幸運」,總是詮釋正面人物的她時常獲得積極評價,但她也時刻做好準備,接受負面與失敗經歷,「我會不斷改變與完善自己,朝更好的前方邁進。」

《大宋宮詞》楊瓔珞:演員周雪菲探索表演的無限可能性

(周雪菲希望挑戰關於自己的更多種可能性)

「有些鳥註定是不會被關在籠子里的,因為它們的每一片羽毛都閃耀自由光輝。」這是周雪菲最喜歡的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中的一句話,她亦將自己比做那隻渺小卻閃光的鳥兒,再多的困難和逆境都不會讓她止步,她要成長,挑戰生命中的更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