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唐習律87|憶歸休上越王臺,歸思臨高不易裁,曹松71歲進士及第

前言

曹松(828-903),字夢徵,他的名字很多人可能不熟悉,但是他的這首詩,估計人人都知道: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成名萬骨枯。《己亥歲二首》

曹松傳世作品有140多首,幾乎都是律詩,但是像「一將成名萬骨枯」這麼出名的作品不多。

觀唐習律87|憶歸休上越王臺,歸思臨高不易裁,曹松71歲進士及第

一、曹松生平

唐昭宗天覆元年(即光化四年901)新科進士中,出現了五位高齡進士:曹松、王希羽、劉象、柯崇、鄭希顏,一時成為佳話,號曰「五老榜」。

唐末五代王定保所編撰《唐摭言》:

天覆元年,杜德祥榜,放曹松、王希羽、劉象、柯崇、鄭希顏等及第。皆以詩卷及第,亦皆年逾耳順矣。時謂「五老榜」。

其中曹松當年已經71高齡。不過《唐摭言》對曹松的評價不高:

松,舒州人也,學賈司倉為詩,此外無他能。

賈司倉,指中唐詩人賈島。曹松除了學習賈島作詩外,似乎沒有其他的本事了。

及第後,曹松先後被授任校書郎,後任秘書省正字。因為年齡太大,兩年以後,曹松便與世長辭了。

觀唐習律87|憶歸休上越王臺,歸思臨高不易裁,曹松71歲進士及第

二、寫景佳作《桂江 》: 未識佳人尋桂水,水雲先解傍壺觴。 筍林次第添斑竹,雛鳥參差護錦囊 。 乳洞此時連越井,石樓何日到仙鄉。 如飛似墮皆青壁,畫手不強元化強。

上週老街剛去過桂林,和青島一樣,桂林市區就在最美的風景區。桂林的山青水秀、石奇洞美,在這首詩中充分表現了出來。

首句的桂水,應該就是指灕江。今天的桂林市區有二江四湖景區,二江指桃花江和灕江,二江相匯於象山腳下。未識佳人尋桂水,首句有「離」之意,灕江的諧音。

水雲先解傍壺觴。水雲環繞的美景中,自然要美酒相伴。老街不喝酒,不過帶了一瓶水在共享電單車上,以水代酒欣賞美景,也算效顰古人了。

第三句,筍林次第添斑竹,有的解釋為曹松將桂林的山比喻為竹筍,桂林的山的確看上去很像毛竹的粗竹筍。不過,這裡似乎就是寫竹林。

第四句,有的解釋說詩人把溶洞比作美麗的錦囊。不過《全唐詩》註解,南方有鳥名稱叫做錦囊。這一句,就是寫鳥的美麗。

頷聯或許就是寫花(竹)鳥而已。

第五句寫溶洞極其深遠。乳洞此時連越井,指廣州越秀山曾有一古井,又稱越臺岡井或趙佗井。桂林的洞連線廣州的井,用了誇張的手法。

第六句的石樓指山,寫出了山在水雲之間的神韻,觀者如同身處神仙境地。

如飛似墮皆青壁,桂林的山真得很像從天而墜,幾乎四面都是懸崖峭壁。畫手再厲害,也比不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觀唐習律87|憶歸休上越王臺,歸思臨高不易裁,曹松71歲進士及第

三、思鄉之作《南海旅次》: 憶歸休上越王臺,歸思臨高不易裁。為客正當無雁處,故園誰道有書來。 城頭早角吹霜盡,郭裡殘潮蕩月回。心似百花開未得,年年爭發被春催。

此處的越王臺,不是指紹興勾踐的越王臺。而是指漢代南越王尉佗在廣州越秀山上的越王臺,原名為朝漢臺。越秀山公園可以免費遊覽,內有博物館,記得價格也不算高。

憶歸休上越王臺,歸思臨高不易裁。遊子登高自然思念家鄉,不想太難過就不要登高了,因為鄉思難以割捨。

廣州在衡陽以南,古人有雁到衡陽不再南飛的說法,古詩中「衡陽雁」是一個常見的典故。雁信不來,自然收不到故園的資訊。

頸聯寫景,清晨號角聲中,清霜漸漸消失,黃昏時閩江潮水上,有月影在飄蕩。對句一早一晚,霜消月出,一天天就這樣過去了。

心中對於家鄉的思念,就像早春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樣按捺不住。又是一年的春天來了,遊子依然客居他鄉。

觀唐習律87|憶歸休上越王臺,歸思臨高不易裁,曹松71歲進士及第

結束語

曹松死於903年,一年後朱溫殺唐昭帝,四年以後(907年),朱溫叛唐稱帝歷史進入了五代時期。去世得早一些,也是一種幸運。

結束時,老街依照慣例作詩一首為今天作業 ,七律《桂林印象》

觀唐習律86|一瓶一缽垂垂老,千水千山得得來,貫休詩書畫三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