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發育遲緩為什麼一定要早期干預,兒科醫生趙繼明提出是因為這3個理論基礎

兒童發育遲緩早期干預體系的建立基於以下三個理論基礎:

兒童發育遲緩為什麼一定要早期干預,兒科醫生趙繼明提出是因為這3個理論基礎

一、腦的可塑性

腦功能的可塑性是指在外界環境和經驗的作用下,腦神經系統中某些神經的結構與功能會發生改變的可能性,其表現為可變更性和代償性。可變更性是指某些細胞的特殊功能可變更;代償性是指一些神經細胞能代替鄰近受損傷的神經細胞的功能,透過軸突繞道投射、樹突出現不尋常的分叉,併產生非常規性的神經突觸,從而達到代償的目的。但這些必須發生在發育早期,過了一定時間,缺陷將永久存在。

二、腦發育的關鍵期

指人或動物的某些行為與能力的發展有一定的時間選擇性,如在此時給以適當的良性刺激,會促使其行為與能力得到更好的發展;反之,則會阻礙發展甚至導致行為與能力的缺失。研究發現,在人類個體早期發展過程中,也同樣存在著獲得某些能力或學會某些行為的關健時期,多數均在學齡前期。在這些時間段裡,個體時刻處在一種積極的準備和接受狀態。如果此時能得到適當的刺激和幫助,某種能力就會迅速發展起來;如果在某種能力發展的關鍵期內未能充分地刺激其發展,這種能力就會落後,且隨著關鍵期的「時間窗」關閉,落後的能力將不可逆轉。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是先天性白內障兒童3歲後手術不能復明和狼孩7~8歲迴歸人類社會,語言和認知能力損傷已不可逆轉。因此,對發育障礙或有高危因素的兒童在發育的關鍵期內進行干預能促進其能力發展或防止進一步落後。

三、遺傳和環境的互動作用

遺傳因素是兒童生長髮育的基礎,環境和教育使遺傳的潛力得以實現。現代學習理論學家班杜拉尤指出環境既影響著個體的發展,也受發展的個體的影響。美國心理學家布朗芬布倫納的生態系統理論對此做了進一步的詳細分析,在他的理論中,強調發展中的個體受制於相互影響的一系列環境系統,這一系統包括有微觀系統、中間系統、外層系統、宏觀系統。微觀系統是兒童與其生存的直接環境間的關係;中間系統是微觀系統與外層系統和滲透文化意識的宏觀系統之間的聯絡。透過這樣的多層次環境影響著兒童的發展,且認為自然環境是人類發展的主要影響源,家庭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包括家庭成員的相互關係。父母親和兒童照養人是兒童認知和情感發展的主要支援源,良好的家庭關係更能促進親子和同胞間良好互動的發展。這個理念成為早期干預內容和模式發展的重要理論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