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營商強推5G,攜號轉網內幕多,315仍榜上有名

工信部三令五申運營商不能強制或者誘導使用者使用5G套餐,從去年2季度開始某運營商就開始在套餐基礎之上強加了5G流量包,否則取消4G套餐優惠活動。所以所謂提速降費是先提速再談降費的事情,取消原有的優惠活動本質上就是強推新業務。

拿著4G手機使用5G業務本身就違背常理,2020年為數不多的5G手機均價格高昂,所以在過去一年是5G和4G共用基站的過渡時期,期間爆發的4G降速的事情為數不少。三大運營商在強推5G這件事上已經達成共識,所以使用者無論怎樣攜號轉網也難抵禦大勢所趨。5G固然真香,消費者應該保留使用舊套餐的權利。

另外近期NSA(非獨立組網)5G使用者被拋棄的傳言引發行業熱議,從非獨立組網到5G獨立組網的過渡就出現了「失聯」問題,4G使用者的狀態可想而知。運營商當然不會公然阻止手機入網,但是訊號質量無法保障是肯定的。運營商提供的初步方案仍然是更換SIM卡,其實在運營商完全可以將基站和訊號服務能力虛擬化,訊號、資費以及5G普及程序的不公開透明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運營商也要吃飯,在服務能力無法短期改善的時候,運營商的內部管理也是簡單粗暴的。攜號轉網本意是倒逼運營商提升服務質量,但是運營商對此作出的首要決策是設定「轉入與轉出業務考核指標」,運營商基層員工不得不自掏腰包買友商的賬號轉入自己公司,服務使用者變成了看管和交易使用者,三大運營商何嘗不是內卷的典範。

爆料顯示,地方運營商用獎品吸引使用者的現象屢見不鮮,更有甚者直接找代理商買友商使用者,明碼標價挖一個使用者200元。攜號轉網本身是一項基礎服務,不能用攜號轉網為噱頭來挖牆腳,但是在網際網路平臺上一攜號轉網為目的的營銷策略花樣百出,被315點名的機率還是很大的。

高額的攜號轉網「分手費」也頻繁登陸熱搜,合約制一直是運營商套路使用者的首選,活動期間內不能攜號轉網」「轉網後無法正常接收簡訊」等各種說辭仍然會出現在營業廳業務員口中,監管政策往往在基層業務運營中成為強弩之末,所以使用者往往都是懷有戒備心去辦業務的。

2020年上半年全國電信管理機構共計約談、通報、責令整改和行政處罰「攜號轉網」服務不規範電信企業198次。服務質量可見一斑。

套餐裡的不知名增值業務就一直沒有肅清過,套餐的複雜程度堪比試卷。5G套餐的高昂資費只能靠工信部發話才能降下來,最初移動最便宜的5G套餐為128元,裡面包含了30GB流量500分鐘通話,提速和降費顯然不是同步進行的。

運營商成本問題經常被行業內反覆探討,5G基站的建設和高耗電量最終都需要使用者買單,如果4G與5G要長期共存,在5G低功耗基站普及之前套餐不應該向5G過度傾斜。本質上還是不能去誘導和強推。

運營商簡化套餐設計,網際網路服務不能完全取代語音通話,目前的通話服務資費其實仍然居高不下,5G訊息的推廣無論成敗與否,簡訊業務也有可能短暫復甦,當然也會帶來新的消費權益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