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年代|吾輩當自強

《覺醒年代》一部優秀的良心鉅作,第一次看到這部劇,來自抖音的一個小片段。

配樂是李玉剛老師的《萬疆》

“紅日升在東方 其大道滿霞光

我何其幸 生於你懷 承一脈血流淌

難同當 福共享 挺立起了脊樑

吾國萬疆 以仁愛 千年不滅的信仰”

畫面是陳延年從水碗中撈出螞蟻,將它放生在花草中,他看著螞蟻明媚的笑,那一個鏡頭的刻畫,深深的觸動了我。

生於亂世,雖命如螻蟻,但仍有人心向光明,懷有鴻鵠之志。

覺醒年代|吾輩當自強

於是,我點開了這部劇,並沉迷其中,被裡面一個個鮮活的人物角色所吸引,被偉人的精神所感動,因民族責任而動容。但我卻很難寫出這部劇的觀後感,因為作品的本身所表達的東西太過炙熱,處處是亮點,身為旁觀者的我所有的讚美都顯得過於蒼白。

記得在抖音裡看到一段話,「我們站在歷史後來人的視角看先輩們,感覺到他們偉大,但他們的偉大和悲壯遠比我們所能想象的深重的多。因為我們看見了他們的勝利,感受到他們奮鬥的意義,但他們在犧牲時並不能預知未來,並不知道自己的犧牲對中國的勝利有多大意義,也不知道多久能勝利,甚至不確定我們能不能勝利。他們抱著一腔熱血,在犧牲時依賴的只有滿懷的信念。」

我才突然明白,勝利不是必然的結果,也並不知道,他們真的能成功,原來「堅定的信念」是這個意思,原來我們一直知道他們偉大,卻低估了他們的偉大。

覺醒年代|吾輩當自強

陳延年和陳喬年是陳獨秀的兩個兒子,一個29歲時犧牲,一個26歲時犧牲。在合肥有一條路叫延喬路,路的盡頭便是繁華大道。延喬路旁是集賢路,其父陳獨秀便葬在今安徽安慶集賢關。延喬路短,集賢路長,他們沒能匯合,但最終都通往了——繁華大道。

我們要銘記,今天的繁華大道就是無數革命先輩用血肉之軀鋪出來的。

如今,我們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了。人民有信仰,國家有力量,目光所至皆為華夏,五星閃耀皆為信仰。

長河無聲奔去,唯愛與信念永存。

願以吾輩之青春,捍衛這盛世中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