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焦大醉罵究竟罵了什麼內容?有何深意

  大家好,說起焦大的話,各位一定都有所耳聞吧。

  秦鍾與賈寶玉初會之後,並沒有留在姐姐家裡過夜,而是要返回二十幾里以外的家裡。寧榮二府所在的區域是富人區,秦鍾家住的就是一般平民區,雖不是窮人卻也不富裕。

  不想小廝們因為路遠沒有油水,都不願意去送秦鍾,就欺負焦大年老派他去送。焦大什麼人?虎落平陽被犬欺,一頓跳腳大罵,將賈府的裡子和面子,都罵了個乾乾淨淨。

image.png

  上一回我們就說到焦大醉罵,本文就講一講焦大,看看他這三個罵,究竟罵了什麼內容。

  (第七回)那焦大又恃賈珍不在家,即在家亦不好怎樣他,更可以任意灑落灑落。因趁著酒興,先罵大總管賴二,說他不公道,欺軟怕硬:「有了好差事就派別人,象這等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我。沒良心的王八羔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爺蹺蹺腳,比你的頭還高呢。二十年頭裡的焦大太爺眼裡有誰?別說你們這把子的雜種王八羔子們!」

  焦大是不怕人的。別說賈珍不在家,在家也拿他沒辦法。從寧國公死後,焦大在寧國府就沒有怕的人。雖然他依舊是奴才,可誰讓功勞大呢?

  從賈代化、賈敬、賈珍再到賈蓉,一代代新主子,焦大都不放在眼裡。焦大心中寧國府的富貴,都是他當年死人堆里救出寧國公才擁有。沒有焦大,他們就是個「屁」!

  焦大與賈珍不止是主僕關係,還是老功臣與新主子的關係。甚至焦大以恩人自居。換個角度,豈非就是賈家與新皇帝的關係?

  記住這層關係,對理解焦大醉罵背後的意義非常重要。否則只能看個熱鬧。

  焦大第一罵,罵的是奴才和管家賴二。榮國府的管家叫賴大,不知道二者有沒有關係,也不重要。只要明白「賴」與「焦(驕)」對應,有賴上和仰賴的意思。仰賴者往往恭順,與焦大驕狂自大截然不同。

  所以,真正與焦大對看的是賴嬤嬤和張道士。他們三個都是關鍵人物。

  焦大罵賴二滿含不屑。他對賴二隨意支使他幹活強烈不滿。

  焦大擺不正自己的奴才位置。不服從領導安排,太過驕狂任性以至於人憎鬼厭。

  「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爺蹺蹺腳,比你的頭還高呢。」

image.png

  焦大又拿老資格講他曾經的功績,不把所有人放在眼中。可他幾十年時間混下來,還只是個奴才,連管事都不是,誰的責任?是賈家主子不給機會么?還是賴二搶了他的位置?也許他只顧著翹腳裝大爺,忘了給自己留後路吧!

  「焦大太爺眼裡有誰?別說你們這把子的雜種王八羔子們!」

  焦大張口閉口「焦大太爺」,那是他往日的榮光。他目中無人自然就不把人當人。他蹺腳比別人的頭還高,所有人在他面前不是彎腰就是跪著。可見主子寵他到什麼程度!

  遙想焦大太爺當年在寧國府,豈非欺男霸女的惡霸一般?再看如今焦大這般凄涼境地賴誰?分明是他自己的責任。

  由焦大推想到賈家。曾經位高權重卻落到人憎鬼厭,最終被皇帝拋棄抄家。焦大名字「驕狂自大」就是縮影。

  賈家於國於家無益,主子無法重用信賴,選賢任能是必然。又覺得主子負了他,心生怨懟,試問天下公理何在?焦大或者賈家真的可憐么!

  (第七回)那焦大那裡把賈蓉放在眼裡,反大叫起來,趕著賈蓉叫:「蓉哥兒,你別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兒。別說你這樣兒的,就是你爹,你爺爺,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個人,你們就做官兒,享榮華,受富貴?你祖宗九死一生掙下這家業,到如今了,不報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來了。不和我說別的還可,若再說別的,咱們紅刀子進去白刀子出來!」

  脂硯齋【甲戌側批:忽接此焦大一段,真可驚心駭目,一字化一淚,一淚化一血珠。】

  焦大「威脅」賈蓉細思極恐,不怪脂硯齋都驚駭。「紅刀子進白刀子出」,體現的是「反」意。

  賈家主人對家生子奴才擁有一切權力。家生子作為主人財產一部分,生殺買賣都在一念之間。奴才對主人不敬,威脅噬主就是死罪。

image.png

  焦大罵「紅刀子進白刀子出」,是他醉漢口角。卻也是他以下犯上。他說著「反話」威脅主子,等同「謀逆」。

  如果將焦大比作賈家,將賈蓉比作皇帝,就會發現焦大的反話,就是賈家最終被抄家的真相。

  賈家對新皇帝不再重用他們不滿,桀驁不馴不臣不恭,以至於產生「謀逆」之心,皇帝感到威脅「削藩奪爵」,絕不止賈家一家,而是那些桀驁難馴的老臣。

  王熙鳳一聽焦大如此混賬,賈蓉根本沒辦法,忍無可忍從車裡探頭吩咐賈蓉:「以後還不早打發了這個沒王法的東西!留在這裡豈不是禍害?倘或親友知道了,豈不笑話咱們這樣的人家,連個王法規矩都沒有。」

  焦大有功不假,卻不是他以下犯上的依據。他尸位素餐裝大爺,賈珍、賈蓉這等草包能忍他,王熙鳳「梟雄」心性如何忍他?同樣,賈家遇到個雄才大略的皇帝又將如何?

  王熙鳳的話刺激了焦大的「逆鱗」,他何時受過這等氣?王熙鳳罵他,還要打發他豈能干休?

  當時是,賈蓉吩咐人捆了焦大,王熙鳳和賈寶玉坐在車裡吩咐賈蓉儘快打發了焦大。於是焦大的第三次表演又開始了。

  (第七回)焦大越發連賈珍都說出來,亂嚷亂叫說:「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爺去。那裡承望到如今生下這些畜牲來!每日家偷狗戲雞,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我什麼不知道?咱們『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爬灰」「養小叔子」就是這麼來的!有些人一直在尋找焦大醉罵的「醜聞」真相,其實沒有真相!

  焦大不憤受辱,專門針對賈蓉和王熙鳳咒罵而已。他罵賈蓉:你媳婦被爬灰,還有臉捆我!他罵王熙鳳:整日和小叔子賈寶玉同進同出,就是個養小叔子的無恥婦人,也敢管他!

image.png

  脂硯齋【甲戌眉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以二句批是段,聊慰石兄。】

  和賈寶玉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聊慰石兄」?還真有關係,「爬灰」「養小叔子」都與他有關。儘管賈寶玉自己聽不懂。

  賈寶玉當天如果不和王熙鳳來寧國府,叔嫂同進同出同坐一車,就沒有焦大借題發揮「養小叔子」這回事。

  而賈寶玉來寧國府的目的,就是親近秦可卿,他夢遊太虛幻境就是爬灰。賈寶玉雖不懂「粗話」,卻被焦大一語言中!

  「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賈寶玉「不肖」對秦可卿有不倫之情,是為「意淫」。影射賈珍對秦可卿的覬覦之心,警幻仙子所謂「皮膚濫淫」也。

  「養小叔子」子虛烏有,焦大不過是污衊王熙鳳。但日後王熙鳳毒設相思局害了賈瑞,也不冤枉她!

  「爬灰」確有其事,不過與「通姦」是兩碼事。秦可卿絕不可能與賈珍有任何苟且。但她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賈珍侵犯,也叫「爬灰」。一如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她也毫不知情。這是后話。

  綜上,焦大醉罵有三段。第一段是焦大的墮落歷史,影射賈家腐敗。

image.png

  第二段是焦大以下犯上的心理,預示賈家抄家真相。

  第三段是曹雪芹故意轉移視線,借爬灰養小叔子「真事隱」。

  當然,「爬灰」最終導致賈家敗亡的序幕拉開,是「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的伏筆。

  焦大就告一段落了。縱觀焦大的一生,可敬、可惜、可恨、可惡。焦大完美地詮釋了小人物德不配位。那麼好的機會和高起點,生生被他活成一坨狗屎,也要佩服他。而焦大正是賈家縮影,驕狂自大者,終究害人害己。遑論其他!

  下一回,金玉良姻終究出場,不過在那之前有一個小的前綴卻更重要。究竟是什麼事呢?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