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雲出身高貴,才華同樣出類拔萃,到最後為何在賈府難以立足?

  史湘雲出身高貴,才華同樣出類拔萃,到最後為何在賈府難以立足?你知道嗎?不知道沒關係,趣歷史小編告訴你。

  曹雪芹寫《紅樓夢》,是為閨閣昭傳,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金陵十二釵正冊的十二個美麗可愛的女性人物。這十二個人物並不是完美的,就連最重要的兩位女主角也是各有各的問題,薛寶釵不知挨了多少讀者的批評,就連絳珠仙子林黛玉,同樣也有性情過於敏感和身體上的客觀缺陷。

image.png

  十二釵里,最討讀者喜歡的不是寶釵和黛玉,和她們相比,有一個人物格外受到讀者的青睞,她幾乎沒有挨過讀者的罵,儘管身上也有一些小毛病,但讀者往往選擇性忽視,對她表現出特別的寬容。若來一個「紅樓美女你最願意娶誰」的問卷調查,恐怕寶釵和黛玉都比不上她的得票高。此人就是位列第五位的史湘雲。

  史湘雲的出身極其高貴。她稱呼小史侯史鼎、史鼐為叔叔,可見史湘雲之父為史家長子,那麼史湘雲就是史家的長房嫡長女。相比元春的二房長女出身,或者王熙鳳娘家縣伯的門第,史湘雲的身份更高貴,寶釵的皇商出身就更不用提了。十二釵里,細論也就林黛玉和史湘雲可以相較,所以,單論出身,史湘雲算是頂級的存在了。

  出身上秒殺眾人,才華上史湘雲同樣出類拔萃,大觀園第一社的《詠白海棠》,大家人做一首,探春雖是召集人,可她的詩做得很一般;寶玉在規定時間內差點做不出。可是史湘雲出手就是兩首,寶玉驚嘆道:「我們四首也算想絕了,再一首也不能了。你倒弄了兩首……」論詩性,她比寶釵更具激情;論才思敏捷,也完全可以和黛玉一較高低。

  史湘雲是一個很討喜的人物,在寶釵心機城府的對比下,史湘雲顯得很傻白甜,和這樣的人相處是很輕鬆的。同樣是失去了父母的孤女,黛玉太過悲春傷秋,對待感情心思太過沉重了,而史湘雲單純陽光、氣量闊大,從不將兒女私情縈在心上。當然二人的情況有客觀不同之處,不可簡單相提並論,但不可否認,讀者在讀到史湘雲,不容易心情沉重,而黛玉往往很容易就將讀者拉入到和她同呼吸的緊張情緒中去。

image.png

  史湘雲性情爽直、豪放、大方,和寶釵、黛玉一樣,史湘雲也是寶玉的表姐妹,寶玉對寶釵有保持距離的刻意,對黛玉有無可奈何的情愫,唯有對史湘雲,寶玉和她兩小無猜,相處中是完全放鬆、信任和親密的。寶釵勸寶玉用心仕途經濟,寶玉對她是真反感,但史湘雲勸他時,他最多是口無遮攔地回懟,而史湘雲也並不生氣,兩個人之間就連這些看似原則的問題,也激不起真正的矛盾。和寶玉是如此,和其他的人也差不多,史湘雲很多次的批評、指責和不屑於林黛玉,一向以小心眼著稱的黛玉從來也沒有生過她的氣。

  同樣是親戚,寶釵和黛玉都非常注意自己的親戚身份,寶釵把藏愚守拙練到爐火純青,絕不會管閑事;黛玉凡事第一想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因為自己不是賈府正經的主子。史湘雲沒有這樣的思想牽絆,她想到什麼說什麼,想到什麼做什麼,她本人以及賈府上下人等,幾乎都將她視為榮國府的主子了。邢岫煙在迎春屋裡被下人欺負,要不是寶釵黛玉攔著,她早跑到綴錦樓去罵那些人一頓了。完全就是一副主人翁的精神。

  老太太不用說,疼她和自己的親孫女一樣,王熙鳳等其他人也一樣的疼她對她好。做人上,史湘雲這個佛系的狀態也是令讀者佩服了。

  史湘雲果然抓得一手好牌,可惜她犯了一個路線錯誤,將自己在榮國府弄得越來越尷尬,最後幾無立錐之地。

  四十九回,榮國府迎來了四個姑娘:薛寶琴、邢岫煙和李家姐妹全都住進了榮國府,同時來到榮國府的還有史湘雲。幾個姑娘的安置,賈母幾乎是親自安排的,李家母女住進了李紈的稻香村,邢姑娘跟著迎春住,寶琴賈母將她留在了身邊。唯獨對於自己的這位娘家孫女,賈母表現出了格外的重視,她要求王熙鳳給湘雲單獨安排一處居所,和家裡姑娘們的待遇一樣。本來嘛,史鼐被委任了地方大員,史湘雲作為家眷應該跟著去的,賈母捨不得湘雲,將她接進榮國府,可見賈母對她的上心和偏愛。

image.png

  史湘雲執意不肯,堅決拒絕了老太太,理由只有一個,她要跟寶姐姐一起住。賈母拗不過她,只好隨她去。從此時起,史湘雲是一直居住生活在賈府的,只是我們就再也看不到賈母對史湘雲有過任何格外的用心了。

  史湘雲是老太太的娘家人,她理應和老太太不但在感情上還是在具體的事體態度上,都應該高度一致才是。可是,史湘雲最重要的一個表現就是褒釵貶黛,她的這個態度是公開的,賈母和王夫人的主要矛盾就是黛釵之爭,平和的表面之下,是代表不同利益立場的兩大陣營的鬥爭,自己的親侄孫女完全站隊了寶釵,賈母肯定不舒服啊,倒不是因為賈母會生一個小孩子的氣,而是只能說史湘雲太過大條、也太過不用心了。有意思的是,原本應該和王夫人立場一致的王熙鳳卻是站在了賈母和黛玉這一方。別說哈,這麼一分析也算是扯平了。

  一心想和寶釵親近的史湘雲,如願住進了蘅蕪苑,可惜,沒幾天她就感受到了寶姐姐的冷漠。寶釵嫌她話太多,加上香菱學詩正在興頭上,和史湘雲兩個沒日沒夜地研討作詩。讓寶姐姐直呼受不了,快要被你們聒噪瘋了。邢岫煙送來了當票,被史湘雲翻了出來,因為不認識拿給眾人看,寶釵嫌她多事。史湘雲想重啟詩社,寶釵雖沒有當場拒絕,但明顯是反對的態度。更加讓湘雲沒有想到的是,抄檢大觀園的第二天,寶釵決定搬回家去,而且將湘雲交給李紈,並且讓李紈通知她。兩個人住在一起,你和湘雲商量商量或者就直接通知她也行啊。也就是說,寶釵做出的這兩個決定,湘雲根本不知道,所有的結果,都是李紈通知她的。

image.png

  回想當初寶釵幫著史湘雲辦螃蟹宴的熱絡,此刻的冰冷不知史大姑娘會作何感想!

  湘雲不得不搬到了稻香村居住。湘雲當然不喜歡和李紈同住,因為當初寶琴也住過一段稻香村,因為李紈無趣又單調,寶琴感到被賓得慌,湘雲活潑更勝寶琴,豈不是會更加的感到不適?

  到了中秋夜,湘雲和黛玉兩個人在凹晶溪館聯詩,這一夜,兩人推心置腹,湘雲重新認識了林姐姐,凡事喜歡批評黛玉的湘雲破天荒地關心起黛玉來。而且,她再次如同幾年前一樣,和林姐姐同住了。

  從蘅蕪苑到稻香村,再到瀟湘館,史湘雲轉了一大圈,發現自己回到了原點,自己的口無遮攔,林姐姐從來沒有和她計較過,兩個人躺在一張床上,說著知心話。再也沒有機會在大觀園擁有屬於自己居所的史湘雲,恐怕此刻會感慨萬千吧。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