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棄疾是個詞壇名家,為何他要棄文從武呢?

  詞牌藝術形式在我國宋代發展到巔峰,像唐詩一樣,宋詞也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辛棄疾就是其中一位,不過不同於別的婉約派詞人,他可是一個相當硬核的猛男。

image.png

  一說起作詞,大家都會想起柳三變那一副小受模樣,濃情蜜意,纏綿悱惻,像棉花糖一樣。怎麼也不會把老炮兒與詞聯繫在一起,不過今天說的這位主人公,卻是個實實在在的老炮兒。

  眾所周知,宋詞分兩大流派,一攻一受:攻起來全是「大江東去」,一副吃了春藥,打了雞血,扒褲子就要上的樣子;受起來就是「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一副「一百塊都不給我」的即視感。辛棄疾自然是「攻」詞里的扛把子,把詞寫的殺氣騰騰。

  辛棄疾雖然是公認的詞壇老大哥,不過人家壓根就沒想過去當啥文字工作者,明明想要演除暴安良的黃飛鴻,結果走錯片場,走到情深深雨蒙蒙劇組。

  1、年少成名,打響銅鑼灣第一槍

  老趙家自從杯酒釋兵權后,就全無陽剛之氣,整個兒一陽痿,成天受氣。有天兒,北邊來了一胖子,姓金,牛逼哄哄,三下五除二,就把老趙同學褲子扒下來了,您想啊,老趙同學一輩子陽痿,哪裡硬的起來,只能束手就擒,乖乖投降。

image.png

  公元1162年,北方的老百姓當順民已經當了三十多年了,老百姓嘛,誰當皇帝不是一樣呢,於是大家該幹嘛幹嘛去了。辛棄疾他爺爺,辛老爺子是個老憤青,老五毛,滿心想著復國,但是自己年紀大了,就把眼光放到小辛同學身上,對小辛同學從小進行軍事化訓練,什麼九陽真經、降龍十八掌啊,能練的全練了,經過辛老爺子的努力調教,小辛同學終於煉成大法,學會鐵道游擊隊騎車神技,成為一名武林高手。

  身有屠龍刀,不試試哪裡行呢,但是第一刀砍向哪裡呢,砍個小嘍羅、小混混也沒啥意思,小辛同學尋思著非要干一票大的。

  大反派金大胖子不肯安安心心當個二代,非要放個大衛星,瞅瞅四周,喲,南邊咋還趴著一小宋呢,弟兄們給我上,洒家要炮決了他,於是帶來小弟們呼啦啦跑南方去了。小辛同學一看,眼睛一亮,金大胖子還敢打我老趙家,干你娘的。於是叫了二百多小兄弟,建立了農村革命根據地了。

  不過這兩百多人太少了,不夠敵人塞牙縫的,於是投奔另一個大哥——耿京。有大哥就是好啊,那是吃香的喝辣的。由於小辛同學會武功,很受耿天王信任,有一次,「花和尚」義端感覺義軍全是小米加步槍,沒啥意思,就準備當漢奸,還把義工大印偷走當投名狀。小辛一聽,好嘛,你這禿驢,敢走到人民群眾對立面,於是施展輕功,捉了花和尚。花和尚一看:你別殺我,你殺我你就是大黑牛,小辛哪裡管他,咔嚓一聲,腦袋開了瓢。

  敵後的日子不好過,義軍們準備回歸祖國大懷抱,準備派人去南宋談回歸事宜。義軍中大多是大老粗,就小辛念過書,就派他過去了。小辛還沒有回去呢,結果革命內部出了叛徒,張安國殺了耿天王跑路了,小辛一聽,那個氣啊。連夜選了五十名幫內好手,準備突擊金人大營。

  一時間,人含草,馬銜環,是夜五月,不見五指,小辛同學帶著海豹突擊隊,趁著夜色來到5萬金軍大營,摸到叛徒張安國營帳,哨響、燈滅,活捉張安國。小辛帶著兒郎們,在金軍的追擊下揚長而去,把他交給南宋戰時最高軍事法庭,判了個槍決,立即執行。

  二、時代在變,老炮兒的妥協與對抗

  小辛的這一壯舉,讓他名聲大噪,「壯聲英概,懦士為之興起,聖天子一見三嘆息」(洪邁《稼軒記》,小趙同學看到小辛挺不容易,準備給個肥差,但小辛同學不同意,偏要選離前線最近的江陰當了通判。

  小辛一輩子都是這個彪勁,成天要跟北方的金胖子干架,小趙一聽,喲,那能行,金胖子還不打死我,既然小辛愛打架,那麼你維穩吧,打打黑掃掃黃,先後到江西、湖北、湖南等地擔任轉運使、安撫使,當個運輸大隊隊長,警察局分局局長。

  小辛過的那叫鬱悶,沒辦法,就寫詞: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永遇樂》)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

  想當年哥多牛逼,開坦克,騎大馬,多麼的瀟洒。按說寫詩是個很私人的事情,跟其他人沒啥事,但是小辛同學的詞太扎人了,那些騎牆投降派看著難受,如芒在背,於是就去打小報告,畫圈圈,小辛同學一再被貶。

  左丞相王淮愛惜小辛的才華,準備向皇帝舉薦,右丞相周必大拚命搖頭搖頭,頭都快搖斷了。王准不懂了,辛棄疾是個帥才啊,為什麼不用他呢?周必大說,你傻啊,用了他,他倒是爽了,咱們就完蛋了。

  小辛沒辦法,最後只能金盆洗手,歸隱田園。

  生是老炮兒,一輩子就是老炮兒,哪裡能說歸隱就歸隱。寧宗嘉泰三年(1203),南宋出了一個奇人,為啥說他奇,因為他終於不再像其他人那樣陽痿了,硬的不要不要的。整體叫囂:咱們當了上百年的小受了,這種奇恥大辱叔可忍嬸不可忍,於是大量啟用老炮兒,作為老炮兒的代表小辛同學自然也收到重用。

  小辛一看,喲,終於遇到知己了。那個高興啊,親自到紹興當紹興市長兼省武裝部部長,準備長驅猛干,干他娘的金鬼子。

  都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老。宋這次硬起不過是吃了春藥,藥力過了又變成陽痿了,小辛只能靠邊站了。

  過了兩年,在秋風蕭瑟中,老辛孤獨離去,結束了著老炮兒的一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