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人的結局有多慘?一床破席、一朵鮮花、淪為娼妓

  今天趣歷史小編為大家帶來了一篇關於襲人的文章,歡迎閱讀哦~

  提起襲人,相信大多數人都對她背主求榮、詆毀黛玉身為不恥,而曹公對她的批判,更加的一針見血。一床破席、一朵鮮花,將其一生的品行、最終孤苦的結局,描繪的淋漓盡致。

  只是,襲人的判詞和那副畫,究竟是什麼意思?卻是一個讓人難以猜測的謎底,我們先來看看她的判詞:

  枉自溫柔和順,空雲似桂如蘭。堪羨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

  「溫柔和順」,指的是襲人的性格,溫柔和平,或如寶玉所說:你是一個出了名的至賢至善之人;但寶玉說此話時,並無對她有誇獎之意,反而是懷疑晴雯、四兒等人的離去,同她有關;這,正如曹公這句話之前,加上「枉自」二字一樣,包含的是滿滿的諷刺。

  「似桂如蘭」,自然說的是她的氣質,正如襲人之名:花氣襲人知晝暖。桂花、蘭花都是極香之花。而將其用在人物的名字上,多指的她的美好品質,是對其人物的肯定;就如,寶玉聽見惠香之明,忙將其改為「四兒」:哪裡又配的上這些好名好姓的?而襲人之名,卻正是由寶玉所起,不知道這又該如何解釋。

  「優伶有福」,是預示襲人嫁給了戲子蔣玉函,戲子本地位低下,而能娶到如襲人這樣的賢妻,自然是她的福氣,但為何又要加上「堪羨」呢?

  最關鍵的一句是「誰知公子無緣」,對於這個公子,有不同的理解:

  第一種:此「公子」為賈寶玉

image.png

  畢竟,襲人曾是服侍寶玉並極有可能是她的小妾,只是最終離開了賈府。所以,「誰知公子無緣」一句,理解為賈寶玉,是有道理的;但我們,從硯胭齋的批語來看,襲人嫁給蔣玉函,是得到寶玉的同意的;並且,她在離別之時,還說過:好歹留下襲人。可見,寶玉對於她的離去,是非常平靜而沒有什麼惋惜的。

  第二種:此「公子」為蔣玉函

  對於這一種解釋,其實更符合曹公的意思,畢竟,這是其判詞的最後一句;寶玉同她無緣在前,襲人嫁給琪官在後,如今,這種順序的改變,難道真是單純的為了押韻嗎?但縱觀眾人的判詞,卻沒有一人的判詞出現過順序的顛倒。這是不是說明了;此公子,並非是寶玉,而是指蔣玉函。

  對於這一點,我們從蔣玉函行酒令中,也能找到線索:

  寶玉因馮紫英的邀約,而同薛蟠一同前往,在宴會上,出現了兩個陪客,一個是琪官蔣玉函;一個是青樓名妓雲兒。隨後,在寶玉的建議下,眾人玩起了行酒令的遊戲。

  曹公的創作,向來喜歡於詩詞之中,預示人物的命運,而琪官的這句酒令,正說的是與她有夫妻之情的襲人。

  為何如此說?證據有兩點:

  第一:他唱曲的第一句:可喜你天生成百媚嬌,在《紅樓夢》中,被稱的為「媚」的女子,只有襲人:

  寶玉亦素喜襲人柔媚嬌俏,遂強襲人同領警幻所訓雲雨之事。

image.png

  第二點:蔣玉函所說的門杯

  若說第一點比較牽強,那第二點誠然是實錘了。當蔣玉函說出:「花氣襲人知晝暖」時,連薛蟠都聽出了「襲人」二字,所以說,蔣玉函說的這首酒令,正是襲人最終的宿命。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看琪官所說的:

  於是蔣玉菡說道:女兒悲,丈夫一去不回歸。女兒愁,無錢去打桂花油。女兒喜,燈花並頭結雙蕊。女兒樂,夫唱婦隨真和合。

  當然,若按照這樣的「悲、愁、喜、樂」的順序來看,自然看不出這個酒令的意思,但若我們把這個順序換一下,按「喜、樂、愁、悲」的順序來看,便不難理解了。

  「女兒喜,燈花並頭結雙蕊」,這一句好理解,自然是女兒成婚的喜慶之景。「燈花」、「並頭」都有成婚之意。

  「女兒樂,夫唱婦隨真和合」,這一句,描寫的是新婚初期蜜月期的甜蜜時光。

  「女兒愁,無錢去打桂花油」,指的是,隨著蜜月期的結束,因為經濟的拮据,而讓生活陷入了困難。但琪官為一得寵的戲子,有房有地,襲人嫁與他,怎麼會為經濟發愁呢?對此,也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此時的琪官,已被忠順王,弄的貧窮潦倒,早已沒有當日的風光。

image.png

  而最關鍵的是這最後一句,「女兒悲,丈夫一去不回歸」,其中已經明確的說出了,蔣玉函最終拋棄了襲人。只是,拋棄他的原因是什麼?讓人不好猜測。

  聽過有的朋友說,是因為他們夫妻二人在服侍寶玉、寶釵二人時,襲人又同寶玉好上了,琪官發現后,悲憤而去;有的說,因為襲人被寶玉踢了一腳,口吐鮮血,加之她同寶玉雲雨之時,做了太多的避孕措施,導致她失去了生育能力,成了廢人,因此,琪官嫌棄她而去。

  但無論怎麼說,結局是肯定的,襲人最終,孤單一人;而一個女子,想要活下去能靠什麼?不只有靠身體去換取生存的物質嗎?所以她,終究成為了如多姑娘那樣、如破席一般低下的娼妓。

  其結局之悲,比含冤而死的晴雯,更慘百倍。或許,這也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吧。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