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玉、秦鍾二人相伴是何結局?安排他們初會是秦可卿最大的錯誤

  大家好,這裡是趣歷史小編,今天給大家說說賈寶玉的故事,歡迎關注哦。

  周瑞家的送宮花,與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的情況類似,算是對金陵十二釵的讖語,當時眾人的言行舉止,關乎日後結局。

  不過,送宮花一事,當事人當時沒有特別影響,誰也想不到身後事。賈寶玉聽聞薛寶釵身體不舒服,也沒說馬上過去探望,而是謊稱身體也不舒服擇日再去。

  賈寶玉終究沒什麼病,第二天聽說王熙鳳要去寧國府,他就「忘了姐姐也忘了妹妹」,執意要跟著鳳姐過去。

  看過賈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知道他睡到秦可卿房中的前因後果,就明白他來寧國府的目的是為秦可卿。

  賈寶玉要跟去,王熙鳳也沒辦法。於是叔嫂二人就一同坐車去了寧國府。記住這個細節,後文講到「養小叔子」就與此有關。

  王熙鳳一來,尤氏婆媳盛情接待。尤氏是賈家長房當家媳婦,賈珍族長的夫人。王熙鳳是賈家二房嫡長房媳婦,未來榮國公爵位繼承人。賈珍、賈璉都是嫡長,註定他們要多親多近扛鼎寧榮二府。

image.png

  王熙鳳與尤氏婆媳關係也好。賈璉雖然是榮國府第四代爵位繼承人,卻失去了爵產,最需要賈珍這族長的幫扶。她與尤氏和秦可卿的關係都好,也是利益同盟。

  王熙鳳與尤氏妯娌之間言笑無忌,張嘴就是:「你們請我來作什麼?有什麼好東西孝敬我,就快獻上來,我還有事呢。」尤氏沒說話,賈珍的幾個姬妾反倒要揚言「饒不得」鳳姐,大家雖然尊卑有別,到底也算「妯娌」。私下玩笑無礙。

  賈珍不在家,賈蓉過來請安,尤氏正說賈寶玉一個人和一群「老娘們」坐著有什麼意思,不如去逛逛去。意思就是你別在我們這坐著,影響我們說話不方便。

  秦可卿此時再一次善解人意,提議賈寶玉可以和她兄弟秦鍾去見面。「今兒巧,上回寶叔立刻要見的我那兄弟,他今兒也在這裡,想在書房裡呢,寶叔何不去瞧一瞧?」秦可卿上次就對賈寶玉說過秦鍾,正好可以見見。

  賈寶玉一聽秦可卿弟弟在,抬腳就要去見。王熙鳳與秦可卿交好,既然知道弟弟在就說:「既這麼著,何不請進這秦小爺來,我也瞧一瞧。難道我見不得他不成?」

  王熙鳳要見,自然不會白見,平兒馬上就派人去家裡準備了禮物送過來。王熙鳳無疑是在給秦可卿面子。

  有意思的是,尤氏此時故意開王熙鳳玩笑:

  (第七回)「罷,罷!可以不必見他,比不得咱們家的孩子們,胡打海摔的慣了。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慣了,乍見了你這破落戶,還被人笑話死了呢。」

  賈府的少爺何等嬌生慣養,竟然被尤氏說成「胡打海摔」,真要如此,怕不也養不出那些紈絝敗家子弟了。

  尤氏這等反話不光她說,後文賈母也說「小門小戶」人家的孩子嬌生慣養……都當不得真。

  王熙鳳最怕別人「剛」她,執意要見,賈蓉只能出去把小舅子秦鍾領了進來。

image.png

  關於秦鍾出現在王熙鳳來賈府當天,可以肯定不是「碰巧」。尤氏請王熙鳳來賈府要提前預約,否則王熙鳳沒空,或者長輩有安排,豈不是不誠心。

  秦可卿一早與婆婆謀划,才會提前接了弟弟秦鍾到來。她主動提起秦鍾在府里,也是要介紹秦鍾給賈寶玉和王熙鳳認識。至於尤氏和賈蓉阻攔,不過是玩笑客氣罷了,倒也不是非不讓見。

  秦可卿將秦鍾介紹給王熙鳳和賈寶玉,目的就是秦鍾半年沒有讀書,想要附庸賈府私塾學習。按說這件事賈珍、賈蓉也能辦。可秦可卿非要多此一舉請託王熙鳳,背後自然有原因。

  一,賈府學塾是榮國公創辦,歸榮國府賈代儒管理,王熙鳳安排親戚子弟進去學習更合適。

  二,秦可卿性格謹慎,想要弟弟來上學,於情於理也要叫王熙鳳知道,不如請託王熙鳳更順其自然。

  三,秦可卿兩次說起秦鍾,如果賈寶玉叫秦鍾作伴讀,秦鍾入學的閑言碎語也會少很多。

  四,秦可卿不想通過賈珍辦事,避免閑言碎語,是她為人媳婦的自律。

  從秦可卿安排秦鐘上學,就知道她嫁入賈家,是何等的謹小慎微。真像林黛玉進賈家一樣,「話不敢多說一句,路不敢行錯一步」。而這正是秦可卿的悲劇所在。

  秦鍾一出場,王熙鳳就對賈寶玉說「被比下去了吧」,可見秦鍾容貌之出色。

  秦鍾長得比賈寶玉好,是曹雪芹有意的設計。自此之後,賈寶玉將對秦可卿的一份心思,藉由秦鐘錶現出來。他對秦鍾越好,越證明秦可卿在她心中的分量。

image.png

  秦鍾要來賈家上學,知道賈寶玉才是機會。賈寶玉見秦鍾自然不能像見林黛玉那樣問「你有玉沒」。他此時年長几歲,也開始了裝模作樣,也知道說一些學問話。

  一聽秦鍾輟學半年多想要上學,就冠冕堂皇說什麼「我因業師上年回家去了,也現荒廢著呢」。他也不想想老師是怎麼走的。不清楚的話,回到冷子興演說榮國府那一回,看看賈雨村怎麼被甄寶玉「攆走」的。

  (第七回)賈寶玉道:「今日回去,何不稟明,就往我們敝塾中來,我亦相伴,彼此有益,豈不是好事?」

  讀書真的是好事么?曹雪芹直接揭穿他:「不因俊俏難為友,正為風流始讀書」。

  想當初他說讀書是蠢物,如今自己又要發奮讀書起來,豈不是可笑?如果秦鍾是個丑的,賈寶玉豈能與他交朋友?如果賈寶玉心中不存著相伴秦鐘的心思,他又豈能拋下姐姐妹妹們去讀什麼書?

  而寶玉、秦鍾二人相伴的結局更是慘烈的。

  曹雪芹後來又說:「早知日後閑爭氣,豈肯今朝錯讀書」。

  讀書沒有錯,有錯的是讀書的出發點。賈寶玉貪圖秦鍾容貌和風流而讀書,註定是錯。而秦鍾,如果只在秦家老實讀書,又怎麼會釀成日後那麼多事端!

  「由儉入奢易」,是說秦鍾。

  「由奢入儉難」,是說賈寶玉。

image.png

  賈寶玉尚且能保持初心,秦鍾卻很快泥足深陷不能自拔。是為「淫」也!

  秦可卿最大的錯誤,是她自己泥足深陷不說,還把弟弟秦鍾拽入賈家這個爛泥塘。賈家人都是泥塘里的蛆,秦家姐弟如何能不被吞噬?最終殞命算是賈家覆亡前的獻祭。

  秦鍾只是賈寶玉人生第一知己,賈寶玉卻是秦鐘的致命毒藥。

  秦鍾當晚要回家,寧國府需要派人護送。由於天黑路遠沒有油水,小廝們不愛去,欺負焦大年老無德讓他去。

  結果焦大不好惹,喝多了酒耍起酒瘋,將賈府從上到下罵了個遍。

  焦大醉罵,不但藏著賈府的花邊新聞,更藏著賈府覆滅的真相。脂硯齋都驚呼「可驚可怖」,那麼焦大之罵為什麼可怖呢?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