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說史太君賈母是眾多人物里最大的贏家?

  今天趣歷史小編為大家帶來了一篇關於史太君賈母的文章,歡迎閱讀哦~

  史太君賈母是《紅樓夢》眾多人物里最大的贏家,沒有之一。她的贏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一輩子的榮華富貴。

  二、福壽雙全。

  三、作為一個女性,登上家族最高政治、經濟和權威的頂峰。

  四、活得通透,一輩子沒有犯過大的錯誤,笑到了最後。

  賈母無論怎樣的天賦異稟,她也只能在那個男性為絕對主導的客觀條件下婉轉騰挪,封建社會,女性完全依附於男性生存,是完全的從屬地位,像王熙鳳那樣,儘管有一個強勢的娘家撐腰,自己的才幹也是出類拔萃的,甚至,連自己的財富也是對夫家有裨益的補充,還是漸漸失心於賈璉,核心問題就是王熙鳳不甘屈男性之下,就是她一次次挑戰男性權威的結果。

  再比如邢夫人和尤氏,她們的丈夫有時肆意踐踏她們的尊嚴,那又怎麼樣?不但沒有任何的選擇,甚至還要為了保住自己的正室之位討好或以鴕鳥心態來面對。你看賈赦想娶鴛鴦,邢夫人那叫一個積極上心,連婆婆賈母都說她賢惠太過了。賈珍和兒媳婦爬灰,尤氏心裡不舒服,卻也只能裝看不見。

image.png

  還有王夫人,她和賈政維持著表面上的相敬如賓,事實上,賈政對趙姨娘的寵愛和長情深深刺痛王夫人,她除了明裡暗裡收拾一下趙姨娘,並無太好的辦法,反倒是自己隨著年齡的增大,慢慢陰鬱、心態越來越壞。

  以上諸人都是誥命夫人,是那個社會眾人的仰慕者了。所以,封建社會的女性,大多數談不上什麼幸福,能不氣死、不被家暴,活個正常的壽數,就算是燒高香了。

  十五六歲結婚,是那個時代絕大多數人的選擇,一旦嫁了,丈夫是個什麼樣的人,就是女人一生的命運了。能過到怎麼樣,差不多取決於兩個因素:一是所嫁之人的品行品性;二是自己和丈夫的相處智慧。而後者又起著決定作用。

  我們說回賈母,她之所以能脫穎而出,登上人生巔峰,她能贏的邏輯核心,一定是她非常智慧地處理和丈夫賈代善的關係。

  《紅樓夢》四十四回,賈璉和鮑二家的偷情被鳳姐捉姦成雙,王熙鳳得理不讓人大哭大鬧。按道理說,賈璉應該羞愧,可鳳姐這麼一鬧,把他的火給拱起來了。他不但沒了不好意思,竟然還拎起一把劍要殺了鳳姐。就這樣被人勸著打著兩人來到賈母的上房。

  鳳姐委屈到了不得,賈璉氣急敗壞。賈母的態度和她的處理做法,基本反映了她當年處理和丈夫關係的智慧,她罵賈璉:

  「我知道你也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叫人把他老子叫來!」

  賈璉一聽,立馬就消了氣焰出去了。接下來賈母是這麼說王熙鳳的:

  「什麼要緊的事!小孩子們年輕,饞嘴貓似的,哪裡保得住不這麼著。從小兒世人都打這麼過的。都是我的不是,叫你多吃了兩口酒,又吃起醋來。」

image.png

  原本要出人命的事,老太太一句話說得眾人都笑了起來。

  賈母的話很高明,不但語言藝術水平高,她所傳遞出的心理暗示也非常厲害,還有賈母的話姿態很低卻不容反駁。我們一一來分析:

  一、賈母的語言藝術

  賈璉那是自己的親孫子,骨肉親情,賈母從內心裡是向著自己的孫子的,所以她類似開玩笑一樣的說鳳姐是吃醋了。這其實是批評啊,封建社會尤其是大家族,做妻子的最忌一個「妒」字,「七出」其中就有一條為「妒者出」,就是不容丈夫有別的女人。所以,賈母此言一出,鳳姐再不舒服她也得接受現實,這也是眾人不把她的委屈當回事的原因所在。

  鳳姐是真委屈,可是這個委屈,是那個社會的女人必須要承受的,甚至還要表現的大度賢惠。沒有道理可講。

  賈母別說罵賈璉,打一頓也沒有問題,打完了自己的親孫子也不會記仇,所以,賈母貌似很嚴厲,還要讓人去叫賈赦呢。賈璉可是害怕自己的爹,因為賈赦要打他,能把他打得躺炕上半個月。賈母其實就是嚇唬,目的就是讓他趕緊滾一邊去。

  二、賈母之言的心理暗示

  賈母罵小兩口的話,有一個很明顯的感覺,就是覺得他們很不會處理問題。「什麼要緊的事」就說明一切了,就這麼一點事,也值得這麼沸反盈天的?賈母嘴上不說,心裡未必不搖頭,嫌鳳姐幼稚。

  男人家年輕精力旺盛,兩杯酒下肚,這點子事在賈母那裡被形容成「饞嘴貓」要吃零食。根本不值得一提,堂堂榮國府少奶奶,和一個下人廚子老婆爭風吃醋,太有失身份了。

  三、賈母的姿態

image.png

  面對著孫子孫媳婦,賈母當然是個高高在上的老祖宗。可是她罵賈璉,說「我知道你不把我放在眼裡」,賈璉別說行動上不敢,連這個心他也不敢有。可是賈母就是這麼說,做孫子的還不得誠惶誠恐啊,基本上賈母說什麼,賈璉也不敢說一個「不」字。所以第二天,他在賈母的要求下,給足了鳳姐面子,甚至對平兒都作揖道歉。就是賈母這個低姿態強大的威懾力。

  對鳳姐用的是同樣的招數,賈母說都是自己不好,不該讓你喝那麼多的酒。人家兩口子打架,這個老太太倒是先自我反思起來。別說是王熙鳳,就算是再長一輩的邢夫人王夫人也擔不起賈母的這個貌似道歉的話。

  賈母的低姿態,細想賈府里的這些媳婦里,沒有人有這個韜略、心胸和水平。不過在場的尤氏一定是聽懂了。當然,她可能原本就懂,也可能是領會了賈母這一番話的精髓。因為,尤氏在處理和賈珍的關係方面,顯得越來越遊刃有餘。比如前期賈珍和兒媳秦可卿有染,尤氏就採取撂挑子的軟抵抗,可是到了後來,面對賈珍和自己兩個妹妹行聚麀之誚,尤氏就很佛系了。

  再到後來,尤氏完全可以和賈珍及小妾們吃酒划拳取樂。賈珍夜間聚賭,場子里有孌童助興,尤氏完全變身一個局外人的樣子,聽牆根,對賈珍的胡鬧很無感。最後的中秋節,尤氏從頭到尾沒考慮和賈珍一起過,她一天到晚的在榮國府陪著賈母,賈珍應該是感覺到了夫人對自己的冷落,竟然主動派侍妾請求尤氏一起過節。尤氏就說要去陪老太太,自己也沒得還席,說完自顧自地就走,一點面子也不給。其實這個中秋節描寫寧府的細節很有意思。按說家宴當然是內眷的工作範疇,可是寧國府,竟然是賈珍一個大男人親自安排的。賈珍的表現,恰恰證明了尤氏的水平。

  尤氏是明白了,所以在她無子娘家也沒人的絕對劣勢之下,卻越來越得到賈珍的尊敬。而王熙鳳經賈母這一番的點撥,一點兒長進也沒有。賈璉給她當眾道歉,她泰然受之。心裡恐怕還在洋洋自得於賈母對自己的疼愛呢。可是回房賈璉就警告她:

image.png

  「太要足了強,也不是好事。」

  將這些個細節一一聯繫看就可以推測,賈母當年處理和丈夫的關係,以及處理和丈夫眾多女人的關係時。她早跳出迷局,將所有關係的內核看透並踐行到恰到好處了。

  賈母贏得徹底,不是偶然,這源於她凡事都是從最有利於自己的角度出發,說到底,這是她高出眾人智慧的結果。

  千百年來,世事變遷,但人性不改。經典之所以是經典,就是因為它從來不是高高在上的,經典最大的功能,是實用。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