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或永遠被圈禁在地球?宇航員DNA發生神秘突變,科學無法解釋

現在我們也進入了空間站時代,我們國家3名宇航員已經在空間站內生活、工作了一段時間,按照計劃,這些宇航員將在空間站內駐留3個月,隨後我們還將繼續發射更多的載人飛船將更多的宇航員送上空間站,也會發射貨運飛船為空間站進行補給。在空間站建造階段,這些宇航員將進行多次出艙活動,完成空間站航天器的維修維護及建造等任務。從時間來看,宇航員在空間站駐留的時間還是比較長的,有一些宇航員可能不止一次進入太空,累計的太空飛行時間可能會很長,如俄羅斯宇航員傑納季·帕達爾卡在太空累計停留時間達到879天,打破了在太空停留時間最長的紀錄。那這些宇航員在太空中長時間駐留後,身體會發生什幺樣的變化呢?

人類或永遠被圈禁在地球?宇航員DNA發生神秘突變,科學無法解釋

宇航員DNA發生神秘突變

相信大家都知道,在太空中的環境與地面的環境是截然不同的,太空中重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所以在空間站內的宇航員可以漂浮起來。長時間處於失重等情況下,宇航員的身體必然需要進行一些調整來適應這些環境,有研究發現,宇航員在太空中一段時間后,身體的NDA發生了神秘的突變。

人類或永遠被圈禁在地球?宇航員DNA發生神秘突變,科學無法解釋
美國宇航局有一對同卵雙胞胎宇航員斯科特·凱利(ScottKelly)與馬克·凱利(MarkKelly),他們無論是外貌還是身形都是極為相近的。在2015年,宇航員斯科特·凱利前往國際空間站執行340天任務,而馬克·凱利則留在地面。在這期間,這兩兄弟每隔幾個月就會抽血進行研究,在國際空間站內的斯科特·凱利的血液樣本由飛船送回地面,科學家希望通過這一個試驗來研究人類身體在不同環境下的變化。

人類或永遠被圈禁在地球?宇航員DNA發生神秘突變,科學無法解釋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輻射細胞遺傳學家蘇珊·貝利認為,在長時間處於高輻射、微重力的環境下,可能會導致宇航員細胞端粒變短,這可能會導致宇航員加快衰老。但實際的情況卻與設想相反,研究人員發現宇航員斯科特·凱利在太空執行任務時,端粒出現了增長的趨勢,但是當他返回地面幾個月後,端粒長度又恢復到正常水平。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其他宇航員身上,科學家在對NASA其他10名宇航員的端粒研究時,也發現這些端粒也有所加長。研究人員認為,可能是在微重力的環境下導致細胞端粒酶變得活躍,加入更多的核苷酸來促使端粒延長。當然這個解釋目前也只是猜測,科學家暫時沒法解釋宇航員在執行太空任務時端粒為什幺會變長。

人類或永遠被圈禁在地球?宇航員DNA發生神秘突變,科學無法解釋
如果僅僅是端粒有所變長,這可能還算是一個好消息,因為端粒延長可能會讓宇航員的壽命更長。但是科學家還發現在長時間太空飛行后,宇航員的心臟出現了萎縮的情況。科學家對宇航員斯科特·凱利的心臟狀況進行了分析,結果發現宇航員斯科特·凱利的心室重量減輕19%至27%,也就是縮小了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這個變化還是比較大的。同樣的變化,也出現在游泳運動員伯努瓦·勒孔特身上,游泳運動員伯努瓦·勒孔特每天游泳時間平均接近6小時,在半年時間內游泳距離達到2821公里,他曾嘗試橫渡太平洋,在這期間,他的左心室重量也減輕20%至25%。他們的心臟萎縮幅度這幺明顯,難道意味著我們人類沒法離開地球,要永遠被圈禁在地球?

人類或永遠被圈禁在地球?宇航員DNA發生神秘突變,科學無法解釋
參與這一項研究的得克薩斯大學內科醫學教授本傑明·萊文表示,這一位宇航員的心臟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變化,是因為當他進入太空后,心臟需要通過萎縮來適應太空中微重力的環境。游泳運動員伯努瓦·勒孔特在長時間游泳時,也抵消了一部分重力,所以他的心臟也出現類似宇航員斯科特·凱利那樣的情況。雖然他們的心臟都出現了萎縮,但心臟的功能還是正常的。

人類或永遠被圈禁在地球?宇航員DNA發生神秘突變,科學無法解釋
從這些研究來看,當人類長時間太空飛行后,人體確實是需要發生一些變化來適應高輻射、微重力的太空環境,但是這些變化對人類並不會帶來太大的影響。所以,這並不會成為阻擋人類走出地球、邁向宇宙深空的原因。未來我們人類要載人登陸火星、移民火星,當宇航員到達火星后,身體也會發生一系列的變化來適應火星的環境,這些變化對身體原則上也不會有什幺影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