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帝對李侍堯案表現出極大的重視,為何結局卻大出意料?

  雲貴總督李侍堯一案發生在乾隆朝,這起納賄案在朝中驚起了不小的波瀾。在整個過程中,乾隆帝表現出了極大的重視和一查到底的決心,但李侍堯的結局卻大出人的意料。這也意味著步入晚年的乾隆對官員貪污納賄的態度有所轉變,可以看成是一個政治風向標。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詳細的介紹,一起來看看吧!

image.png

  乾隆四十五年正月二十六日和二十七日,乾隆帝連下三道諭旨:

  派戶部左侍郎和珅、刑部右侍郎喀寧阿前往貴州查辦案件,與其同行的司員,均一併馳驛前往;命兵部右侍郎顏希深馳往貴州,等候和珅到達之時由其傳諭旨;諭軍機大臣嚴密稽查沿途驛站,防止透漏消息,並傳諭湖南巡撫李湖,該省去貴州的必由之路,令其派委幹員,嚴密稽查,如有私騎驛馬由北往南,便系透漏消息之人,即予截拿,審訊來歷,據實具奏。此諭由六百里加緊傳諭。

  乾隆帝採取這樣嚴密的緊急措施,不是一時衝動,而是為了要清理一件重大案件,這就是審查雲貴總督李侍堯貪贓不法之案。

image.png

  當各省督撫遵旨上奏前後,乾隆帝對李侍堯一案及其涉及之處,作了如下的處理:

  其一,委補大員,懲治劣官。

  李侍堯因罪革職而空出的漢大學士一缺,命戶部尚書英廉補授,委和珅接替英廉之戶部尚書,以劉秉恬為雲南巡撫,任顏希深為貴州巡撫。東川知府陳孝升代李侍堯交付銀兩置辦物體,督標中軍吉隆阿副將與總督家奴劉十兒稱兄道弟,均按罪革職。

  其二,清理雲南各府州縣倉庫錢糧。

  和珅奏稱:「自李侍堯婪索屬員,贓私狼藉,雲南通省吏治廢壞,聞各府州縣多有虧空之處,必須徹底清查」。乾隆帝下諭:李侍堯任意貪婪,按察使汪圻等爭饋多金,則各府州縣之虧空,勢所必有,不可不嚴行根究,待福康安到任后,將通省府州縣倉庫錢糧逐一詳查。

  其三,寬待李侍堯之家屬。

  乾隆帝將李侍堯名下置賣的田產等物查明入官,其盛京房地及老圈地畝,不用籍沒。其之伯爵,系李永芳子孫的公共世職,不應剝奪,后以其弟李奉堯襲爵。

image.png

  十月初三日,乾隆帝最後決定了對李侍堯的處理意見並予以宣布。在此之前,各省督撫均已遵旨回奏,絕大多數總督、巡撫贊成大學士、九卿所擬旨斬決。原因很簡單,他們與李皆督撫,如若輕議其罪,恐被別人以及皇上認為有心袒護李侍堯,為己貪婪打掩護,因而勉強附和大學士所擬。

  只有一位總督一位巡撫,對大學士之議不贊成。其中湖廣總督富勒渾在江南行宮朝見乾隆帝時,盛讚李侍堯「歷任封疆,實心體國,辦事認真,為督撫中所罕見」,其意以為李雖晚節不保,但尚可棄瑕錄用。

  只有安徽巡撫閔鶚元摸准了乾隆帝欲寬免的旨意,冒險奏請按和珅之擬結案。此議正中乾隆帝下懷,為其赦免李斬決之罪搭好了一個下台之階。因此乾隆帝於四十五年十月初三日正式下達免予立斬李侍堯的諭旨。一場震動朝野的大案就這樣結束了。

  李侍堯被乾隆帝施予特恩,免於立斬,所謂斬監侯秋後處決,實際上是監而不斬。不久李侍堯又被乾隆帝重新起用為陝甘總督。並且,李侍堯在鎮壓台灣林爽文起義時有功還被圖形紫光閣,這也充分表明,乾隆帝晚年雖然也在努力懲治貪官污吏,但實際上已經很不徹底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