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綉春囊”事件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真正的告密者是誰?

  王夫人「血洗」怡紅院,誰才是真正的告密者?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詳細的介紹,一起來看看吧!

  因「綉春囊」事件,王善保家的藉此告倒了晴雯,過了幾天,王夫人便親自來到怡紅院,不僅攆走了晴雯、四兒、芳官;並將凡不入她眼的物品,全部清理,王夫人這一次空降,實為一場雷霆般的「血洗」。

  寶玉對此,全程目睹,但卻無力挽回,只是,在聽得王夫人對質四兒之時,見母親將自己與四兒的私密話語一字不落的說了出來,深為奇怪。

  也是因此,在寶玉的潛意識裡,已經發現了怡紅院必定有王夫人眼線的事實,正如晴雯被攆后,他質疑襲人所說的:

  寶玉道:「怎麼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了,單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紋來?」

  而面對寶玉的質疑,襲人沉默的表現,更是讓人很容易的得出這樣一個結論:襲人就是那個告密者。

  但如果我們細分析一下,又會發現,襲人告密,非常不符合邏輯。

  王夫人此次來怡紅院,明面上看,是攆走了三人,但實際上,晴雯在抄檢大觀園前便定下了,對於晴雯被攆,我們都知道,是王善保家的唆使,所以同襲人沒有關係。

  而除了晴雯,在四兒和芳官二人之間,很明顯,芳官的不是,一抓一大把,又張揚的很;比如,芳官插手柳五兒一事,私自欲將其安排進怡紅院;比如,因洗頭事件芳官同其乾媽何婆子大吵大鬧;比如,因茉莉粉事件,芳官同趙姨娘互罵互掐,因此,可以說,芳官被攆,是咎由自取,無需人告。

  所以,在王夫人攆的這三個人中,只有四兒這一個人,算是真正被人告密的:

image.png

  王夫人冷笑道:「這也是個沒廉恥的貨!他背地裡說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這可是你說的?打諒我隔得遠,都不知道么?可知我身子雖不大來,我的心耳神意時時都在這裡。

  寶玉同四兒的私密話,知道的人,必定不多,也是因此。寶玉才會懷疑襲人。

  但問題是,四兒能對襲人有威脅嗎?如今的襲人,已得王夫人的口頭承諾,月錢也由原來的一兩,變成二兩一錢准姨娘的標準。如此地位的襲人,真的會為了一個四兒去想王夫人告密嗎?

  所以,從邏輯上來分析,若說晴雯被攆,是襲人告密,這還可信,但四兒被攆,在小白看來,襲人不會做這樣以小失大,很有可能得罪寶玉的事。

  那麼,既然襲人不會是告密者;那剩下的,自然是平安無事的麝月和秋紋了。

  麝月和秋紋,都是襲人的心腹,麝月在《紅樓夢》中,雖然出場不多,但卻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比如芳官同何婆子為洗頭水吵架時,最後就是由麝月出言制止的:

  襲人喚麝月道:「我不會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過去震嚇他兩句。」
麝月聽了,忙過來說道:「你且別嚷,我且問你:別說我們這一處,你看滿園子里,誰在主子屋裡教道過女兒的?就是你的親女兒,既經分了房、有了主子,自有主子打罵;再者大些的姑娘、姐姐們也可以打得罵得,誰許你老子娘又半中間管起閑事來了?都這樣管,又要叫他們跟著我們學什麼?越老越沒了規矩!你見前日墜兒的媽來吵,你如今也來跟他學?你們放心!因連日這個病那個病,再老太太又不得閑,所以我也沒有去回。等兩日閑了,咱們去痛回一回,大家把這威風殺一殺兒才好呢。

  可見,麝月此人,言語極其犀利,邏輯清晰,聰明異常,一番話,說的何婆子無言以對,令人信服;而在這番話中,更有一句非常關鍵的話:

  你們放心!因連日這個病那個病,再老太太又不得閑,所以我也沒有去回。

image.png

  從這,不難看出,麝月絕非王夫人的人,即使她要回這些事,也是回老太太的;所以,對麝月,我們也能排除。

  那麼,剩下來的,便只有秋紋了,只是,秋紋有這樣的動機嗎?

  對於這一點,我想從一件小事上來分析。

  還記得小紅嗎?當日小紅,受賈芸的囑託,給寶玉帶一句話,所以趁眾人不在,偷偷的為寶玉倒了一杯茶。正當他們二人說話時,秋紋、碧痕提水進來了,見了小紅,她們二人心中都不樂;等服侍了寶玉后,便找到了小紅:

  秋紋兜臉啐了一口,道:「沒臉面的下流東西!正經叫你催水去,你說有事,倒叫我們去,你可等著做這個巧宗兒,一點一點兒要爬上來了!難道我們倒跟不上你么?你也拿那鏡子照照,配遞茶遞水不配!」

  從秋紋這番話中,我們不難看出,秋紋是一個非常看重地位的丫鬟,對於小紅私自闖入寶玉房間,她是反應最強烈的。

  寶玉生日時,怡紅院八大丫鬟,為寶玉湊了分子:

  襲人笑道:「你放心。我和晴雯、麝月、秋紋四個人,每人五錢銀子,共是二兩;芳官、碧痕、春燕、四兒四個人,每人三錢銀子

image.png

  賈府素來規矩極多,賈母為王熙鳳過生讓眾人湊份子時,每個人所出,都是同每個人身份相符的;比如,賈母出20兩,邢夫人、王夫人便出16兩;也是因此,我們從這些丫鬟為寶玉湊份子中,不難看出,秋紋的地位比四兒高。

  但在原文中,我們明顯可以看出,寶玉對四兒的喜歡,已經超出了他對秋紋的喜歡;當然,對此,有人會說,春燕出場也不少,但是,我們都明白,春燕不比四兒,春燕老實本分,她從不取巧討好寶玉;而四兒不同,當日,寶玉不過同襲人、麝月二人冷戰半天,她便抓住了機會,從此進入了二等丫鬟行列。

  這樣的四兒,勢必對秋紋而言是一大威脅,所以,在這幾個人中,最有可能告密四兒的,只能是秋紋了;因為只有她,時刻擔心自己的地位不保,而需要去排擠她人。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