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居正鞠躬盡瘁推動改革,他去世後為何家人會遭到迫害?

  嗨又和大家見面了,今天趣歷史小編帶來了一篇關於張居正的文章,希望你們喜歡。

  張居正接替高拱出任內閣首輔后的十年間,為了挽救大明的統治危機鞠躬盡瘁,使大明在「弘治中興」后再次迎來了真正稱得上是中興的十年,但是,張居正病逝后,其家屬卻遭到了迫害。究其原因,則要從明穆宗駕崩說起。

  隆慶六年,明穆宗朱載垕駕崩,10歲的皇太子朱翊鈞和27歲李貴妃(皇太子朱翊鈞生母)這對孤兒寡母將要面對龐大的帝國、複雜的人心。

  歷史上,主少國疑的局面往往萬分兇險,後周世宗柴榮駕崩后,趙匡胤就是乘後周恭帝柴宗訓僅有七歲之機發動陳橋兵變,然後取代後周建立趙宋王朝。

  得益於明太祖朱元璋留下的制度,朱翊鈞和母親李貴妃不用擔心大明被人取代,但是卻難保不會有人藉機搞事。

  距離明穆宗駕崩不到兩個星期,明穆宗病危時手拉著手託孤的內閣首輔高拱就找到內閣次輔張居正密謀在皇太子朱翊鈞繼位當天搞一件大事。

image.png

  這件事是:高拱、張居正聯合百官向年幼的皇太子朱翊鈞和年輕李貴妃施壓,使他們被迫同意在朱翊鈞的繼位典禮上發布聖旨罷黜司禮監掌印太監馮保並將司禮監替皇帝代管的批紅和掌印之權交給內閣。

  令高拱沒有想到的是,當面向他承諾會儘力促成這件事的張居正一轉身就找到馮保將他賣了個一乾二淨。

  感到事態嚴重的馮保急忙去見了李貴妃,高拱的密謀還未實施便被李貴妃知道的一清二楚。

  能從宮女一步步走向貴妃高位,李貴妃肯定不會是個「小白兔」,雖然明代有「後宮不得干政」的祖訓,但她卻非常清楚將批紅和掌印之權交給內閣意味著自己的兒子繼位后只能「聖天子垂拱而治」,所以,在同馮保商議后她決定先發制人。

  隆慶六年六月初十日,皇太子朱翊鈞的繼位典禮當天,高拱左等右等都沒等到朱翊鈞出現,就在他心想大事不妙之時,一個他絕對不想見到的人出現了。

  這個人便是高拱密謀罷黜的馮保。

  馮保手拿聖旨,居高臨下地對著跪在地上的高拱大聲讀道:「先帝屍骨未寒,你高拱不僅不感念先帝的厚恩盡心輔佐皇太子,反而還想著欺負先帝留下的孤兒寡母,真是罪大惡極,看在你曾經為國操勞的份上,告老還鄉吧!」

  馮保讀完聖旨,早已冷汗如雨的高拱便匆匆離去。

  接著,李貴妃攜皇太子朱翊鈞現身,繼位典禮開始。

image.png

  次日,明神宗朱翊鈞下詔令張居正接任內閣首輔,張居正同明神宗朱翊鈞和李太后(明神宗繼位后給李貴妃上尊號為慈聖太后)的「蜜月期」開始了。

  明穆宗駕崩后,正是明神宗和李太后這對孤兒寡母心理上最脆弱、最敏感的時期,恰好發生了張居正揭露高拱妄圖欺負他們孤兒寡母之事,明神宗和李太后對張居正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

  當這種感激之情體現到張居正同明神宗和李太后之間的「蜜月期」中,就是明神宗對張居正的絕對尊敬、李太后對張居正的絕對信賴。

  得益於此,張居正在推動大刀闊斧的改革對大明帝國的統治危機「治表」的同時,也在對明神宗進行嚴格的教育以使其能成為一代明君,從而對大明帝國的統治危機「治本」。

  也許是張居正求治心切,使得他對明神宗的教育太過嚴厲。

  以張居正教明神宗讀書為例:有一次明神宗讀書時讀錯了一個字,張居正居然當即大聲糾正,十幾歲的明神宗被嚇的小臉煞白。

  這種事如果沒有明神宗的絕對尊敬、李太后的絕對信賴,是肯定不會發生的。

  但是,正如硬幣有正反兩面一樣,張居正教明神宗讀書這個例子的正面是明神宗的尊敬和李太后的信賴,反面卻是明神宗對張居正的畏懼。

  畏懼在明神宗的心中積攢到一定程度就會轉化成對張居正的仇恨。

  萬曆八年,明神宗朱翊鈞已經十八歲了,正是人生中最叛逆、最貪玩的年齡,明神宗也不例外,有一天,明神宗喝醉后,不僅在宮中縱馬賓士,還將侍奉他的一個小宦官打個半死。

  李太后得知此事後,先是對明神宗罰跪,然後又拿來《漢書·霍光傳》翻到劉賀因犯錯而被霍光廢除帝位那一頁讓他讀。

  明神宗讀完后,被嚇的痛哭流涕,表示自己已經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以後肯定不會再犯。

  李太后拿出《漢書·霍光傳》很大的可能是為了鞭策明神宗,只是,當明神宗將張居正同霍光聯繫起來,進而認定張居正就是大明的霍光后,他心中積攢的對張居正的畏懼就會達到臨界點。

  這種情況下,明神宗對張居正的畏懼就開始了向仇恨的轉化。

image.png

  萬曆十年,鞠躬盡瘁推動改革、教育明神宗的張居正終於為了挽救大明的統治危機死而後已。

  張居正病逝后,朝中的局勢很快就變的十分微妙,一方面,明神宗給予張居正的極高哀榮似乎在向人們表明張居正時代並未過去;另一方面,明神宗派心腹宦官張鯨尋求內閣大學士張四維、申時行支持自己罷黜張居正在世時的政治盟友馮保舉動似乎表明他並不希望張居正時代長久存在。

  為了弄清楚明神宗對張居正的態度是否隨著張居正的病逝而改變,那些因張居正改革利益受損而對張居正極端仇恨的人就決定通過彈劾張居正「遺疏特薦」的接班人潘晟來投石問路。

  潘晟一看形勢不妙,趕忙上疏請求致仕,按照明代慣例,大臣請求致仕,皇帝是要挽留一下的,可明神宗似乎生怕潘晟反悔當即就同意了。

  潘晟的致仕,讓明神宗和那些在張居正改革中利益受損的人們都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似的仇恨,緊接著,他們紛紛將張居正在世時留給他們心中的畏懼轉化成了仇恨,於是,一場清算張居正、廢止張居正改革的「狂歡」開始了。

  當「狂歡」落幕,明神宗和那些在張居正改革中利益受損的人們卻發現自己心中的怒火併沒有得到充分發泄,因為張居正在「狂歡」開始前就病逝了。

image.png

  人會死,可仇恨不會。

  在明神宗的默許下、在那些在張居正改革中利益受損的人們的有意為之之下,原本以查抄張居正貪墨所得的抄家轉變成了針對張居正家屬的迫害。

  張居正的兒子被抓走嚴刑拷打,張居正的其餘家屬被封閉在斷水斷糧的家中,曾經無數人心中高不可攀的張府成了人間煉獄,張居正的大兒子張敬修因不堪受辱而自盡,張居正的其餘家屬有不少被渴死、餓死。

  直到一些正直的朝臣看不下去紛紛站出來仗義執言,發生在張府的慘劇才結束。

  發生在張府的慘劇雖然結束了,但此後再也不會有人像張居正那樣為挽留大明的統治危機而「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大明只能「失去重心,步伐不穩,最終失足而墜入深淵。」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