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珍和秦可卿在紅樓夢中,扮演者什麼樣的角色?

  今天趣歷史小編給大家帶來秦可卿和公公賈珍,一對苦命鴛鴦,被曹雪芹釘上恥辱柱,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

  賈珍和兒媳秦可聊的不倫關係,在《紅樓夢》里是一組重大的人物關係,它導致了許多的後果,這些後果都是促使賈府更加衰落、更為無序、更加內鬥消耗,是賈府箕裘頹墮的開端。

  在《紅樓夢》社會賈府環境中,賈珍和秦可卿都是極其重要的家族角色。

image.png

  賈珍是賈氏宗族長房長孫,從賈敬到賈蓉,長房一脈單傳,賈珍很關鍵,他既承繼著寧國公爵位,又擔著族長的職責,他年齡還不算大,小說開篇也不過三十齣點頭的年紀,按說他首先要考慮的是如何守護好祖宗基業、振興家族、教導子弟,還有就是要努力再生幾個孩子。也許這些賈珍也考慮,但他太管不住自己了,父親修道去了,他沒了管束,極盡聲色犬馬,恨不得將個寧國府翻過來。荒唐,成了賈珍身上很重要的符號。

  賈珍荒唐到了染指兒媳的程度。秦可卿作為賈珍的兒媳,她不同於一般的媳婦,首先她是嫡妻,不比婆婆尤氏是續弦,其次,她是長房長重孫媳,將來是要做家族主母的。同樣擔當著家族內部建設尤其是上孝、下慈、友悌的重任。秦可卿在這些方面可以稱之為楷模,不限於此,其實她還操心家族如何永續這樣本該男人們想的事,對於秦可卿的容貌、性格、為人、處事,連高標準的賈母也挑不出毛病,誇她是第一得意的重孫媳婦。

  秦可卿的不幸是因為她遇到了賈珍。準確地說,秦可卿的不幸是她沒能過得了情關,但曹雪芹將她的「情」定位為「淫」,說她的死因就是淫:淫喪天香樓。這一定位使得作者幾乎全盤否定了她,若不是脂硯齋心懷慈悲,令雪芹刪改了秦氏「天香樓更衣、遺簪二三事」,秦可卿的形象比今天我們所看到的,要批判的多,自然,也香艷的多。

  如何理解秦可卿和公公賈珍的這段不倫關係,取決於從哪個視角讀《紅樓夢》,也決定著讀者個人對於《紅樓夢》的理解。

  秦可卿和賈珍是真愛無疑。

  僅僅從狹隘的人性和愛情或者僅局限於二人來看。賈珍和秦可卿的感情是真摯而又動人的。

  先說秦可卿,什麼道理她都懂,可賈蓉這個丈夫和她的心智相差太遠了,秦氏又是擅風情、秉月貌的人,賈蓉在各方面都實在太稚嫩了。整個寧府,能參透秦可卿的,只有賈珍。只是這個人倫關係太難逾越,所以,秦可卿背負著巨大的精神壓力,她擺脫不了情慾的誘惑我,又無法面對倫理的桎梏。秦可卿根本沒有什麼病,她是心病,是她知道自己根本解決不了這種矛盾的極度焦慮,不論吃多少人蔘,秦可卿給自己下了結論:「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image.png

  況且她也不是病死的,而是淫喪,是「畫梁春盡落香塵」,是弔死的,秦可卿以死求解脫,正是她對這段感情放不下重視到極致的證明,留下賈珍一個人悲痛欲絕。

  再說賈珍,他幾乎不掩飾對秦氏的感情,賈珍何等荒唐,可是凡牽涉秦可卿,他都能嚴肅認真到極致。

  秦氏病了,他焦慮到都快抑鬱了。秦氏死了,他恨不能替秦氏去死,他哭成了淚人,他強撐病體,要為秦氏辦一個超豪華的葬禮,無論大小事,他事必躬親,他為兒子捐官,為的是秦氏的喪禮能上規格,他不懼僭越之罪,不聽長輩規勸,用親王享用的檣木棺材裝殮秦氏。傾寧府之財力辦秦氏大喪,自此,寧府陷入了財務危機,賈珍不在乎,他覺得值,他願意。如果從愛情的角度上,也算是不負此情了。

  從這個角度看,賈珍和秦可卿也是一對苦命鴛鴦。

  賈珍和秦可卿是家族罪人。

  賈府這樣的大族,每個人都有自已的坐標,守自己的本分和擔自己的責任是最基本的準則。

  封建社會對一個人的要求有兩個框架,一個是修齊治平,是修為自我、家庭建沒和個人價值實現的關係問題。另一個是五倫關係的經營問題,所謂: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這兩個框就嚴格界定了所有的人,用這兩個框來比照賈珍和秦可卿,他們自己喪失了做人的基本準則,在家族內部做岀了最惡劣的示範,將家族內部秩序搞得亂七八糟。賈府之敗,二人有著無法推卸的責任。

  曹雪芹在小說開篇不久,就將賈府敗落的根本原因歸於寧國府:

image.png

  造釁開端實在寧。

  家事消亡首罪寧,宿孽總因情。

  清清楚楚。

  文中,那位資深的賴嬤嬤就曾當眾批評賈珍沒個族長的樣子,怎麼能約束兄弟侄兒呢。說白了,這個大家長當的不夠格

  秦可卿是懂這個大道理的,她犯下大錯,自知自己已經不夠資格擔當責任,她的死,算謝罪,也算覺悟。賈珍不懂,他還將一路紈絝下去,帶著整個家族走向覆滅。二人的不齒關係,被曹雪芹永遠釘上了恥辱柱。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