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蟠贈送檣木棺材是因為他與賈珍厚交?真相是什麼

  跟著趣歷史小編一起探尋歷史上真實的薛蟠。

  鳳姐在鐵檻寺里受凈虛老尼所託辦事,收了三千兩的賄賂。她告訴凈虛:

  「我比不得他們扯篷扯牽的圖銀子。這三千銀子,不過是給打發說去的小廝做盤纏,使他賺幾個辛苦錢,我一個錢也不要他的。便是三萬兩,我此刻也拿的出來。」

  小廝來旺兒去辦這件事,「不過百里路程,兩日工夫俱已妥協」——兩天的工夫,用得了三千兩的盤纏嗎?賈母過壽,寧榮二府連續數日盛宴,貴客無數,也不過花了「幾千兩銀子」。難道來旺兒的捧場,比賈母還大?

  「辛苦錢」就更不合理了。大觀園裡的姑娘們,一個月只有二兩銀子的月錢。一個小廝出差兩天,就掙三千兩「辛苦錢」,這是得有多辛苦?

  所謂「盤纏」也好,「辛苦錢」也罷,不過是好聽的說法。實際上三千兩銀子,還是落入了王熙鳳的腰包。來旺的路費可以從賈府「公中」開支,王熙鳳對他的回報是「來旺婦仗勢霸成親」之類,不能用金錢計算的好處。

image.png

  放到薛蟠這裡,情況也是一樣的。他所說的「拿一千兩銀子來,只怕也沒處買去」,其實就是報價了。但他與賈珍自恃身份,不肯討價還價,也不會公開承認這錢是落入自己腰包,而改稱「什麼價不價,賞他們幾兩工錢就是了」。仔細看,接下來就是賈珍「即命解鋸糊漆」,是賈珍安排人加工的,為什麼要薛蟠代討「工錢」?難道薛蟠替賈家的小廝討賞?還是薛家沒有出工,也要申請「工錢」?

  當然不會,薛蟠不過是用「幾兩工錢」,來淡化棺材板的價錢,同時還有一層含義:如果你要嫌貴,你願意給多少,就是多少。

  薛蟠自從來到賈府,「住了不上一月的日期,賈宅族中凡有的子侄俱已認熟了一半,但是那些紈袴氣習者,莫不喜與他來往。今日會酒,明日觀花,甚至聚賭嫖娼,漸漸無所不至,引誘的薛蟠比當日更壞了十倍」,肯定與賈珍有交情。但是賈珍內心,也暗暗瞧不起「呆霸王」,所以他們的交情算不上深厚。

  況且薛蟠是商家之子,「在商言商」,沒道理把千兩的貨物平白送人。

image.png

  更重要的,棺材不同於其他東西。美酒佳肴、肥馬輕裘,是可以當成禮物贈送的。但你聽說過「咱們感情好,我送你一口棺材」嗎?「舍米舍葯舍棺材」,是古代善人對貧窮者的義行善舉。施捨者當然臉上有光,接受者卻必須承認自己的貧窮。要奢侈無度賈珍承認貧窮沒錢,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嗎?

  賈珍為了面子,不會白要薛蟠家的棺材。薛蟠為了照顧賈珍的面子,也不會無償贈送棺材。「豪擲千金」,其實是個美麗的誤會。

  至於秦可卿是否背景非凡,那不是本文討論的範疇。因為即使她「背景非凡」,目前階段還是不宣之秘,薛蟠這顢頇的外人,怎麼可能知道?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