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家大少爺薛蟠與香菱的關係如何?從這兩件事可以看出來

  薛家大少爺薛蟠與香菱的關係如何大家都熟知嗎?接下來趣歷史小編給大家帶來相關的文章

  閱讀《紅樓夢》,我們總發現,曹公筆下的人物都是複雜的,他不會是簡單的好,也不會是純粹的壞;就比如賈寶玉,你說他好吧,那確實是好,明明是一個榮國府的寶二爺,但面對下人,卻從來不擺架子,他對女孩們的好,連妙玉這個檻外人都另眼相看;但他也有不好的地方,討厭讀書,毀僧謗道,同棋官、秦鍾之間,也是不清不楚。所以說,《紅樓夢》中的人物,是立體的。

  就好比今天我要講的,薛家大少爺薛蟠。

  薛蟠,出生於四大家族之一的薛家,素有「豐年好大雪」的薛家,家資百萬,是妥妥的皇商家庭;但因為其父親的早逝,商人重利益的思想,所以,薛蟠在薛姨媽的溺愛下,形成了大手大腳,無法無天的性格。

  薛姨媽一家正準備送寶釵進京選妃,薛蟠便為了一個女子縱使家奴打死了馮淵。為妹妹的選妃,形成極為不好的負面影響。

  薛蟠打死人命案,確實體現出來了他霸王似的性格;但就這件事本身而言,薛蟠也並非無禮,畢竟,他也是花了錢買這個女子的,要怪,只能怪那個可惡的人販子,利益熏心,一女兩賣,想賺兩份錢。

  當然,這些我們先不過多討論,在此,我們重點來看看他對香菱究竟如何?

image.png

  首先小白聲明一點,在我看來,他對香菱是非常好的,至於好在哪裡,下面,我想簡單的說兩點。

  第一:薛蟠非常喜歡香菱,因此百般要求薛姨媽,最終讓她才成為了妾

  我們都知道,香菱是薛蟠搶來的,但顯然,被人販子販賣的香菱是毫無背景的,甚至於,連普通人家的女孩都比不上,也許,有的朋友會說,她本是甄士隱的女兒,是小姐;但問題是,對於這一點,誰知道?當然,賈雨村知道,但是他沒說,也就等於沒人知道了。

  就是即便知道,香菱被拐七八年,她經歷了什麼?她還是不是清白之身?誰能保證?

  而一個這樣沒有地位的香菱,可想而知,她要成為薛蟠的妾,有多麼的不容易?

  薛家雖然衰敗了,比起賈府自然差不少,但也不是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能成為薛蟠的妾的;你看寶玉身邊的襲人,想成為妾多難?手段用盡,最終都沒如願。

  賈璉從蘇州回來,見到開了臉的香菱,見她越發出落的標緻了,因此羨慕不已,隨後同王熙鳳聊天,也說香菱給薛大傻子做女人,是玷污她了,可是你看,王熙鳳是怎麼說的?

image.png

  這一年來的光景,他為香菱兒不能到手,和姨媽打了多少飢荒!那姨媽看著香菱模樣兒好還是小事,其為人行事,更又比別的女孩子不同,溫柔安靜,差不多的主子姑娘還跟不上他,故此擺酒請客的費事,明堂正道與他做了妾。

  可見,香菱能成為薛蟠的妾,並不容易,雖然她優秀,但若不是薛蟠死皮賴臉的的求母親,薛姨媽又素來溺愛他,香菱只怕也就是薛家的一個小丫頭罷了,哪能成為有著自己丫鬟的半個主子呢?

  第二件:薛蟠為香菱花費上千兩銀子、無數的精力配藥

  薛蟠為香菱配藥,雖然沒有明寫,但我們,卻能從賈寶玉的口中推測出來。

  餞花節時,大觀園眾人都在園子里玩耍,隨後,一起到了王夫人處,王夫人見了黛玉,便詢問起她的病情來,寶玉便說出了自己的一副秘方:

  寶玉笑道:「當真的呢。我這個方子,比別的不同,那個藥名兒也古怪,一時也說不清。只講那頭胎紫河車,人形帶葉參,三百六十兩不足。龜大何首烏,千年松根茯苓膽,諸如此類的葯,不算為奇,只在群葯里算;那為君的葯,說起來嚇人一跳。前年薛大哥哥求了我一二年,我才給了他這方子。他拿了方子去,又尋了二三年,化了有上千兩銀子,才配成了。太太不信,只問寶姐姐。」

  對於賈寶玉說的這番話,我認為可信度還是極高的,畢竟,他沒有理由撒這個謊;所以,可以確定一點,薛蟠確實配過葯,但究竟為誰配的,卻不是一下能看明白的。

  為此,我們就用排除法來探討一下吧。

  對於薛蟠配藥,大致有三種可能:

image.png

  第一種:薛蟠配藥,是為薛寶釵

  薛蟠對妹妹寶釵,一向非常好,而寶釵天生也有病,所以,這種可能性,還是有的,但因為這三個原因,我們又可以斷定,薛蟠配的這副葯,不是為妹妹的:

  (1)寶玉所說的藥方,同寶釵的病症不搭

  對於這一點,寶玉在同王夫人談起這個葯時,特意說道了,林黛玉的病根:

  寶玉道:「太太不知道,林妹妹是內證,先天生的弱。

  可見,寶玉的這副藥方,治的是弱症,而寶釵是什麼?是熱毒,這兩種病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這副藥方,不能治寶釵的病。

  (2)面對寶玉詢問她,寶釵推說不知

  我們在上面說過,薛蟠配藥這事是不會假的;那麼,不難猜測,薛寶釵是在故意撒謊,至於她為何撒謊?自然是有隱情,但無論怎麼說,有一點可以確定。若薛蟠真為她配藥,這麼正能量的事,寶釵必然會高興的同大家分享。

  (3)寶釵雖有病,但已有非常好的葯了,所以不需要

  周瑞家的送走劉姥姥后,便來向王夫人回話,打聽一下才知道,王夫人如今在薛姨媽處,所以她往梨香院來了。又叫薛姨媽、王夫人姐妹兩聊的正好,所以,她不敢直接進去,而走到了寶釵的房間。

  見寶釵幾天沒過那邊去,周瑞家的便詢問原因,才得知,原來寶釵也有天生的病根:

image.png

  寶釵聽說,笑道:「再不要提起。為這病根,也不知請了多少大夫,吃了多少葯,化了多少錢,總不見一點兒效驗。後來還虧了一個癩頭和尚,專治無名之病,因請他看了,他說我這是從胎裡帶來的一股熱毒,幸而我先天結壯,還不相干。若吃凡葯,是不中用的。他就說了一個海上方,又給了一包末藥作引,異香異氣的。他說發了時,吃一丸就好。倒也奇怪,很有些效驗。」

  可見,寶釵確實有病,但是熱毒,並且,賴頭和尚已經給她一副極好的海上方了;薛姨媽一家上京,便帶來了一罈子,這些,足夠寶釵吃了,也自然,薛蟠沒有必要再為妹妹配藥。

  第二種:薛蟠配藥,是為林黛玉

  賈寶玉被馬道婆陷害時,薛蟠在人群中無意間見到了風流婉轉的林黛玉,因此念念不忘。

  也是因為這一點,所以不少人認為,薛蟠配藥,是為黛玉。但在這裡面,有一個很明顯的問題,那就是時間問題。

  我們可以回看寶玉同王夫人所說的話,其中明確說了,薛蟠配藥是在前年;但薛蟠見到林黛玉,卻是在最近;寶玉討論配藥一事,發生在二十八回;而薛蟠見林黛玉,發生在二十五回,僅僅相隔三回,是不可能經歷了兩三年的。

  所以,薛蟠配藥,並非為了黛玉。

  第三種:薛蟠配藥,是為香菱

  香菱自從成了薛蟠的妾,他們二人,必然圓了房,但幾年下來,香菱依然不見有身孕,對此,薛姨媽、薛蟠必然都是著急的。

  所以,不難猜測,薛蟠必定沒少為香菱找大夫,但她的病,卻並不容易治。

  雖然在薛蟠房中幾年,皆因血分中有病,是以並無胎孕。

image.png

  香菱此病,說的直白點,便是干血症,而這種病,從當時的醫術來看,用正常的藥物是沒法治的,這或許,也是薛蟠四處為她尋找海上方的原因。

  再者,若是薛蟠為香菱配藥,也能解釋出寶釵撒謊的原因了,其一,這是他們的家事,不好對外人說;其二,從結果來看,很明顯,寶玉的藥方不管用,自然,寶釵不願如實說,讓王夫人再花冤枉錢。

  小結:

  因此,從這番分析中,不難看出,薛蟠對香菱確實是不錯的,就憑著香菱毫無背景卻能做到薛蟠的妾,便能看出薛蟠對她的感情;而為了香菱的病,薛蟠更是花了上千兩銀子,大量的時間,雖然,結果不是很好,但這份心,也是很感人的。

  另外,人與人之間,都是相互的。薛蟠對香菱的好,我們從香菱對薛蟠的好也能看出。

  薛蟠離開大半年,香菱同豆官他們玩鬥草的遊戲,都能說出夫妻蕙來;薛蟠回來,要娶夏金桂,她比薛蟠還高興。試想,若不是薛蟠平日確實對她好,她又怎麼會如此的對他呢?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