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蔣玉菡與賈寶玉的關係有多親密?他最後是何結局?

  中國傳統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今天趣歷史小編給大家整理了蔣玉菡的相關內容,不知能否幫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識?

  蔣玉菡不過三兩次出場,卻是《紅樓夢》里相當重要的一個人物。因為他和賈寶玉的聯繫實在太緊密了。

  第一、蔣玉菡對賈寶玉「一見鍾情」。這和他孌童的身份有關,也是他的客觀處境決定的。

  曹雪芹是讚美蔣玉菡的,但他作為忠順王爺孌童的身份無可辯駁,後來他逃了出來,應該是得到寶玉的幫助甚至庇護,忠順府到榮國府來要人的囂張態度證明,忠順王爺很寵愛蔣玉菡,離不開他。既然得寵為什麼要逃呢?只能說忠順王爺的愛讓蔣玉菡吃不消才會如此。封建社會貴族有斷袖之癖好,實屬常態,只是他們更喜歡的是蔣玉菡這種色藝俱佳的小男孩。他們的寵愛往往沒有憐惜,更多的是粗暴的尋找刺激,給孌童們帶來的是身心上的巨大傷害。

image.png

  蔣玉菡和北靜王爺交好,只是這個交好並不能令蔣玉菡借力,從而達到擺脫忠順府的目的。所以他一見寶玉,首先是同一類人,有彼此欣賞仰慕做基礎,寶玉去小解,蔣玉菡立即尾隨,他有自己的訴求,所以他將北靜王剛贈予他的茜香羅女國上貢的大紅茜香汗巾送給寶王。

  這個舉動想來挺有深意。這個汗巾是系小衣的,二人小解,你想,蔣玉菡將自己的褲腰帶送了人,他拿什麼系褲子呢?這個舉動說白了,就是說「咱倆互換一下褲腰帶吧。」寶玉原本早就慕名蔣玉菡這個歌唱小明星,巴不得呢,就這樣,二人第一次見面就做出了這等私隱秘事。寶玉的松花汗巾畢竟不如茜香女王的貢品高級,他一貴公子怎好佔一個戲子的便宜?於是又解下扇墜兒贈之。

  互贈了極私人的物品褲腰帶,二人立即從陌生人急速進入密友狀態。在賈寶玉不過是結交了一位情投意合好友,對蔣玉菡不同,他更需要的,是一位既有實力也有意願幫助自己的人。

  第二、賈寶玉和蔣玉菡兩個小男孩激化了賈府和政治對立面的矛盾。

  賈寶玉做事情全憑心情和喜好,不管世俗里的那些事,更不會考慮到政治和對手這個層面。蔣玉菡要擺脫忠順王府,需要有接應者,更需要有人為他提供各種幫助,賈寶玉自是當仁不讓,兩個小男孩不會想到,在他們看來挺正當的一件事,將要掀起兩股政治勢力的對立,他們個人也將受到身心的催殘。

  蔣玉菡表面看,是親王的近寵,遊走上層社會,結交王孫公子,可他本質上是個下九流的戲子,連奴才都不如。他雖能一時逃出王府,怎麼可能真正逃脫忠順王爺的控制呢?而且,儘管此時的賈府有貴為皇妃的元春做靠山,但是忠順王府的長史官到榮國府來要人時的態度是強硬的,身段是居高臨下的,而且放下話來:

image.png

  「……我且去找一回,若有了便罷,若沒有,還要來請教。」

  意思是這事就是你榮國府的責任,不達目的不可能罷休。在親王府眼中,賈府什麼也不是,賈寶玉也好,蔣玉菡也罷,在當權者眼中,不過螻蟻。

  賈府和忠順府歷來無交集,當然不在同一陣營,很可能也不是對立關係,但賈寶玉插手王爺私生活人事,算是捅了馬蜂窩了,這是一種不自量力和挑釁行為。賈寶玉本無意,可事實上他將家族推向了更高權力者的對立面。

  賈政一向對賈寶玉不上進不滿,遊手好閒也就罷了,現在開始惹事了,還惹出這麼大的亂子,賈政33回暴揍寶玉,金釧之死賈環進饞不過是推波助瀾,核心還是這個小子惹的禍太大的原因。

  寶玉這邊差點被打死,蔣玉菡只會比他更慘,他被捉回忠順王府到底經過了什麼,忠順王爺是如何收拾他的,其實是難以啟齒的,但曹雪芹仍然隱晦地交代了。就是寶玉被打後半昏半睡間,夢見蔣玉菡向他哭訴忠順府拿他之事。

  蔣玉菡此哭在寶玉面前有委屈之意,面對忠順府他只有悲哀,按說王爺看重他,錦衣玉食,可蔣玉菡之哭可哭出了辛酸,這也好理解,說白了,他不過是忠順王爺的玩兒物罷了。尤其是背叛后,這位原本也好男風的王爺估計更變態。

image.png

  第三、蔣玉菡承接了原本屬於寶玉的襲人,而且在賈府敗落後供養過賈寶玉薛寶釵夫婦。

  「堪羨優伶有福,誰知公子無緣」襲人的判詞給出了她嫁給優伶蔣玉菡的結局。而脂硯齋批語說「茜香羅、紅麝串寫於一回,蓋琪官雖系優人,后回與襲人供奉玉兄寶卿得同終始者,非泛泛之文也。」【庚辰28回】,這是賈府敗落後寶玉寶釵和蔣玉菡襲人四人關係和交集情況。這裡面有小人物人性的閃光點,也有前面積累矛盾的尷尬。重點還是在寶玉和蔣玉菡彼此對對方的認可上。兩人社會定位差距太大,偏偏要成為知已甚至超出一般層次們感情。這是曹雪芹為那個社會視戲子為玩物的抨擊。

  相比柳湘蓮的一根筋式的偏執,劉姥姥的粗俗,曹雪芹筆下的蔣玉菡也是小人物,卻幾乎沒有缺點,讀者只記住了他的美、他的情,還有他的仁義。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儘快刪除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