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本是三國名將,年少得志,卻因諸葛亮鬱悶而死

三國故事中,寫得最精彩的,是從曹操發八十三萬大軍征剿東吳,到諸葛亮三氣周瑜,強佔荊州,形成三國鼎立局面,可以說這是全部三國的精華所在。這段書,借孫曹赤壁之戰的機會,全力渲染諸葛亮,把他的運籌帷幄,用兵如神的智慧,描寫得盡情盡致。並以東吳大督都周瑜為反託陪襯,凸顯諸葛亮高大全的英雄形像。

三國這個寫法,大概來源於宋以後的民間傳說。歷史上,赤壁大戰是周瑜的傑作,和諸葛亮沒什麼關係,大家熟識的蘇軾名詞<念奴嬌>有「遙想公瑾當年」之句,就是個證明。到了三國這兒,儘管仗還是周瑜當統帥,但在所有的關鍵問題上,都是諸葛亮在起決定性作用:從抗曹決戰的宏觀戰略,到具體戰術的籌劃實施;從制訂火攻,到借箭、借風;從反間計到苦肉計;從水陸兩面作戰,到放曹操一馬,非諸葛不能設定。甚至連周瑜的行頭打扮,都轉送給了英雄諸葛亮。還是蘇東坡的詞,「雄姿英發,羽扇綸巾」。可到了三國,頭戴綸巾,手搖羽毛扇卻成了諸葛亮的註冊商標了。

他本是三國名將,年少得志,卻因諸葛亮鬱悶而死

如果說,赤壁大戰還有點為周瑜諸葛同唱讚歌的滋味,使他倆相應生輝;那麼戰後對荊州爭奪的描寫,就完全把周瑜放置在一個失敗者和失意者的地位上了。

連失七郡,賠個夫人,最後是自己的「英年早逝」。更重要的是,硬讓一個只剩下了千八百兵勇和關張趙三個患難兄弟,自擁兵割據以來,最低落時期的劉備,成了氣候,成了能與佔天時的曹操和佔地利的孫權爭奪天下的第三勢力。

周瑜敗在哪?三國說是他心胸狹窄,時時處處以諸葛亮為假想敵,但能力卻遠不是諸葛的對手,所以不能不敗。其實,這並不成為理由。要是以自己處處不如別人,而處處放棄逃逸,失敗得可能會更慘。群雄並起,逐鹿中原的戰亂年代,玩的就是英雄主義,玩的就是你死我活。

他本是三國名將,年少得志,卻因諸葛亮鬱悶而死

三國之所以貶周瑜,不真是為了貶低周瑜的雄才大略。真正的目的,是透過周瑜的失敗,達到顯揚諸葛亮的目的。三國借歷史和民俗都崇尚周瑜為「非常之才」之實,寫盡小說評話頌揚諸葛亮為「更非常之才」之虛。

從「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到「既生瑜,何生亮」,幾百年間,歷史換了另一副面孔。若非三國這本書,周瑜在大眾心中,應該還是英武儒雅,才貌兼備的當年舊貌。嗚呼,冤哉!好在三國只是為了抬高諸葛亮而貶,並非一貶到底,像對待曹操和呂布一樣。所以,我們還能看到周瑜的部分能力。所以,「既生瑜,何生亮」,又何嘗不是周瑜對自己空懷壯志,飲恨身亡的自吊呢。就是諸葛亮,也不得不在弔唁周瑜時,說出「從此天下,更無知音」這句非我即你的感言。縱觀三國,這種話,諸葛亮可曾對其他人說過?

他本是三國名將,年少得志,卻因諸葛亮鬱悶而死

三國創造出了半人半神的諸葛亮,洞觀天下大事,未卜先知。但如此神機,也改變不了自己的宿命。六齣祁山,功敗垂成,未能為蜀漢多爭一寸土地,自己卻因焦慮和勞累,五十四歲就命歸黃泉,只比周瑜多活了18歲。諸葛亮之死,和周瑜之死,倒有些前後呼應的味道。儘管三國對諸葛亮的死做了大量的鋪墊,想把它寫的更堂皇些。但他比周瑜死得更悽慘,更無奈。他做的那個道場,被魏延毀了,他哀嘆是天命所使;而周瑜的「既生瑜,何生亮」,不正是對天命的感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