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賭王何鴻燊離世時,昔日得力干將崩牙駒想前往弔唁,聯絡上四太梁安琪,兩人關係素來要好,梁安琪直接答應了崩牙駒的請求。但兩人卻被大家姐何超瓊怒斥,別沒事找事了。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不久後,崩牙駒再次上門,讓人沒想到的是,他竟然是上門借錢。一代教父為何會淪落至此,梁安琪又為何不出手相助呢?

崩牙駒曾經被稱為澳門最後一個教父,上世紀九十年代,壟斷了財源滾滾的澳門賭場疊碼權,手下小弟過萬,行事高調囂張,還曾投資一千四百萬拍攝了一部自傳電影《濠江風雲》指定要讓任達華出演劇中的自己。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因為他覺得只有任達華能表現出自己的威武霸氣,劇中的群演基本都是崩牙駒現實中的小弟。但他也不會想到,這部電影將會成為自己入獄的證據。

一九九八年,崩牙駒被指證炸了澳門警司的車,但好在白德安外出跑步,逃過一劫,可崩牙駒還是在一九九九年之前進了監獄。因涉及多項犯罪記錄,最終被判處十五年有期徒刑,後來經過上訴減刑為十三年。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二零一二年正式出獄後,崩牙駒收起冷囂張狂妄變得友善,一代江湖大佬洗心革面,轉行做起了商人,前前後後折騰過不少專案,經常出現在大眾視野的就是成立了所謂的洪門歷史文化協會,自己是會長,後來又洪門的名義發行了數字貨幣洪幣以及洪門的周邊洪門啤酒、手錶、皮帶等等產品。

但根據知情人的訊息,崩牙駒的這些產品並沒有給他們帶來太多的收益,加上動不動一幫人聚餐會議,賺到的還沒有消費的多。據傳崩牙駒,經常入不敷出,單看在澳門繁華地段租下的辦公室,一年租金已經是個不菲的消費,身邊人勸他並沒有必要租這個高檔的寫字樓,但崩牙駒不聽,說到底還是為了面子。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為了面子也沒錯,因為這些年崩牙駒憑藉著當年的名氣走到哪裡,還是會有小年輕請他吃飯。對他崇拜的人還是不少。這一點也是讓他比較得意的,可做生意不像是在江湖上混,靠著不怕死的莽撞就能有成就,商場不是請客吃飯那麼簡單。

崩牙駒把目光瞄準了和帛琉官方的合作,準備一起開發一個賭城小鎮。目前他有人有點小名,但是沒有最重要的啟動資金,而他身邊跟隨的小弟個個都是窮到叮噹響。無奈之下,崩牙駒想到了曾經自己在澳門積攢下的人脈。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賭王四太梁安琪,畢竟以前崩牙駒為賭王效力和四太的接觸最頻繁。當年崩牙駒出獄前夕,梁安琪還和洗米華眾人一起開會迎接。

可自從賭王去世,自己聯絡梁安琪,想去送一送,結果梁安琪答應了,何家的當家人何超瓊,卻明令禁止崩牙駒出現,並且警告梁安琪,別沒事找事,你以為他能來嗎?此次梁安琪也被訓之後,就開始對崩牙駒敬而遠之。到了借錢這種事,崩牙駒更是找不到梁安琪的身影了。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無奈之下,他只能來找何超瓊,希望他念著自己給何家效力的情面出手投資。可眾所周知,何超瓊是何家的話事人,何家發展的重任都在她的肩上。何超瓊本人又得了何鴻燊的真傳,深知何家的發展和澳門的發展深深相連,和崩牙駒來往太親密不是好事。

畢竟崩牙駒不是普通商人,歷史是抹不去的,很難洗白,崩牙駒見到何超瓊之後,直接開門見山,想起自己想要投資的帛琉有多好,還像模像樣地拿出了商業企劃書。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講了一下賭城小鎮的規模,這些伎倆在何超瓊面前,無非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了。畢竟何何超瓊曾被福布斯評為亞洲五十大商業女性之一。是名副其實的商業奇才,何超瓊見崩牙駒不死心,快速地幫他計算一下。

如果想把賭城小鎮建好,從基礎設施到娛樂場所後期發展等等。沒有幾十億是不行的。一聽說這麼多錢,崩牙駒也懵了。隨後何超瓊又講述了這個專案的可行性並不高,還是慎重考慮一下比較好,聽到這崩牙駒也開始打退堂鼓了。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何超瓊起身給崩牙駒拿出了一百萬交給他,買賣不成仁義在,何況雙方真的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雖然賭王已經不在了,但何家還是需要顧及舊情的,誰會和錢過不去呢?崩牙駒和自己的小舅子在某直播平臺混一年都不一定有這麼多收益。

崩牙駒也打消了折騰的念頭。何超瓊也打發了崩牙駒可以說一舉兩得。其實幾年前何超瓊剛和美高梅集團合作的時候,就有被美國監管局調查。只因有人指控他與澳門的黑幫有關,雙方的合作差點泡湯。

崩牙駒落魄到上門借錢,被何超瓊100萬打發,梁安琪為何不幫他?

說到底,這都是和崩牙駒的敏感身份脫不了干係。所以說,如今何超瓊對崩牙駒唯恐避之不及。更不會有深層次的來往了。往事已過崩牙駒。

如今也走上正道,徹底和過去做了了斷,希望各自的事業都能更進一步,共同為澳門的發展貢獻力量。一代賭王已去,誰能真正接班他,發展澳門,我們拭目以待。